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节:他是多面皇子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实际上萧凌彬并不是想发火,只是在这没有人烟的林子里,加上唯一能识路的马儿也跑了,这前没路后没道的,若是留下他一人,心里也有些小许害怕,于是萧凌彬双眸略眯,嘴角勾出一抹笑意,故作亲和,“再怎么说,今日遇见也算是兄弟一场,和本王做兄弟你可是捡了大便宜,怎么?这么快就想离开了!”

  谁稀罕,尹洛尘心里正各种�瑟,巴不得立马分道扬镳,但这种情绪万万不能让眼前这位阴晴不定的皇子发现,她可不想再次与死神过招,“呵呵,呵呵!”她爽朗地笑出了声,装出一副巴结的样子,“确实万分荣幸,就因为荣幸,所以更要回家,您看今儿个我一副狼狈模样,要是与您同行,怕是丢了您的颜面,要知道您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要不下次咱们正装出席,选一高档酒楼好好把酒饮欢,正式结拜做个兄弟,您说呢!”

  “切!”萧凌彬不是傻子,心里自然知道她在故意找理由,他忽然凑近,吓得尹洛尘往后退了一步,他嘴角勾出狭讽之笑,双眸俯视,“你是在害怕本王吗?”

  晕哦,咋眼一看,他长得真够美丽的,她的小心脏莫名地扑扑直跳,造孽啊,第一次和男子挨得这么近,而且是个十足的美男,她怎能正常。但几秒钟后她忽略了自己凌乱的思绪,故作镇定,其实心中早已通透眼前的皇子难缠程度,咽了咽口水,唇角触动,“谁……谁说我怕你了,我只是害怕爹爹找不到我而乱了整个丞相府。”

  “好笑了,本王都不怕乱了整个皇宫,你区区一丞相府怕什么?”萧凌彬唇角轻扬身子又向前了几分,继续趾高气昂,“今儿个本王高兴,允许你跟随本王,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休想离开半步,总之一切后果由本王承担,怎样?这下你好满意了吧!”

  尹洛尘哭笑不得,她越是想逃离,事情的发展便越是难以掌控,这怪癖太自以为是了,也罢,谁让自己碰见这么个无赖呢,她又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俊彦。不料萧凌彬以为她又想拒接,忽然伸手死死地捏住她的手腕,眸中满是阴蛰,“你敢走,我现在就杀了你!”他的忍耐力真的很有限,一次次的被拒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你干嘛!”尹洛尘慌乱一片,用力地挣脱,竟想不到自己小指上的戒指划伤了他的手掌。

  “啊,该死的!”萧凌彬霎时掌心殷红一片,望着自己的伤口,一副痛死痛活的表情。

  就流这么点血用的着这么夸张吗?尹洛尘心里一阵纳闷,但更多是不好意思,于是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锦帕,上前给他包扎,“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总是一惊一乍的,让我觉得有些慌乱。”她抬眸望着他,没看错吧,他居然会有委屈的表情。

  “本王自小怕血怕痛,所以宫中的人总是小心呵护着,从未受过半点伤,今儿个还是第一次。”接着,他声线突然软下来,透着极致优雅而魅惑,憋屈道:“你看,本王因你而受了重伤,你必须要负责。”

  什么?重伤???这也算重伤???尹洛尘勒了个去,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一会儿一个样,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不过想想也算了,再怎么说人家确实因为自己的无意而受伤,再加上他的身份摆在哪儿,今儿个不负责到底谁也别想回去了。

  咕噜噜,某男肚子的饥饿声打破了她的思绪,响得还真是时候,萧凌彬捂着胃一阵尴尬,尹洛尘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戳他的肚子,“饿了?”

  他点了点头,“本王肚子空城计已久,又加上第一次见红,必须要去吃顿好的补补身子。”

  第一次见红?想想女人第一次来月经也不需要大补吧?尹洛尘表情僵住,只见他从头到脚的在搜索着什么,许久,脸色突变,一本正经道:“既然是你让本王受伤的,这顿自然要你请。”

  “忘带钱包了吧!”尹洛尘眨巴着眼语气平平,明明身无分文,说的比唱的好听,“好吧,我请你!”

  此刻的萧凌彬低头不语一脸尴尬,像个孩子似的紧跟她身后。这气氛转变的倒是和谐了许多,看来这外表凶悍死要强又爱面子的皇子,其实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那么点架势。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多余的话,尹洛尘一看天色不早,心里想着到哪里随便吃点填饱他的肚子,好赶紧送走这个瘟神呢?

  而萧凌彬心里对眼前这个瘦小无比的公子哥有了些许的好感,他虽然有点娘们儿,但心眼不坏,且不说行为举止都与别人不同,最主要的是,她不像别人那样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而毕恭毕敬的对待,她毫无忌讳的性子,确实是个有趣的货,此刻的他貌似将她一切无礼的行为抛之脑后。

  绕过山间小道,他们来到了一个江边,就在江边上,有位老婆婆正摆着一个摊位,摊位上方写着“肉鲜大馄饨”,几个赶路的客人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这香味四处飘散让人直流口水。就这个吧,尹洛尘一阵兴奋,走这么久也该累了,坐下休息休息,歇个脚,填个肚,赏个景,不错不错也。于是一屁股坐下,叫道:“老婆婆,我要两碗肉鲜大馄饨!”

  萧凌彬见尹洛尘在这破旧不堪的棚子里坐下,便着急道:“你不会让本王也吃这个吧!”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本王本王的,叫得跟与世隔绝似的,这里可都是平民百姓,不要把别人吓着。”尹洛尘细声提醒着。

  “可我是皇子,我是皇子。”他一脸不满,语气硬朗,再三强调:“皇子怎能吃老百姓的低级食物。”

  “你就别闹腾了,这荒郊野外有的吃就将就着吃点吧,难不成你要我在这儿变个酒楼给你?再说,老百姓的食物怎么就低级了,你们皇亲国戚不也就靠着这些百姓才吃到山珍海味的吗?”面对尹洛尘忽然的认真,萧凌彬内心深深地被震了一下。

  这时老婆婆笑眯眯地端上了两碗馄饨,说道:“两位也是赶路的吧,趁热吃,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老婆婆!”尹洛尘礼貌地点头微笑,接着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而一旁的萧凌彬看着碗中一个个浮起的白色东东,用勺子翻来覆去也没捞上一个送进自己嘴里,心里嘀咕着此物就是馄饨?怎么看都像是猪食,确定能吃吗?再摸摸自己的肚子,咕噜噜的饥叫不停,脸色越发的纠结起来。

  尹洛尘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一阵好笑,皇子就是皇子,其实最没见识的就是这些被圈养的人,什么都要讲究,什么都要顾及,于是打趣地说道:“兮兮惨惨啊,肚子都叫成这样了,还忍的住,你的胃真能扛,难道你不知道真正的美味在民间吗?”

  萧凌彬咽了咽口水,不管了,捞起一个,提心吊胆地往嘴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