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节:爹爹妥协喽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而此话正好被身后的礼部尚书听见,他上前笑中带着诧异,“好你个尹丞相,何时多了个儿子,老臣怎么从未听您提起呀,亏我们还是这么多年的好友,这次宴席一定要来,到时我家小女也会去,不如……”话没说完,他的笑容就更加灿烂起来,心中暗自打起了如意算盘,丞相之子肯定与丞相一样博学多才,要是趁此机会做个亲家那就太好了。

  “这……这……”丞相脸都揪成了一团,即便开口都无从解释,这时一群官员也围了上来,将此事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一旁的萧凌彬如看戏般乐呵着,直到大臣们都散去,见丞相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这才上前故作关心,“丞相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是生病了吗?要不本王宣个太医给您瞧瞧?”

  丞相抬眸,叹气道:“不劳二皇子费心,老臣无碍,先行告退了。”接着拱了拱手,欲要转身,忽然神思定格了几秒后,便又好奇地开口问道:“老臣有一事不解,不知当问不当问。”

  萧凌彬勾起一抹笑,“丞相请讲。”

  “您是怎么认识老臣家犬子的?”问这话时,他是无比的别扭,明明是小女,非得说成犬子,实在是形式所迫,现在满朝文武人人皆知,而此话开头的正是二皇子,他更是没法推翻。

  “此事说来话长。”萧凌彬黑眸邃亮,如讲故事般开始滔滔不绝,添花乱缀,“那日,本王与令公子机缘巧合在闹街相遇,几句闲聊,竟想不到本王与他志同道合,于是相邀策马奔驰到郊外走走,不料暴雨来袭,我们只好在一个山洞里躲避,这一躲就是一个晚上,次日雨停,这才分开,令公子那日淋了点雨,回府后可好?”一堆废话里,他只有最后一句是真心的。

  什么?丞相有些站不住脚,闹市相遇,志同道合,策马奔驰,山洞避雨,一夜之久,各个字眼都戳痛了他的心,想到自家闺女是如此的没有节|操,他是失望透顶了,他不想多言,于是冷冷地扔出一句:“犬子无碍,老臣告退。”萧凌彬望着他急匆匆离宫的背影,莫名地开心,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觉得接下去的故事会有趣无比,随后便开始期待起皇兄生辰的到来。

  丞相回府后怒气冲天地直奔尹洛尘的住所,而此刻的尹洛尘正和小梅认真地绣着花,几日的练习,她那一针一线的架势倒是学得有板有眼,只是绣出来的图案惨不忍睹,没一副像样的。忽然丞相风一样的出现,直接上前,夺走她手中未完成的作品,狠狠地扔于地上,紧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在她的左脸颊响起,“绣绣绣,现在绣来有何用。”

  这躲闪不及的“礼物”,让尹洛尘整个人都愣住,嫣红的嘴角淡出血丝,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感传遍全身,她捂住微微红肿的脸瞥向他,眸中寒光毕露,闪亮灼人,若冰天冷月。

  丞相的出现,她以为是自己提早“刑满”爹爹要放她出去自由了,竟想不到这种喜悦的心情只定格了几秒,便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破灭,而此刻整个厢房的气氛被这声响推向死寂。

  一旁的小梅愣住,从没见过老爷这般凶悍,她一头雾水,这几日小姐足不出户乖巧无比,想不通这到底是哪里惹到他老人家了?

  回神后,丞相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他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苦恼至极,满脸无奈,“尘儿啊,你让爹爹拿你怎么办。”

  “尘儿是做错什么了,爹爹要如此对待。”尹洛尘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问道,只想为这巴掌讨个说法。

  丞相一边摇头,一边哀叹,“你千不该万不该女扮男装出府啊!”

  听了此话她更是不解,语气变得强硬起来,“此事都过了这么久,您还惦记着?尘儿不是已经被罚闭门思过了吗?”

  丞相沉默半响,将今日发生之事,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边,尹洛尘这才算是明白了,她用一句话总结道,“爹爹是因为二皇子的话让满朝文武都知道了尘儿是男子之事而生气吧?其实您最生气的是,因为此事,尘儿失去了一次当选皇妃的机会,没能给尹府添光,您说对吗?”话说她最最不解的是,二皇子明明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为何还要故意那样说,究竟他的目的何在。

  而这直白的寥寥几句,参透了丞相的心思,他还能说什么,见着自家的闺女如此淡定,冷漠与不屑,显然对这选皇妃之事无多大兴趣,于是双眸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正想开口,又被尹洛尘抢了先,“爹爹别这样望着尘儿,尘儿�瑟着,这样说吧,尘儿是男是女其实都没关系,既然二皇子点了名,那日尘儿就大大方方的男装出席又怎么?反正尘儿对什么选秀,选皇妃之类的事情,真的一丁点想法都没有,这倒也算是帮了尘儿的忙。好了,您老也不要生气了,巴掌尘儿挨了,话也理清了,说白了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您要是为此事气坏了身子那真的不划算了。”

  “你……你呀……”被她这么一说,丞相无言以对,这还是自家的闺女吗?从容到说出来的话,轻松地如讲故事般无关紧要。他除了叹气还能有什么?他的神情从起初的愤怒变为无奈,再从无奈变为纠结,而现在满肚子留下的都是遗憾,他愁眉苦脸地按着太阳穴,为尹洛尘往后的日子担忧起来,许久才起身,也罢,一切顺其自然吧。

  尹洛尘见丞相走后忽然开心地跳了起来,拉着小梅打转:“万岁万岁,爹爹妥协喽,你看爹爹妥协喽,我不用再绣花了是不是,小梅,我不用再绣花了,哈哈!”

  小梅完全无厘头,她思绪是凌乱了,她不知道刚刚挨了一巴掌的小姐,为何现在如此兴高采烈,是老爷同意她以后可以男装了,还是因为可以男装就不用选秀了,就因为不用选秀才可以不用学女红了,是这样吗?小姐这到底是有多讨厌女红啊!小梅望着一箩筐琳琅满目的线团与绸缎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拾起被老爷扔在一旁的绣品,无声地叹气着。

  时间过得很快,明日就是大皇子的生辰了,尹洛尘和往常一样过着风平浪静的日子,丞相也不再将她锁在房里了,夫人得知后,会时常的唉声叹气,她为尹洛尘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她的未来感到忧虑与不安。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