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节:为皇子选妃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酉时,太阳西斜,照得整个皇宫金碧辉煌璀璨不已。

  乾福宫,是平日里宫中皇亲国戚聚餐时的地方,这里虽显富贵但不失优雅;虽精致无比但毫不奢华。此刻下人们正进进出出忙碌着上菜,不一会儿美味佳肴便铺满了整张桌。

  梳洗后的萧凌彬焕然一新,一身绝艳锦袍出席,整齐的黑发下呈现出一张无暇的俊彦。见父皇和母后以等待多时,便上前礼貌叩见,其实这顿家宴,他心里百般不乐意,特别是见到自己的母后,在他看来,那副假笑的面孔背后,到底含有几分的真实,让人难以猜透。

  就坐后,他环顾四周,不是说家宴吗?怎能缺少他?于是开口问道:“皇兄呢?他怎么还没来!”

  皇帝满脸笑容,此刻的他卸下所有的威严,像个慈爱的父亲般,一边给他夹着菜,一边说道:“这顿晚膳,朕原本就没有叫他。”见萧凌彬一副不解的表情,他继续道:“怎么?还在生父皇的气,气也气了,罚也罚了,现在就剩下好好补了,给朕好好吃饭。”虽最后语气有些强硬,但皇帝心中是真真切切的关心,在凌书阁见到他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傻眼了,颓废至极,狼狈不堪,这哪儿像个皇子的样儿,估计这几日也没好好用餐,这才不忍心继续惩罚下去,为他设宴补过。

  身旁的皇后也勾起一抹笑,轻轻浅浅,接着将手搭在了萧凌彬的手背上,关怀备至,“彬儿,多吃点,几日不见消瘦了不少!”

  他手如触电般迅速抽回,是几日不见吗?离上次见面至少也有一个月吧,消瘦?从小到大你关心过吗?每次见面说的,不是长高了不少,就是英俊了不少,不是长胖了不少,就是消瘦了不少,除了这些还过问过什么?想到这里,萧凌彬眉头紧蹙,这顿饭怕是要难以下咽了,于是忽然起身,拱手道:“父皇母后,儿臣没有胃口,先行告退。”

  “给朕坐下!”皇帝一声厉喝,萧凌彬心里那点度量,他是一清二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责怪皇后,连正眼都不看她,每次见面都冷淡应付,多交谈几句,便开始水火不容。所谓的家和万事兴,在这偌大的皇宫里难道就不复存在吗?见他还僵直着身子,皇帝黑眸紧缩,龙颜不悦,拍桌起身,“朕让你坐下!”气氛瞬间透过紧致,让人窒息,皇后慌忙拉皇帝坐下,安抚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彬儿或许是身体不适,这才没胃口,您就随他去吧!”

  萧凌彬瞥向她,她倒是做起了好人,接着很不情愿地坐下,顺手拿起碗筷,扒起饭。皇帝见他终于肯动筷,脸色稍缓,只是这一顿饭下来谁也没吱一声,山珍海味又怎样,鲍鱼熊掌又怎样,再好的食物没有对的人分享,吃什么都觉得无味。此时他脑袋里忽然想起了那碗山里的馄饨,想起了那个丫头。只是相处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她的姓名。

  一顿饭后,皇后识趣地退下了,她知道自己的皇儿留下和她一起用餐已是相当勉强,若是再久待,恐怕又少不了口舌大战,皇帝望着她莫落的身影,心中微微哀叹。而萧凌彬和往常一样虽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但心中总是带着五味杂陈,为何她总是这样让人难以捉摸。待她身形渐远,他才转身向父皇告辞,不料皇帝将他留下,语重心长地说道:“彬儿啊,别怪父皇唠叨,你的这个臭脾气真要好好改改,你母后不易,你要学会体谅!”

  萧凌彬沉默,不易在哪儿?是上位不易?还是争宠不易?一个为了权位抛弃自己孩子的母后,能有什么不易。只要有关她的一切,他都不想听,越听越觉得怕会脏了自己的耳朵。

  皇帝见他不语,便绕到了他的跟前,“罢了,不讨论此事了。”他知道自己再怎么白费口舌都是徒劳,解铃还须系铃人。接着将话题转移,“再过几日就是聪儿的二十五岁生辰,他年纪不小了,朕想趁此机会给他选妃。你看……”

  他表情淡淡,看不出有任何情绪,“皇兄的生辰,您应该去过问皇兄吧!”

  皇帝就知道他会是这副德行,于是继续说道:“朕是想邀请各个大臣的千金前来赴宴,让聪儿自己挑选,到时你也给朕选一个!”

  萧凌彬抬眸,神色总算有了变化,“父皇,儿臣就免了。”他可不想要这种政治婚姻,不想被权力束缚。说完,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乾福宫。

  皇帝很是无奈,他总是一意孤行,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和自己年轻时候一个模子,只是这种性子再不改改,日后怕是难当重任。而萧凌彬前脚刚踏出宫门,后脚便止住了步子,父皇说要请大臣们的千金?那么丞相府的那丫头也会来是吗?忽然心里莫名的怪异,转身返回,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起来:“父皇,依儿臣看,怕是皇兄不会听从,皇兄向来独来独往,性格孤僻,若是被他知道特意安排选妃,怕是生辰那日都不会出现。”

  皇帝被他忽然返回说出的这番话,感到诧异,同时又觉得他说得不无道理,他一副满脸难懂的样子看着他,而萧凌彬有意地避开他的视线,继续说道:“若是请大臣们的公子也来赴宴,那么这场面会自然许多,男男女女也不会有尴尬之处,到时候说不定能牵上几条红线,大臣们还会感谢您这位月老,这样一来他们便会为国家更加效力,而皇兄自然也就加入了,到时遇见个心意姑娘也并非难事。”

  说白了就是一次相亲大聚会,皇帝彻底听懂他的话,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法子,对着他露出了赞许的目光,而萧凌彬说完,这才跨步离开乾福宫,唇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味深长。

  次日,朝堂上,皇帝宣布了大皇子要举办生辰之事,而大臣们听后各个点头赞同,最为欣喜的要数丞相了,换作以前,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要是被人知道家中有个傻子千金,必会引来大臣们的笑话。而现在不同,自家闺女变样后,虽有些俏皮野蛮,但也不乏聪慧伶俐,更别说这长相了,打扮起来也不比西施差,此次宴席上必会突颖而出,想着想着,更是得意起来。

  退朝后,丞相踏着轻快地步子急着回府,他要将此好消息告诉夫人,什么下月选秀都且放下,眼前要好好准备的是这次宴席,要是被大皇子选中,那么整个丞相府就更加有了光彩,想想都能笑出声,一副自信满满势在必得的样子。不料二皇子萧凌彬老早就在朝堂外等候了,见老丞相一脸喜悦的出现,便拦下了他的去路,上前彬彬有礼道,“丞相大人,近来可好,听说皇兄生辰之日,邀请了满朝文武大臣还未婚配的子女参加,那么……您家公子应该还未婚配吧,也会来喽!”说这话时,他眉头轻佻,嘴带讥诮,他是故意的,比起女装出席,他更希望她男装出现,他倒要看看在那种场合她会怎样应付。

  听到公子二字,丞相表情僵住,久久未能反应,一颗原本在云中飘荡的心,瞬间跌入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