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节:孤男寡女一起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咕噜,一个完好的馄饨钻入他的口中,他的表情从蹙眉狰狞屏气开始,随着牙齿嚼拌慢慢地舒展开来,原本以为这玩意会难以下咽,竟想不到如此美味,紧接着一个吃完又一个简直津津乐道,不一会儿功夫一碗馄饨就见底了,连汤都不剩一滴。

  一旁的尹洛尘笑道,“我没骗你吧,其实偶尔品尝品尝街边小吃,也会有别样风味哦。”

  萧凌彬瞥了她一眼,没有理会,这确实与宫中的山珍海味大鱼大肉有所不同,这味道鲜美鲜美的让人意犹未尽。于是直接对着忙碌的老婆婆吆喝道:“再来一碗肉鲜大馄饨。”

  “看来是饿坏了的节奏,吃吧吃吧,把你喂饱好送你上路。”尹洛尘嘴里嘀咕着,但又觉得这话好像哪里不对,她无心深思,拖着腮帮子耐心等待着他把第二碗馄饨吃完。

  终于最后一个馄饨也下了肚,萧凌彬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露出满足的笑容。尹洛尘瞬间愣住,这是一张年轻完美的脸,这笑容怎会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萧凌彬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于是抚了抚自己的发鬓,薄唇轻抿,抽出一抹邪肆的笑:“本王知道,自己长得俊美无比,简直潘安再世,小兄弟你不用羡慕,人这相貌是爹娘给的,你家老丞相长得那样,你也就认命吧!”

  呵呵,呵呵,他这是有多自恋啊,但话又说回来,他确实长得有点长腿欧巴的气质,就他这样的,若是遇见个花痴美女估计早就深陷其中了。问世间能有几个女子会有自己这般矜持,她暗自庆幸自己不是花痴。

  “你走不走!”忽然的一声叫唤,虽音调不高,却将她从思绪里拉回,抬眸,只见萧凌彬已离自己十步之遥了。尹洛尘结了帐快步跟上,下步应该就是各回各路了吧,可见他一副享受愉快的样子,似乎没有打算要回去的光景,她一阵纳闷,今儿个总不会要当这皇子的跟屁虫吧,想了许久,她还是嬉笑出声了:“那个,我们这是去哪儿呀,要不……回家吧!”

  萧凌彬在她前方忽然停下了脚步,尹洛尘来不及止步直接撞上了他后背,慌乱,快速后退,心里漾起异样的感觉,嘴里嘟囔,“走得好好的干嘛停下来。”

  他转身,“你不是说咱们是同道中人,没有自由才偷溜出来的吗?既然溜出来了,怎能说回去就回去,至少也得玩够了吧!”他神色很是认真,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

  “你出门不带钱,玩个屁啊,你难道不知道有钱行走天下,没钱寸步难移吗?”

  “你不是有钱吗?”

  晕哦,尹洛尘脸一僵,迅速护住自己的荷包,他说得倒是很自然,顺水推舟的把问题解决了,于是上前一步,“这点钱可不够我们潇洒,我还是早点回去吧!”说完便走起。

  不料绕过他身子时,一把被他像小鸡似的拎了回来,只见他满脸不悦,“真小气,不就是几个钱吗?用完本王叫宫里人送还给你便是。本王再说一次,今儿个你哪儿都别想去,再说本王因你还身负重伤,你还好意思走了。”他琉璃般的黑眸略眯,寥寥几语,晕染出冷冽的威慑,叫人不寒而栗。

  尹洛尘�瑟着,身负重伤,好吧,她认命了,他这神情这架势,若是自己再还嘴,估计又要去鬼门关绕一圈了,于是乖乖地不敢动弹,头像鸵鸟似的垂了下来。萧凌彬自然很满意她的造型,一副旗开得胜的样子,大摇大摆向前走,“跟上,别走丢了。”

  她无奈至极,心里千遍万遍的诅咒着,碰见个天杀的皇子简直霉到粪坑里,她一路上心情都不美丽,可又无可奈何。就这样两抹身影一前一后的穿梭在林中,不知不觉回到了那片红树林。

  萧凌彬环顾四周,双手叉腰,一副纳闷,“咦,这不是刚刚我们下马的地方吗?接下去该往哪里走呢?”

  这时的尹洛尘停靠在一棵树边喘着气,头晕晕,只觉得无数星星在头顶打转,她哪走过这么久的崎岖山路,心里头一阵后悔,早知道在他推自己下马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告别,说不定现在已经碰见哪个好心人直接帮自己送回府了,这下好了,太阳快下山了,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不要出什么事端才好。

  “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走这么点路就累成这样。”萧凌彬见她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忍不住讽刺。

  尹洛尘一边捶打着小腿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谁让你的马跑这么远来的。”

  “不跑远点怎么甩掉那些官兵呢?”他又有理了。

  她深深地吐了口气,凭着来时的记忆,指向南方的小道,“走那边。”

  萧凌彬瞅了瞅她,“哦?是吗?本王怎么觉得是往北边呢!”语落,转身便跨步走起。

  是北边吗?尹洛尘眉头蹙成一团,满脸质疑,起身伸了伸腰,没法只能跟随其后。

  不知何时太阳已经躲进了山头,月亮的交班之际来了,两抹身影还在林中乱穿着,脚下的路越来越泥泞,空气也变得潮湿了些许,虫鸟蚁兽玩起了躲猫猫,时不时发出怪异的声响,尹洛尘不禁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开口,“我说皇子大人,您的方向感有问题吧,这周围死寂一片,我想,我们应该是迷路了的节奏。”

  萧凌彬停下步子,脊背微凉,被她这么一说,似乎是那么回事,但脸上依旧一副自以为是。接着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段路本王走了上百次,哪有不熟悉的道理,你跟着就是,少废话!”

  她无语到几点,错就错了,用的着撒谎摆架势吗?好吧,本姑娘只好舍命陪君子,看你闹腾到何时。

  轰隆隆~~~~~忽然电闪雷鸣,刚刚不是月亮弯弯挂天际的吗?乌云何时来挡道的?闪电雷公又是何时来作伴的?太诡异了,这天气就和面前的男子一副德行,说晴就是阴,说风就是雨。

  哗啦啦~~~~~骤然间大雨倾盆,两人不知所措,无头苍蝇似的直蹿前方,幸亏老天有眼,不远处有一山洞正好可以避雨,二人不约而同的钻了进去,“该死的!”萧凌彬漆黑的眸中隐约掠过愠怒,接着直接将身上的锦袍退下光起了膀子,

  “喂,瘦子,你到那边找找有没有干的柴枝,好捡来生个火,这衣服全湿透了穿着难受。”

  “哦!”尹洛尘没有过多的表情,黑灯瞎火的在地上摸索着,总算捡到了一些,这是没有打火机的世界,萧凌彬捡来两块火石,碰撞碰撞再碰撞,至少用了半个小时,才成功将柴燃起。

  喔吼,当光亮洒满整个山洞时,尹洛尘才发现他上身是光的,细腻滑嫩,肌理分明,要不要这么性感啊。

  “咳咳!”萧凌彬见她失神,故意轻咳出声,接着招摇地笑了笑,“怎么又开始羡慕本王的身材了?”

  尹洛尘瞬间回神,脸颊绯红连忙将头垂下,小心翼翼地从衣角开始一点点的将身上湿漉的衣服拧干。

  “你真是不嫌麻烦,大家都是七尺男儿,干脆点脱了便是。”

  “不……不要。”

  “你怕什么?怕本王笑话你的干煸身材吗?”

  “不……不是。”尹洛尘开始慌乱了。

  “既然不是,你慌什么?要不要本王帮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