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节:尴尬到崩溃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话音刚落,萧凌彬便朝她这边走来,那一抹邪肆的魅惑,充斥着无端的妖孽,眼看他的魔爪就要碰触到自己的身子,尹洛尘凌乱如麻,要是被发现自己是个女人,这场面就有得尴尬喽。

  她一只手护住胸口,一只手推掌挡在他的面前,“喂喂喂,你不要过来,警告你不要过来哦!”

  萧凌彬黑眸紧紧地盯着她好笑的神情,她越是行为反常,越是加重了他的好奇,随后缓缓的漾开一抹邪恶的笑,“瘦子,难不成你的身子见不得人,本王都说了不会笑你,你又何须要防呢?呵呵。”他刺耳的笑声在她头顶响起,尹洛尘忍不住挥起拳头朝他直直地落下,不料他轻松地避开,手掌一伸,将她拳头包在了掌心,“就你这点力道还敢向本王出拳?你越是这样,本王越要探个究竟。”

  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这种有档次的调戏,叫人情何以堪。忽然他的魔爪伸近,扯住了她的衣领,尹洛尘霎时惊慌失措,脑袋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必须捍卫自己纯洁的身子,于是开始使命挣扎,就这样你推我扯,两人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就在她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摔痛的同时,混乱的大脑一个急闪,紧跟着一个霹雳炸得人五神俱飞。不对,此刻的自己上半身正埋在了萧凌彬的两腿间,最最窘迫的是她的嘴好像顶着一个软软突起的肉蛋,她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即便隔着裤子想想也叫人作恶。

  “啊~~~~~”伴着失声力竭地惊叫,尹洛尘猛地起身,身子不断地后缩后缩,“呸呸呸……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跟着提起袖子便往嘴上用力擦,想擦掉刚刚与那玩意儿接触的印痕,她死也不相信自己撞到了那里,慌乱地只想挖个地洞钻进去。长这么大还没这么糗过,这以后怎么见人,这天杀的萧凌彬,她巴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毁尸灭迹,以报心头的蒙羞之辱。

  “你……你……”萧凌彬有些说不出话,只见他俊美的脸庞泛起深思的疏离。

  望着她异样的眼神,尹洛尘瞬间清醒,这才发现自己衣衫破碎,衣领敞开,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红色肚兜完美呈现,两座山峰呼之欲出,那画面各种缤纷暧昧。

  “你……你居然是女子。”萧凌彬泛着黑色的眸子,凝视她半天。

  尹洛尘一边收拾着自己身上的残局,一边故作镇定:“是女子又怎样!”接着将身子缩成一团,不敢与他对视,心中咒骂不停,却又尴尬不已。

  萧凌彬久久无声,眸中一闪而过的死寂幽光,让人无法忽视,难怪她刚刚不敢宽衣,原来如此。此刻他脑中回想着白天与她一起的场景,其实,她在处处谨慎提防,即便这样,她那大大咧咧不忌讳的个性却不像是装出来的,丞相府真有这样的人吗?再见她蹲在角落双手抱膝,大气不敢吭一声的样子,貌似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他的心莫名地揪了一下,开口:“怎么?被本王看了身子就不开心了,还是刚刚那……放心,本王不会说出去的。”从他嘴里溜出来的话,总带着一丝戏谑之感,就没一句好听的。

  尹洛尘瞥向他,“闭嘴!”

  他唇角轻扬,勾出魅惑的笑,移到她的身旁,见她生气,他居然有种莫名的新鲜感,并带有小小的喜悦,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情绪实在太莫名其妙了。“喂,生气的应该是本王吧,且不说白天你划伤本王的手,刚刚你还投怀送抱,差点毁了本王的名节。”

  什么?苍天啊,你的眼呢?怎会让我碰见这么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的皇子。

  “你在想什么?”萧凌彬见她一副神思涣散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接着便用讥诮的目光再次打量了她一圈的身材,然后发出不大不小的一声嗤笑,“你不会是在怕本王吧?哈哈哈,放心,本王还没饥渴到看上你这副搓衣板的身材。”

  蒙羞,彻底的蒙羞,尹洛尘早已忍无可忍了,忽然立直,嘶吼出声:“你就不能安静点吗?你看看你,到底要不要脸的,说这话还敢带着笑,都碰到你那个了,你还高兴?变态,实在太变态了。”

  嗡~~~~~原来她一直沉浸在这件事上呀,他脸色一僵,唇角抽动了几下,音调低了下来,“本王,本王不会说出去的,你不相信?”

  “你当然不会说出去喽,这点我用屁股都能想出来,难不成你还想告诉全世界,说我亲到了你的那个。”骤然,整个山洞都回荡着她扯着嗓子的声音。

  萧凌彬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尴尬的情景,要知道,自己可是皇子,身边女子如云,各个倒贴都想臣服于自己的身下,别说是身体的碰触,更进一步的交缠,她们也会心花怒放,感激涕零,可面前这个倔强的女子,就因为这小小的意外而山崩地裂般地发起脾气,实在难以捉摸。不,她也是女子,她也不会例外的,他忽然将她按在岩壁上,四目相对欲要将她看穿,他要摘下她的假面具。

  “你,你想干什么!”尹洛尘的身体就像被死死地钉住般,动弹不得,整颗心提到了喉咙口。

  “你说呢!”突然他吻上她的唇,霸道而强硬,火热的舌灵巧的探进她的檀口,贪婪的吮吸她的柔软,尹洛尘双手死死抵住他的胸膛,意图把他推开,却只是被他按得更紧,吻的更深,仿似炙热的岩浆淌过,一时之间,全身滚烫不已。许久才将她放开,舔了舔自己的唇,轻哼,“也不过如此,女人都一样。”

  啪~~~~~一记凌厉的耳光迎面而来,萧凌彬躲闪不及,只觉得耳膜嗡嗡作响,好像有无数只蜜蜂在飞,锐利的疼痛如火焰般蔓延全身。接着诧异的望着尹洛尘,只见她双眸红润,下一秒便开始嚎嚎大哭,“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种行为与畜生有什么区别,强吻,你居然会用强吻这招,呜呜呜~~~~~我的初吻啊,这种情节不是我想要的,苍天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碰见个这么一个坏蛋。”

  原本要发火的萧凌彬见她一副崩溃的样子,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做错了吗?女人们不是都喜欢欲擒故众的把戏吗?怎么到她这里就不灵了?

  哭累了,喊累了,看累了,各自席地而坐,大眼瞪小眼,再无肢体交集,四周安静的只留下柴火被烧断的啪啪声,气氛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荡漾在两人眼底的是无数感情纠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