第二十三章节:又出妖男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回到自己的宫殿后,萧凌彬便开始翻箱倒柜,小太监倚着门直愣愣地望着他,屋里已经凌乱不堪,他忍了很久才开口:“主子,您确定不要奴才帮忙吗?您这么个找法,何时才能翻出您要的东西。”

  “你不懂,本王不这么翻能找到吗?那可是从玄阁拿来的金疮药,涂与伤口那是极好的,咦,怎么就找不到呢,本王记得就在这里呀!”萧凌彬埋头苦找,边找边说道:“本王就想呀,她既然不肯让太医们诊治,肯定是顾及颜面,那么本王要是带上玄阁独一无二的金疮药,她自然就会妥协,要是……要是本王能亲自给她上药,那就更完美了。”萧凌彬想到这里,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听了自家主子说得这番话,小太监彻底无语了,他掏了掏耳朵,有些不敢相信,主子要给尹丞相的儿子往屁股上上药,还笑,他居然还能这么开心的笑,他从没见过主子会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而且此人是个男子。他还是想说那句话,主子的世界他是永远不会懂的。

  “哈哈,终于找到了。走,随本王出宫。”萧凌彬笑靥如花,便拉着小太监往外走,不料撞上了刚进门的萧凌聪,“皇弟这么急匆匆地是要上哪?”他带着笑意故意问道。

  “皇……皇兄,你怎么来了!”他顿时收起愉悦心情。

  萧凌聪深深地凝视他一眼,神色清冷淡漠地说道:“怎么,不欢迎?”

  “皇兄多虑了,只是本王现在有要事在身,若没有什么大事,咱们择日再聚。”他紧紧地捏着金疮药,此刻他的心早已飞出了宫外。

  “呵呵,看来真的很急,皇弟是要去丞相府吧!”萧凌聪嘴角上扬,看见他手中的药瓶子,眸中隐约嘲讽。“昨日的事本王已经听说了,话说,那个尹丞相的儿子倒也胆大,你这是要去给她送药吧?”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只知道听宫里人都在传尹洛尘调戏宫女,二皇子保驾护航之事。

  萧凌彬原本欲要迈开的脚忽然停了下来,转身,邪肆一笑:“皇兄不会是想找本王八卦的吧!没错,本王就是去给她送药呢,本王与她的交情可不是一言两语就能理清楚的,这么说吧,她是本王见过最特别的,反正跟你说这些皇兄是不会懂得。”他越说眸中泛起的光越闪烁。

  特别,确实,在昨天的宴会上,她的举动的确引人注目,这时萧凌聪耳畔再次想起那首生日快乐歌,和她那瘦小的身影,与在玉器店的相遇,种种的特别她都不像是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见自己的皇兄站在原地发愣着,萧凌彬便撇下他扬长而去!待他反应过来,他的身影已经走远,对于他心中的疑惑,看来一时半会是解不开的!

  丞相府,尹洛尘自从挨了板子以后,便再也没出过自己厢房的门,整日趴在床上除了睡就是睡,她需要静养,穿到古代第一次遭了这么大的罪,谁又能知晓她心中的百般无奈,她不言不语,也不愿意见任何人,更别说是宫里来的太医了。除了小梅定时来给她上药送饭以外,房门几乎紧闭。

  此时昏昏欲睡的她正趴着,房内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小梅,不是刚上过药吗,又来做什么?”她合着眼,发出慵懒的声音!

  许久,没人回应,她略略感觉不对,于是睁开眼,那是一个红色的身影,小梅可没有红色的锦袍,而且眼前这个人的整个身形要比她大上好几号,想到这里,她瞬间清醒,忍着痛谨慎地从床上爬起来,仔细地打量着那抹身影,那是个典型的风骚邪魅男,一身刺目的红,狭眯的小眼睛带着一丝挑逗,艳红的薄唇泛着光泽,像在诱惑着一亲芳泽,还有那衣襟略微敞开,露出深深锁骨,给人遐想无限。

  心一凛,她本能地朝后退缩,这大白天的,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这种男人很危险,这个红衣妖孽到底是谁,来自己房间又要做什么?

  只见那男子朝她挨近,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而另一只手先在她的脸上来回抚摸着,后在她的唇上流连忘返。

  尹洛尘没有多想,就觉得这个男人看上去比萧凌彬那二逼皇子还要变态,于是一张嘴用力地咬了下去,直到一股鲜腥味流入口中,她才松口。那双眼眸直直地盯着他,不悦蹙眉:“呸,你是谁?你不要乱来,你敢再动我一下,我可要叫喽。”

  红衣妖孽邪肆一笑,“果真变性子,不过,我喜欢?”语落,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条洁净的锦帕,将被咬的手指认真地擦了一遍,连灰尘都没有放过一粒。

  妈妈咪的,又出一个与傻子有关的人,之前是安文郡主,那眼下这个又是何方妖孽,刚刚他擦手的举动,真的超级贱,尹洛尘在心里咒骂道。

  过了良久,只见他丢掉锦帕,满意地看着那柔如无骨的削葱指,唇角一勾笑了笑,如撒落满地的梨花绚丽斑斓。可她偏偏不喜欢梨花,何况是眼前的这朵骚梨花呢!

  望着这红衣妖孽的动作,她顿觉好笑,这不就是现代版的娘娘腔再现吗?于是悄然隐藏起心中的异动,不让他瞧出来,一手指着门外说道:“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最好给我从这个房间滚出去。”

  “哟!下逐客令了呀!相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他的声音邪魅无比,说杀字的时候,更是平淡的仿佛丢出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接着慢慢地俯身,夹杂着深色的眸子,冷酷至极:“想我走,倒是可以,不过我们之前的交易……那就不好交代了!”

  “我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什么交易,我听都没有听说过!”尹洛尘故作镇静,神色莫测地凝视着他。

  他鄙视了一下,讥笑道:“呵呵!看来复活后,倒是学会了翻脸不认人。”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不是,你最好给我快点离开。”面对这样的男人,这样撇不清干系的男人,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恨只恨自己撞见了坑爹的穿越,拥有了坑爹的身份,这人际关系实在复杂,她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这场穿越注定不安宁!

  这时耳畔又响起了邪恶的声音:“难不成真的失忆了?我想这种空话,也只有那些低级的人才会相信吧!少给我装蒜了,就你那点思量我心知肚明。”语落,他忽然起立,拔出了腰间软剑直直地指向她,眸中闪过一抹杀意,盯着她不放。

  该死的这算什么,她对这种被威胁的感觉太熟悉不过了,反正电视里演得这些个有武功的人,动不动就喜欢拿剑指着人。当然,此刻的她还是怕的,毕竟刀剑无眼,只要他稍稍用力,自己便会一命呜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