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节:玩笑开大了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许久二人才挣脱开来,气喘吁吁一副邋遢模样简直不堪入目。这时一队巡逻的侍卫恰好经过,看到这番景象停下脚步,其中一个高大的侍卫吼道:“何许人等,敢在此地撒野。”

  “你瞎眼了吗?这可是二皇子。”一旁小太监也跟着凶悍起来。

  待卫们望清楚后,这才尴尬低下头,拱手抱歉道:“是小的们有眼无珠,望二皇子恕罪。”或许他们心里更多是不可思议吧,二皇子居然和一个男子在后花园打架。

  萧凌彬侧过脸,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会被别人看到如此窘迫的一面,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子造成的,他的心中顿时百般滋味翻涌,连连摆手,巴不得让眼前所有的人消失,一声呵斥:“还矗着干嘛?走走走,赶紧走!”

  “属下告退。”侍卫们倒是识趣。

  “等等!”听到唤声他们刚开出的步子又停了下来。

  萧凌彬神情忽然变得严肃,对着他们说道:“要是谁敢将今日之事泄露半句,本王必会要他好看。”

  “属下遵命!”他们异口同声。

  望着他们走远的身影,萧凌彬和尹洛尘这才两两相望,他们二人都没有好脸色,一个冰冷暗沉满脸愤怒,一个怨气未散满脸不屑。

  “真是够了!”萧凌彬眯起眼,看着浑身湿答答的尹洛尘,心里居然有了丝丝怜悯,接着收起所有情绪,冷冷地扔下一句:“好男不跟女斗,本王这次就饶了你!”

  听了此话,尹洛尘顿觉好笑,“哼!听你这么说来,我还得感激涕零了是吗?”

  接着撩开前额的乱发,朝他挨近,白眼相看,玉指戳向他的胸膛:“当个皇子就了不起了,就可以欺负人了,本姑娘告诉你,你可以用水淋我,我也可以……”话未说完,她在萧凌彬未防备之际,狠狠地踢了他胯下一脚,接着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吆喝着:“咱俩这下扯平了!”

  吃痛的萧凌彬捂着自己的裆下,身体揪成一团,表情曲扭,咒骂不停:“该死的,本王必要将你千刀万剐!”

  一旁的小太监惊慌失措,他怎能想到刚刚那位看似文质彬彬的公子,怎会做出如此粗鲁的事,看着自家主子痛苦的样子,哭腔连连:“哎哟我的天哪!这不是要断子绝孙吗?主子莫怕,奴才这就给您传太医。”

  “该死的,你怎么说话的,谁断子绝孙了?”望着这个没脑似的小太监,萧凌彬眸中怒意更深了几分,“传什么太医,你是想让全皇宫的人知道,本王的命根子受伤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扶本王回宫!”

  “是是是!”

  尹洛尘一口气跑了几千米远,她发誓在学校长跑考试时,从没有过如此好的成绩。她拍着自己的胸口,其实心里是心惊胆战的,她知道这里是皇宫,是他的地盘,冒犯他可是死罪,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忍受不了那种屈辱,她可不想做他的玩具,她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知道自己可不是古代那些莺莺燕燕们,只会受承不会反抗。死就死呗,说不好还能穿越回去,她才不所畏惧呢!

  不远处文安郡主看见尹洛尘一副逢头垢面的样子,原本不悦的心情瞬间化解开来,甚至忍不住讥笑出声。刚刚在宴会现场,不是还醉醺醺的被二皇子扶走了吗?那么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二皇子将她搞成这样的?不管是谁这倒是帮她出了口恶气。她越想越解气,她不想知道刚刚到底发生的事,只知道接下去,她要来点猛的,让自己彻底解气。于是她唤来身边的小宫女,在她耳畔呢喃了几句,只见那小丫头,点着头言听计从,表示一定会将主子交代的事办好,接着便朝尹洛尘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尹洛尘漫无目的地走着,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偌大的皇宫出口到底在哪儿呢?她双手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身躯,毕竟淋了一桶水,一身衣服湿漉漉,再不换掉恐怕又要感冒了。这时她看见迎面走来的小宫女,便快步上前,正准备打听着,哪知那宫女脚下不小心踩到裙绊,重心偏离,一头栽进了尹洛尘的怀里。“姑娘你没事吧!”她倒是担心了起来。

  “多谢公子!”那女子居然故意搂住了她的腰,嗲嗲地说道“:“公子,奴婢头好晕呀!”

  她一口一个公子,叫得尹洛尘毛孔悚然,她又不能轻易说出自己是女子的事实,只好轻轻地将她推开,委婉地说:“那个,那个姑娘,你稍微矜持一点可好,这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样不好吧!”

  “公子,就让奴婢靠一下,靠一下就好!待一会儿奴婢不晕了就走。”她越是拒绝,这小宫女越是纠缠得紧。

  这就是欲擒故众的把戏,尹洛尘怎会不知,这小宫女故此饥渴,这宫里就没人管管吗?

  “我说姑娘,你看在下身上如此邋遢,你挨得这么紧,怕是会弄脏你这身漂亮衣裳吧,赶紧的,不舒服赶紧回房休息去。”就这样他俩一个倒贴着,一个抗拒着,僵持许久。而文安郡主,如看戏般乐呵着,在一旁等待着真正的好戏开场。

  果真,等到了一群巡逻侍卫的经过,不料那小宫女顺势将尹洛尘推到,翻了个身,将自己压在了她身下,扯开衣领,抓住尹洛尘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胸口,接着哭哭啼啼地大声呼叫:“公子,不要,公子不要啊!”

  尹洛尘整个人懵了,这又唱得是哪一出。

  “干什么干什么?”一群侍卫快速地跑了过来,看见这幅场景,各个面红耳赤,不用脑都能看出,眼前这个男子干得是何等龌蹉之事。“来人,将这个畜生给我拿下。”其中一个领头的侍卫一口令吼。

  接着,上来三三两两的侍卫,将尹洛尘一把押在了地上,只听见“砰”的一下,双膝落地声清脆悦耳,瞬间传来的疼痛感,令她眉头紧蹙,她望着衣冠不整的小宫女,声音略微粗犷,含着半分愠怒:“你这个小丫头骗子,你是故意的,给我把话说清楚,给我把话听清楚。”

  这时远处的文安郡主跑了过来,故作焦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郡主,奴婢没脸见人了,他,就他,刚刚……呜呜……”这小宫女哭得撕心裂肺。

  尹洛尘不是傻子,文安郡主的出现她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这场精心编排的美人计,八成和她脱不了干系,她望着她光凌厉如刀,似要活生生扒掉她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