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节:相互挑衅着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怎样?你跟了这么久,她在宫里干了些什么?”萧凌彬勾起玩味的笑容,思索着今日为尹洛尘安排的好戏就要开场了,心里有些许的兴奋。

  那侍卫拱手道:“禀报主子,丞相府的公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他似乎认识文安郡主,刚小德子领着她去了琉璃殿,并逗留了片刻,由于属下隔得太远,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谈论什么,但可以看出,他们言行举止甚是亲密?”这个侍卫并不知道尹洛尘的真实身份,他只知道孤男寡女在一起,那可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噢?她和文安那丫头认识?”萧凌彬若有所思,怎么从未听那丫头提起?他未去深究,不管怎样那都是次要的,一会他可有更精彩的安排。

  此刻的御花园热闹非凡,先别提整个花园布置的尽态极妍,美不胜收。其实更让人离不开眼的是那群莺莺燕燕,她们各个如花似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尹洛尘早已眼花缭乱。至于那些个公子嘛?她直接忽略,各个长得跟宋小宝似的,没一个能入眼。

  而这时有几位美人正望着尹洛尘抛着媚眼,窃窃私语,眉宇间殷勤无限。不会吧,她顿觉头皮一阵发毛,赶紧撇过身子。不巧迎面走来的是萧凌彬,他的双眸一直盯着她未曾离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尹洛尘神情僵住,瞬间一股莫名的怒火直上云霄,迈开步子:“看什么看,你是故意这样安排的吧,明明知道我是……”

  “哟,这不是丞相府的尹公子吗?别来无恙呀!”不料萧凌彬拉响声线玩味十足,故意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今儿个美人众多,可有心仪的姑娘?”

  “你……”尹洛尘还没来得及开口,莺莺燕燕们就围了上来。

  “小女子是若香,我爹爹是礼部尚书,见过尹公子。”

  “小女罗凤玲,罗将军之女,见过尹公子。”

  “小女是从安城县过来的,我爹爹……”

  瞅着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自我介绍,尹洛尘头都要爆炸了,她实在忍不下去,拉起萧凌彬就往远处走。

  一棵银杏树下,他们二人大眼瞪小眼,许久尹洛尘高声厉喝,气势如虹:“你疯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她感觉自己就像他的一个玩具,他爱怎样就怎样,时局都不受她控制了,想到那些莺莺燕燕们倒贴自己的样子,她死都没想到,古代女子居然不懂得什么是矜持。

  而他不是第一次见她生气了,望着她的表情他莫名的开心,居然噗嗤笑出了声。这让尹洛尘感到无比的羞辱,气得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你居然还笑,要是现在有透明胶带,我一定会把你的嘴巴封得死死的。快说,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萧凌彬挑了挑眉,自然地将她的手从自己衣襟上扯下,“本王就是觉得开心呀,你只要生气,本王就开心,奈我何?”撂下话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该死的!”尹洛尘拾起地上一颗石子朝他扔去,不料被他察觉,轻巧地躲过了她发射的暗器,回眸,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就你那点本事,省省心吧,别自不量力了。”

  尹洛尘被气得双手叉腰直跺脚,自言自语道:“好你个变态,你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我就不相信的自己斗不过一个古董。”

  “精彩精彩!”淡淡的嘲讽声凌空而来,“你居然能和皇子这样说话,可见你们两个关系不一般。”

  “是你!”尹洛尘转身,不悦,“没想到堂堂一郡主还喜欢偷偷摸摸的跟踪别人!”

  郡主笑意吟吟地轻抚云鬓,媚态顿生:“一口一个郡主的,你以前不是都叫我安姐姐的吗?不过也罢,你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安分的你。但不管怎样你如此越界恐怕不妥吧!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听着话语虽口气缓缓,却暗藏着郑重的警告。

  尹洛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水眸略眯,满是不屑:“既然是安姐姐,那安分的应该是你吧,学什么不好学容嬷嬷这么阴险狡诈,懒得和你说。”扔下话后便扬长而去,她心里通透此女非等闲之辈,多一句不如少一句,毕竟此地是皇宫,放肆不得。

  身后的文安郡主心中顿觉讽刺,十指紧攥,隐藏于袖中。她知道她的一切,从一个傻子变成正常,她可是出了不少力,只是这贱人不懂得知恩图报,该办的事一件没办成,还惹一身祸端,不得已才将她……谁知,她的命如此之大,居然死而复生,只是现在的她今非昔比,往后……或许……她不敢多想,有些事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办到。她的目光移向远方冉起一抹深思的疏离。

  宴会现场张灯结彩,高朋满座,载歌载舞,欢聚一堂,尹洛尘坐在一角很不自在,因为她被安排在一群男士当中,左边一个宋小宝,右边一个宋小宝,正前方时不时的又要迎接几个美女抛出的眉眼,她能躲吗?能闪吗?她只能为自己一杯一杯的倒酒,来掩盖着所有的尴尬。

  一旁的萧凌彬将她一切收入眼帘,酌着小酒,如看戏般意犹未尽。

  “大皇子到……”突听一声太监尖细的喊声,这时所有的宾客起身行礼,尹洛尘跟随起身,她很自然地抬眸,只是抬眸的瞬间,手中杯子落地,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大皇子,玉器店的美男竟然是大皇子,刚刚在宫里撞上的是大皇子,她的思绪一片凌乱,今日是他的生辰,来相亲的也是他。她苦笑着望着自己的着装,低头不语。

  当大皇子经过她身边时斜视了她一眼,神情清冷淡漠,不带任何情感,甚至眸中泛着幽寒的光芒。即便这样,她依旧按耐不住那颗跳动的心。这细微的变化,萧凌彬居然尽收眼底。他慵懒地坐在靠椅上,摩挲着下颚,琉璃般的黑眸略眯,似要将她看穿。随后将目光移向大皇子,露出一抹笑意,“皇兄可是今天的主人公,您向来守时,怎么迟到了?让我们这些宾客好等啊,怎么说也得自罚三杯吧!”

  只见大皇子嘴角轻扬,似笑非笑地说道:“既然皇弟开口,这酒自然得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