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节:生辰宴席上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看似挺正常的场面,气氛却十分诡异,安静地只能听见微风掠过花草树木的声音,大伙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各个望向大皇子,只见他优雅地拎起一壶酒,斟满一杯:“今日是本王的生辰,让各位久等,着实抱歉。”语落,仰头,一饮而尽。接着又斟满一杯,望向萧凌彬,“感谢皇弟费心思的为本王操办宴席,若他日皇弟生辰,本王定会送上更大的惊喜。”说这话时,虽然笑容满面,可那双黑眸满是阴蛰。斟满第三杯,他将视线移向那群莺莺燕燕,接着声线突然软下来,极致优雅而魅惑,“既然有人这么有心,本王自然要有个交代。”这话让那些姑娘们心里乐开了花儿。唯独尹洛尘静默不语,思绪万千。

  这时文安郡主迎了上来,露出可爱的笑容,隐隐撒娇:“凌聪哥哥,妹妹可准备了一份大礼,今晚琉璃殿一聚可好?”那声音娇媚香酥,盈盈入骨,不难看出,她就是故意做给莺莺燕燕们看的。

  大皇子萧凌聪温柔一笑,宠溺地望着她,“文安妹妹客气了,你我何需备礼?这不显得分生了吗?”

  “此话这么说来,妹妹倒不爱听了,去年妹妹生辰,凌聪哥哥不也送了一副世间绝无仅有的凤麟玉簪吗?”接着翘起小手往头顶一指:“瞧!妹妹从未摘下,喜欢得紧呢!”说完,唇角轻扬,勾出得意的笑。

  这时,只见那群莺莺燕燕们喃喃细语,讨论起那副玉簪的来历与价值,脸上的表情从憧憬到失望,这个过程快如天上的一道光,一闪而过。

  大皇子萧凌聪眸中宠溺不减,声线更是温柔起来:“文安妹妹喜欢就好,若是他日再看上什么稀世珍宝,跟小玄子吱一声,本王定能办到!”

  “那是自然,凌聪哥哥最疼妹妹了。”听了大皇子的话,她更是欣喜若狂,接着眼观四周,望着那群自不量力的莺莺燕燕们,露出一副旗开得胜的样子。

  她如此强调,是怕别人不知道吗?她就是喜欢显摆让所有人知道,她和这个大皇子关系不菲。

  萧凌聪倒好,在她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依着她顺着她,二人一唱一和的,将在座的宾客当作不存在似的。

  尹洛尘几杯酒下肚后,两颊绯红,摇摇欲坠,她实在受不了他们二人秀着恩爱,不料,脑门一热,拍案崛起,“真是够了,我都要看吐了,你们二人世界呐?当我们空气呐?怎么不抱一起来个剪刀手,我好拿个美颜相机给你们拍照留念呀!”

  “放肆!”站在大皇子身边的一名小太监喝斥道:“这是哪家的公子如此没有规矩,满口胡言。”仔细一看,这才反应过来,声调更是提高了三分:“哟,原来又是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刚在路上撞了我家主子没被罚,又到这儿撒野了,皮痒了是吗?”

  “呵呵,呵呵!”尹洛尘痴痴地笑出声,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萧凌聪面前。而此刻的萧凌聪黑眸泛着冷玉寒光,深邃幽湖,难以揣测。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尹洛尘斜着脑袋,嘟起小嘴,眨巴着小眼略显可爱,“那个,就那个宝龙玉坊,咱们不是见过吗?”说完仿佛见到许久未见的知己般,自然的与他勾肩搭背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要知道,这个大皇子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她这番举动,恐怕要有个三长两短了,大家都倒吸了一口气,各个为他祈祷着。

  不料一阵清脆的歌声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永远快乐!”接着便趴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起来。

  萧凌聪先是一怔,黑眸沉着如玉,之后又复杂的凝望着她绯红的双颊。

  瞬间,现场鸦雀无声,这时萧凌彬眯起眼,眸色越来越沉,上前一把揪过尹洛尘,顺势将她靠到了自己怀里,“皇兄,此人是丞相府的公子,今日有些喝高了,皇弟这就将她拉下去,免得在此地扫了大家的雅兴。”说完便扶起她离开了御花园。

  “丞相府的公子?刚刚皇弟说他是丞相府公子?”

  “是的,主子!”

  “看样子他们关系不一般?”萧凌聪琉璃般的黑眸略眯,似问非问,寥寥几语,晕染出冷冽的威慑,叫人不寒而栗。能让自己皇弟如此上心,看来此人不平凡,还有,刚刚她哼唱的那首旋律,确实是他听过最特别的曲子。宝龙玉坊,他这才想起那对拱手相让的玉镯,原来是她。

  眼下最不快的要数文安郡主了,她能感受到萧凌聪身上任何细微的变化,她不知道尹洛尘还有这番能耐,居然能牵动两位皇子的心,她神思游离,心中蠢蠢欲动,开始谋划起来。

  假山一角,萧凌彬愤怒地将尹洛尘扔到了草坪上,自言自语道:“该死的,敢在本王面前挑衅皇兄。”他望着她熟睡的身影,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生气,而这股莫名的情绪就是从皇兄踏入御花园开始的,尹洛尘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虽今日才第二次相见,但为何如此印象深刻,他越想越凌乱,最后才动起了邪念。

  “来人,给本王拎桶水来。”

  “是!”一旁听话的小跟班立马跑了起来,不到两分钟时间便提了一桶满满的水。

  萧凌彬嘴角邪肆一笑,哗……将一整桶水淋在了尹洛尘的头上。

  一阵倾盆,她瞬间清醒,虽说春暖花开阳春三月,但也没有热到那种程度,她只觉得浑身悠悠寒气,一阵哆嗦,从草坪上蹦了起来,望着眼前哈哈大笑的萧凌彬,顿时火冒三丈,“你神经病呀!你这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萧凌彬望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唇角轻勾,傲气凛然:“有意思呀,很有意思?本王觉得非常有意思。”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才会碰见你这个天杀星的!”

  她越是生气,他居然越是开心。

  望着他的神情,尹洛尘杀了他的心都有,“你个死变态!”她没忍住,一波冲动,居然上前揪住了他的头发,萧凌彬躲闪不及,整个头被蹂躏成一个鸡窝,紧接着二人便你推我打,你扯我揪地在草坪上缠成了一团。一旁的太监,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凌乱如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