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节:宫中再相遇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尘儿,巳时就快到了,马车在门外候着呢,你赶紧的!”夫人蹙紧眉头,一边催促着:“今儿个大皇子生辰,虽然为娘的不是很乐意让你去,但事之至此皇命难为,若是去晚了,怕是要责罚。”

  尹洛尘打着哈欠从厢房走了出来,只见她身穿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冰蓝上好丝绸,头戴束发紫金冠,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俊美绝伦。夫人看着她默默叹气,“整理好就出发吧!”她没有多余的表情,倒是语气中带着不少无奈……

  一路上马车摇摇晃晃,终于到了皇宫,一位瘦小的太监正在等候,见马车停下,便上前有理道:“敢问是丞相府的公子吗?”

  尹洛尘探出脑袋:“是……是在下!”她瞬间反应,对,自己现在是公子。

  “奴才小德子给公子请安。”只见太监毕恭毕敬得行了个礼,继续说道:“奴才奉命在此等候多时了,我家主子怕您不识路,这才要奴才来接您。”

  主子?这个皇宫他除了二皇子以外,似乎没和任何人接触过。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小兄弟,你家主子是……”

  “公子跟来便是!”小德子并没有多言,踏着有节奏感的步子直奔宫里。尹洛尘跟其身后,东张西望地穿过一重又一重的朱红大门,经过一座又一座的雄壮宫殿,踏过一阶又一阶的精致石台,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让她有些兴奋。忽然觉得这里比北京故宫还气派,此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器宇轩昂,肃穆庄严,尽显霸气的场面。

  忽然太监在一座名叫琉璃殿的门口停下,一手只向殿内,说道:“我家主子就在里面,公子请!”

  尹洛尘自然大大方方地踏入,只见一女子素净娥眉,碧波小脸,青丝流泻,淡黄长裙,见她到来,便与她四目相对,幽蓝的眸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

  尹洛尘好奇地问:“请问是你找我吗?你是……”话没说完,便被那女子打断了。

  “听说你不再是傻子了,本郡主没别的意思,就想辨个真假。”那女子脸上突然浮出一抹笑,看似温柔,却蕴含着一丝难懂。

  郡主?尹洛尘不笨,看来这个所谓的郡主和之前的傻子有过节。于是她嘴角勾出狭讽的笑:“郡主是吧!我跟你这么说吧,我对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你懂吗?我的意思是,我得了失忆症。”

  郡主脸色一沉,突然凑近,单手勾住尹洛尘的下巴,略略用力,唇角勾笑,仿似在打量一块上好的宝玉,“本郡主不管你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你都给我听好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尹洛尘顿觉好笑,貌似自己身上的故事比原本想象的剧情更加有趣,瞧瞧这眼前的女子,她是在威胁自己吗?之前的傻子会答应她什么呢?或者说她居然跟傻子谈约定,这位郡主是不是也傻呢?想到这里,尹洛尘悄然隐藏起心中的异动,不让她瞧出来,清了清嗓子:“失忆了自然不记得我答应过什么,不过看样子,郡主大人貌似很当真?您又跟我这个傻子计较什么呢?”

  “计较?敢问,你在我面前傻过吗?若是办不好那件事,就别怪本郡主让你死第二次。”郡主恶狠狠的威胁道,唇角艳丽的笑容更甚。

  尹洛尘不悦蹙眉,那抹幽蓝的眸,似乎想看穿她的所有,心里知道这女子不简单,她的寥寥几句话语,就可以听出之前的傻子不一定傻,而且傻子死也不是一个意外。

  这时,刚刚引路的小太监忽然出现,他在殿外行礼:“主子,时辰到了,咱们该去御花园了,听说大臣们的公子小姐都已到达现场,若是让两位皇子久等那可不好。”

  郡主听太监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一抹笑,眸中的嘲讽变淡,接着望向男装的尹洛尘:“哼,女扮男装,这身打扮不错,不过既然来到宫中,最好别给本郡主耍花招,走吧,去御花园,我们之间的事,来日方长,今儿个是凌聪哥哥的生辰,我也不想为了你这个货色,扫了自己的兴致,约你来,也就想见见你而已。”说完便扬长而去。

  尹洛尘一头雾水,一边踏出琉璃殿一边心思满满,看来自己身上必隐藏着什么秘密,好奇心越来越重,依照自己是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智商,或许应该将傻子身上的谜题迎刃而解。

  不知不觉,她来到了一片蔷薇花下,柔条披挂的枝叶上,缀满了圆润的花,芬芳呈媚气,给人一种古朴庄重之美,眼下之景将她所有不悦心情抛之天外,她用指尖轻轻抚上其中一朵娇嫩的花,忽然一只美丽的七彩蝴蝶掠过,瞬间被其吸引,她一路追逐着蝴蝶嬉戏,想着若是捉住它回家做个标本那是极好的,因为这是她所见过最美的蝴蝶。

  转弯,躲闪不及与一个高大的身影撞在了一起,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尼玛,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还未骂出口,只见一个太监上前指着她一阵责备:“该死的,你眼珠子掉地上了吗?也不睁眼瞧瞧你撞……”

  语音未落,便有人阻止道:“小玄子,不得无礼。”

  抬眸,尹洛尘这才看清眼前的男子,一身琉色素衣,上面绣满了紫色的蟒、显得高贵而优雅,那双黑琉璃般晶莹的眼睛,却只有着冰冷,眉宇间散发着尊贵和傲气,金色阳光,将他俊朗的面庞衬托得格外耀眼。他不是别人,他正是自己在玉器店碰见的美男,刹那间心跳加快,欣喜若狂,慌忙起身激动着说道:“怎么是你,你……”不料那男子直接从她身旁擦肩而过,仿佛北极冰山,冷冽至极。

  而一旁的太监一路喋喋不休在美男耳畔一直埋怨着尹洛尘如此莽撞不懂礼数。

  尹洛尘笑容僵在嘴边,刚刚自己看错吗?回头,那抹身影已经走远,他不认识自己了吗?刚刚他的态度与之前在玉器店遇见截然不同,他到底是谁,他也是来参加大皇子生辰的吗?不想那么多了,自己在宫中折腾了一圈,是时候回宴会现场了。

  熟不知,远处假山背后,一个身影正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