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节:身不由己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安文郡主有些茫然自失,心知肚明接下去会发生些什么,这不是第一次了,自己为何还有所惧怕呢?他想要做的事,她无力抗拒,哪怕再不情愿也不能轻易显露,不然……冥想之际她便将自己的衣裳缓缓脱落。而一旁的男子唇角轻扬,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脱衣表演,直到最后一件肚兜滑落,他才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他放肆的允吸着她的蜜唇,轻咬过她的耳垂,揉捏着她的双峰,直到文安郡主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异动,才从嘴里呢喃出声。她何其的唾弃自己,可每次作贱,居然都会被他燃起所有……

  宫墙外万籁俱静,只有墙角马车摇晃的声响蔓延着整条巷子。

  事后,男子无暇的俊颜闪过得意,眸中略带起了冷笑,“今日表现不错!”接着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只要你每次都能乖乖的,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办到。”

  文安郡主神思涣散,她不知道把自己的一切作为赌注到底对还是不对。

  那男子看出了她的顾虑,黑眸危险地眯起,为了更好的利用这颗棋子,他便安抚道:“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我知道你心里只有萧凌聪那小子,但你别忘了,最后能给你所有的是我,也只有我才能完成你的心愿,要不这样,我宣布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也就是说,你暂且算是我们玄阁的女主人,可好?”

  文安郡主听到此话后瞬间抛开所有不悦,心花怒放,她虽然知道刚刚做得苟且之事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但眼前的男人说自己是玄阁的女主人,这个地位可比自己身体珍贵很多,玄阁,江湖第一大门派,实力势力都不容小看,即便是当今皇帝见到阁主都要礼让三分,有了他的雄厚力量做后盾,自己那点复仇之事,何须挂齿。

  “这回开心了!”那男子摸了摸她的秀发,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自己一个听话的玩偶,一个发泄的工具,一个利用的棋子,他再次将她挽入自己的怀里,神色淡漠:“只要你真心诚意的为我,我自然会将你捧在手心里。”

  文安郡主将****的身躯再次紧靠着他,微微点头,眸底却若有所思。

  随后滚烫炙热的吻再次如暴风骤雨般压下,恍若要予夺她的所有,二人紧紧相拥,挤不进一丝空气。一场疯狂的驰骋再次来临,那飘飘欲仙的感觉意犹未尽,文安郡主这次彻底被他征服……

  一声鸡鸣将她唤醒,马车内早已空无一人,昨晚一宿让她有些疲惫,她拾起自己的衣物,稍稍整理,她已经习惯他那来无影去无踪的作风,这时她发现一旁有一块白色玉坠,想必是他留给自己的,她瞬间扬起一抹笑,此物乃是玄阁的通行证,有了它往后办事无需求人,自然方便许多。

  回到宫中已是卯时,她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自己的琉璃殿,刚躺下身子,便被一阵推门声惊起,“谁!”

  “是本王!”萧凌聪带着一丝醉意朝她挨近。

  “你怎么来了?”她的语气亦有微微的怅惘,接着眉头紧蹙,“你喝酒了!”

  不料萧凌聪勾起无奈苦涩的笑,顺势坐在她的床边,“昨日本王生辰,谢谢你了,要不是你配合本王演得那出,估计那些大臣的千金也不会知难而退。”

  文安唇角微勾,淡雅如菊的笑容为她平添了一分婉约。“凌聪哥哥这样说就见外了,你知道的,只要是你的事,妹妹必会全心对待。”接着伸手将放在枕下的凤麟玉簪递给了他,“这支簪子还你。”她的心中隐隐不舍,换作以前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一切,她都珍惜如命,也一定不会主动递还,可如今不一样了,她枕下还押着一块白色玉坠。

  萧凌聪眸中泛起严谨的光,接过玉簪子停留片刻,又将它放回她的掌心中,“你留着吧,本王来是想告诉你,让你有个心里准备,经昨日那出之后,估计父皇那我们要有所交代,宫中上下都得知了,或许离你赐婚也不远了。”他其实并没有要娶这个表妹的,昨日在宴会上之所以与她做作,纯属是想避开那些麻烦,与其要与不熟悉的女子结合,倒不如跟眼前这个一起长大的表妹,只是一想到此事,一醉方休都难解心头的纠结,这不,直到清晨才来此地。

  赐婚?文安郡主彻底清醒,心中扬起层层激动,唇边笑意却微僵,这迟来的惊喜,虽让她感到意外开心,但更多却是惝恍迷离,因为……不过她还是将玉簪收了起来,紧紧地捏在怀里,不管怎样这份珍贵值得永留。

  萧凌聪一直都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意,只是她给人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一个谜团,不管怎样他只当她是妹妹,至亲的妹妹,无关爱情。他伸手拨开她前额的乱发,望着她:“本王走了,一大清早的打搅,实在抱歉,你好好休息,迟些父皇便会传召我们。”他虽动作亲昵,声音却落寞如冰,甚至悄然隐藏起所有的忧伤。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文安郡主黯然失色,红润了眼眶,苦涩异常。

  阳光高照,正南门前萧凌彬正来回踱步,跟在他身后的小太监焦急如焚:“主子,您都在这儿来回快半个时辰了,您到底是要出宫呢?还是不想出宫呢!”

  “闭嘴!本王这不正思索着吗?”萧凌彬微微蹙眉,想到尹洛尘受伤的模样,心里都揪成了一团,听说她拒绝了他为她请来的所有太医,更是心急如焚,要不就自己出宫去看她?可又担忧她也拒绝自己。

  “主子,您要是想去就去吧!”一旁小太监实在看不下去,就一个丞相府的公子,自家主子犯得着这么焦虑担忧吗?就此刻要不要出宫的问题上,既然在日头下纠结这么久。于是他有些埋怨地说道:“主子,您这样急着自己又没用,既然担心就去看看呗,真不知道那个尹公子有什么魅力。”

  “走,回宫!”萧凌彬不等小太监反应,已经大摇大摆地朝自己的宫殿走去,或许,现在不是出宫的时机。

  而对于小太监的来说,主子的世界他是永远不会懂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