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节:出府的代价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山洞外,雨还在淅淅沥沥,原本山里的气温就比较低,而这场雨下得更为此地添加了几分寒意。洞里柴火星星点点不再旺盛,萧凌彬早已穿上了被烘干的锦衣绣袍,而尹洛尘依旧裹着湿漉的衣裳,蜷缩着身子,此刻的她紧咬下唇,脸色微微泛白,浑身颤抖的厉害,仿似血液都跟着冻结,冰寒彻骨。

  “喂,你没事吧!”见她有些不对劲,萧凌彬探着头问道。

  尹洛尘不是没听见,而是无力回答,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是得了重感冒,要是面前有张席梦思和一床温暖的被子那该多好。而这些简直是奢侈的想法,因为此刻连找几把稻草铺地都难,更何况古代哪来的席梦思?她只好期盼天能快点亮,好早日回府。

  “喂,本王问你话呢!”萧凌彬再次发话,声音略微粗犷,含着半分愠怒。

  尹洛尘无精打采地瞥了他一眼,紧接着视线渐渐模糊,一阵晕眩,黑暗袭来,意识全无。

  “喂喂喂……”萧凌彬方寸大乱……

  待她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镂空雕花木床上,粉红色的柔软丝被覆在身上温暖至极,只是头还晕乎不定。

  “小姐,您醒啦!”好熟悉的声音,回眸,原来是小梅。好吧,她整个人恍惚起来,之前不是在山洞里的吗?怎么一晃眼又在丞相府了,她确定自己是断片了。

  此刻,小梅满脸地担忧,扁着嘴说道:“小姐,您怎么可以夜不归宿呢?昨晚还下着那么大的雨,整个府上的人都乱套了,老爷夫人更是一宿未合眼。”说完,便沉默低头望着地板。

  她的神情告诉她事态之严重,但她貌似一点也不在乎,她关心的是自己断片时发生了什么,何时回来的。于是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坐直了身子,捶了捶酸痛的肩颈,又伸了伸僵硬的腰板,接着慵懒地打了个呵欠,最后才开口,“我是怎么回来的?何时回来的?”

  小梅抬头,微微蹙眉,“小姐您忘了,今儿个上午是一名男子背您回来的。”说这话时她神情有些反常。

  男子?难道是萧凌彬那个坏蛋皇子背自己回来的?小梅继续说道:“小姐,您是怎么结识那个男子的,听那男子说,您一整晚都和他在一起。”

  一整晚,看来就是萧凌彬,没错,昨晚自己确实和他在一起。

  不料小梅又说道:“那男子长得凶悍至极,一脸的麻子,还到府上敲诈了一笔,一看就是个坏人,您是怎么认识他的!”

  额,这么一听尹洛尘就糊涂了,萧凌彬确实有几分凶悍,却也没她说的那么夸张呀,再说他明明是标准的美男型,怎么可能一脸的麻子;还有敲诈,那更加不可能了,作为一名有头有脸的皇子,他又何须此举呢?难不成断片时发生什么了吗?这脑袋一阵晕乎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接着不住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

  见自家小姐一副疼痛苦恼的样子,小梅又担忧道:“小姐,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接着用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又贴了贴自己的额头。“烧已经退下了呀?还难受着吗?”

  “还好啦,不去想就没事了!”尹洛尘暗自决心,要是下次出去再碰见萧凌彬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凶悍、麻子、还敲诈,居然会有这种事。只是……自己还有下次吗?果真,下一秒小梅便开始喋喋不休了,“嗯,什么都不用想,反正老爷都摆平了,只要小姐您平安回来就好,破点财也无妨,只是……只是老爷被您气得七窍生烟,下令要让您闭门思过,怕是以后小姐连这扇门都出不去了。”

  不会吧,尹洛尘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嗖得一声跳下了床,便冲到门前,用手拉,门不开,再加把力,门还是不开,从门缝里一瞅,只见一把拳头大小的铜锁将门死死地锁住了。哦卖糕的,彻底被禁锢了。

  “小姐,这回确实是您的不对,奴婢长这么大都未曾见过老爷发这么大的脾气。您这待字闺中的妙龄姑娘夜不归宿,那可是大逆不道的事,要是传了出去,不仅会丢丞相府的颜面,更是毁了您的名节,这样一来谁还敢娶您。”小梅神情严肃,句句真理。“老爷还说,早知道您是个闯祸精,还不如变回以前的傻姑娘,至少不会让人操碎了心,也不会闯出这么大的祸!”

  尹洛尘玉指轻轻揉按太阳穴,烟眉紧蹙。刚刚那一番话,令她烦躁不安,紧接着脸色一沉,“闯祸闯祸闯祸,我这样也算闯祸?我杀人了吗?我放火了吗?我打劫了吗?还是做了苟且之事?”

  小梅一愣,惊愕住,慌忙说道:“小姐莫生气,奴婢没有教训您的意思,只是……只是一个忠告而已,而老爷是在气头上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您下次莫要这样便是,气坏了老爷夫人,吓坏了府里上下,还……还搭上自己的名节,不值得。”

  尹洛尘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她只是对锁门之事很是不解,古董们的处事方法实在太过单一死板,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才,有思维,有理想,有抱负,充满正能量,区区一把锁只能锁住一具躯壳,怎能锁住人的心,若是他们思想不那么保守,她也用不着女扮男装又爬树来又钻洞,做些让自己都无语的事了。

  小梅见她依旧怒气冲天,便小心翼翼地上前,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小姐!”

  尹洛尘回神,面无表情,“门锁了,那以后吃饭咋办?”

  “老管家会送来的!”

  “那要上厕所呢?”

  “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厕咋办?”

  “已经为您准备了夜壶!”

  “那沐浴呢?”

  “屏风后面有浴桶。”

  喔吼,安排的和五星级酒店似的样样俱全,自己还能说什么呢?这果真是惨痛的代价啊。“请问要闭门思过几日?”这是她此刻最想知道的,既然安排的如此到位,那总有个期限吧。

  “让您待到宫里选秀为止。”

  “选秀?”这个词她太懂了,古代宫剧她看过无数部,难道这府里的二老是想把自己送进宫吗?那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暗藏杀机的皇宫吗?成为皇上的女人吗?她脑袋忽然飘过萧凌彬的身影,顿时一阵寒颤,皇子都那么大了,那么他爹一定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这不是让我认干爹的节奏吗?想到这里她咽了咽口水,出声:“何时选秀?”

  “下月初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