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节:遭罪又受罚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文安郡主心中满是快感,眸中夹杂着得意,脸上却故作担忧,对着领头的侍卫说道:“这位大哥,此宫女乃是本郡主的贴身丫鬟,今儿个发生这等事情,该如何是好?”接着瞥向尹洛尘,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这,这不是丞相府的公子吗?你……你怎么,哎,你说你要是看上本郡主的人,你说一声就好,何须在此地轻薄人家,这毕竟是大白天。”下一秒对着侍卫们说道:“你们可要看清楚了,这可是来参加宴席的丞相府的公子。”说这话时,她故意提高声调,一来强调被欺负的可是本郡主的人,二来强调这个被拿下的人可是丞相府的公子。

  侍卫看清楚后这才发现,此人便是之前在后花园和二皇子打架的那位公子吗,看他文文弱弱的样子,若不是亲眼所见,怎会相信他会做出畜生的举动,接着他揣测着从郡主口中说出的话,他们知道郡主在宫中的地位可不能等闲视之,当然丞相自然也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这可如何是好。

  见侍卫们犹豫着,机灵的小宫女便把哭声喊得更加凄惨起来,“郡主,你可要为奴婢做主呀,这么多人看见了,这叫奴婢往后如何见人,奴婢不活了,奴婢不活了。”接着便冲向一旁的假山欲要寻短见。

  “真够精彩。”尹洛尘有些不耐烦了,蹙眉,挣脱侍卫的束缚,冷漠嘲讽:“贱人,你演技这么好,是不是该颁个奥斯卡金像奖给你们呢!得了,今日我是百口莫辩,要杀要剐随你们高兴。”

  “啪”一记凌厉的耳光,在尹洛尘的左脸颊响起,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一句贱人,让文安郡主怒发冲冠,眸底的寒光毕露,闪亮灼人,若冰天冷月:“你说谁是贱人,来人,给本郡主拉下去,狠狠地打。”

  “这……”侍卫们有些为难。

  “怎么?不乐意,本郡主知道,按照萧凌律法,任何人犯了事,都要拉到刑部等待发落,你们私自用刑也是破犯了宫中的规矩。但是她刚刚不但调戏宫女,还满口脏话以下犯上,这两条就足以让她就地正法。”文安郡主愠怒的沉声,透出无限威严。“给我打,出了什么事,本郡主自然会和皇叔有个交代。”

  这样听来是这么回事,律法上确实有同时犯二条罪责,便可就地正法之说,再说这个郡主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跟她讲理便是无礼,他们只好言听计从。

  只见一位侍卫不知从何搬来一张长凳,又上来两个侍卫,将尹洛尘从地上拎小鸡似的揪了起来,她还来不及反抗,便被按在了长凳子上。晕死,这真的就跟宫廷戏里演的一模一样,尹洛尘很是不服,开始反抗,她咬牙切齿地骂道:“文安你个贱人,骂你又怎样,骂的就是你,你有本事就一次性把我弄弄死,我也好回家看我妈,如果没弄死,那么这个仇我可要记下来,来日方长,我弄死你。”

  “还听她�嗦什么?给本郡主打,狠狠地打。”文安郡主丢下一句话后,便把头转向了一边,气得瑟瑟发抖,十指紧攥,手掌溢出点点殷红的血,隐藏于袖中。随后便响起“啪啪啪……”的挨板声与尹洛尘苦痛的叫喊声。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看着奄奄一息的尹洛尘满口鲜血,这时文安郡主旁边的宫女轻轻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提醒着自家主子,此举好是适可而止,若是再打下去真要出人命了。

  文安郡主很不情愿的,正要看口,身后传来一阵凛冽的声响:“你们在干什么?”转身,萧凌彬满脸阴蛰,直愣愣地盯着他们,吼道:“还不给本王停下!”

  挨板声终于结束,尹洛尘无力痛楚地从木凳上翻滚下来。萧凌彬慌忙上前,抱住了她,看着她那血肉模糊的臀部,心,居然隐隐揪痛。虽然这家伙总是在自己面前无礼,甚至放肆至极,但是他就是莫名地被她吸引,刚刚他回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想到她被自己浇了那么一桶水,浑身邋邋遢遢,便立马出来找她了,想不到看到的是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他紧紧地抱着尹洛尘,只觉得她浑身冰凉至极。接着黑眸陡然骤缩,杀意四起,恶狠狠的瞪着在场的所有人:“你们找死!”

  文安郡主还是第一次看到萧凌彬这幅神情,震颤了一下,唯唯地说道:“凌彬哥哥,她刚刚……”她话没说完,萧凌彬双眸又一次危险的眯起,连空气都似要结冰,令人不敢直视。他无视她的解释,脸色依旧阴沉冰冷,扔出一句:“滚!”紧接着横抱起她快步朝自己寝宫走去。

  身后的侍卫们一阵纳闷,为何二皇子会如此紧张他,刚刚他们不是还打架来着吗?接着各个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敢多言,主子们的世界,他们永远都不无法理解。

  文安心里自然知道这回是彻底得罪了二皇子,该如何收场呢?她思绪许久,或许只有恶人先告状了。她不会让尹洛尘好过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于是唤上贴身小宫女,便朝御书房走去。这个时辰,皇叔一定在那儿。

  刚走进御书房,见到皇帝她便开始撒娇,“皇叔皇叔,这回您老人家一定要给安儿做主了!”

  “怎么了,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也不叫人通报一声,越来越没规矩了。”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折朝她走去,眸中满是溺爱,“聪儿的生辰这么快就过完了?可有看中的对象?”他笑盈盈地问道。

  “皇叔!”她嘟起小嘴,满脸委屈:“安儿过来不是告诉您凌聪哥哥的事的。是……是……”

  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倒和平日里俏皮可爱的模样有些反差了,看来事态有些严重,于是问道:“有话直说,皇叔给你做主。”

  接着她便将尹洛尘调戏自己贴身宫女的事情一一说给了皇帝听,那宫女还不忘在一旁抽泣低吟配合的十分默契。文安知道只有皇帝站在自己这边,萧凌彬就没办法保护尹洛尘,尹洛尘啊尹洛尘,这回好戏更精彩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