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节:惹怒奇葩男子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闭上你的嘴!”身后的男子语气变得不悦,一声喝斥,俊眉紧蹙成锋,双眼如鹰鹫般盯着前方,单手挥鞭用力地抽打着马臀,马儿更是疯狂地直奔。

  尹洛尘望着他的神情,再望向身后穷追不舍的官兵,这才有点明白过来,提着胆子问道:“他们是在追你吗?你该不会是逃犯吧,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

  “你再敢开口,便将你从马背上丢下去,要不要试试?”那男子俊彦狰狞而愤怒,似岩浆翻滚。

  尹洛尘一阵紧张,额上冒出大颗冷汗,原本紧贴的身子更是往他的胸膛挪了挪,再次开口:“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好人。”虽然她强作冷静,可声音还是难以自制的高亢,怕他听不见似的。

  “真烦人!”那男子很是不耐烦,可又不能真的将她丢下去,若是那样,依他现在驾马的速度,她这副柔弱的身子骨,必会有个三长两短。而眼下最重要的是甩开身后的官兵,于是强忍怒火,不再开口,继续驾马飞驰。

  不知不觉他们驶进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红树林。在碧海蓝天的背景下,这片红树林婀娜婆娑,风光旖旎。这时马儿已经止步,那男子一把将尹洛尘推下了马,冷冷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吃痛的尹洛尘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副不满的样子直直地瞪着他:“你这人真是搞笑,没经过我同意,把我拽上了马,没经过我同意,又把我扔下了马,然后在这荒郊野外的让我自己走回去,你脑残吧!”对于这莫名其妙的一切,她只能用无语来形容。

  不料那男子挑了挑眉,邪肆一笑:“我做事从不要理由,怎么?不开心了,这位小兄弟,今儿个能与我策马奔驰那你是的福分,还不满足吗?”

  “福分你个头啊!”尹洛尘简直怒气冲天,上前一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爹可是丞相。”

  “哟哟哟,好大的官呀,我怎么从未听说丞相有个儿子呢?”那男子“嗖”的一下,跳下了马,笑意更深,一听是丞相府的人,便好奇起来。

  尹洛尘瞥了他一眼,“你就一逃犯,能知道什么?”

  “谁说我是逃犯了。”

  “不是逃犯,你怕官兵干嘛?”

  “这用不着你管!”那男子忽然走到她身旁,将她好好打量了一番:“瞧你这膀子瘦成这样,怎么,是你们丞相府没的吃呢?还是没的吃呢?还是没的吃呢?”

  见男子正盯着自己身子看,尹洛尘慌忙将手交叉护在胸前,一脸的不自然:“看什么看,这也用不着你管,我减肥呢,现在流行骨感,你懂个屁!”

  那男子忽然笑出了声,俊彦俯前,黑眸细细审视,似要将她穿透,“呵呵,看来你懂屁。要不这样吧,你就在这儿待着,我先走了,若是经过你家丞相府,我吆喝一声叫府上派人来接你,可好?”,他一点也不想和眼前这个瘦不拉几的怪癖周旋,语落后,便转身迅速跳上马,欲要狂奔,脚踝却被尹洛尘死死拽住。

  “我回不去,你也别想回去。”接着她使出浑身力气,将男子从马上拽了下来,一个未站稳,两人直接倒地。

  “该死的!”那男子黑眸略眯,直接翻身,跨坐在她的身上,一手揪住她的衣领,一手高高扬起拳头,别人对他都是哈腰点头以礼相待,而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丞相之子敢如此无礼,原本看他还有几分风趣,熟不知还得寸进尺了,看来不教训一下,今儿个还真是走不了。

  尹洛尘看着眼前男子忽然释放出的凶悍气势,整个心揪成了一团,再加上男女授受不亲,这不堪入目的姿势,真是尴尬到死,只好紧闭双眼,等待着他的拳头落下。不料一旁的马儿,不知哪根筋搭了错,一声嘶叫,前蹄上扬,一溜烟蹦�蹦�地朝林子深处跑去。

  那男子见马儿独自逃走,瞬间一脸的茫然,收回拳头快速起身,朝马儿唤道:“该死的,快回来,快回来。”

  “哈哈哈哈……”尹洛尘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坐直了身子,嘟起小嘴说道:“看吧,就你这人缘,连马都嫌弃你,这下好了,大家都不用回去喽!”

  “该死的!”她的讽刺之语瞬间让男子怒气汹涌,比之先前更甚。

  尹洛尘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心里就是觉得好笑,还�瑟地说道:“该死的,该死的,你就只会这点台词。”

  那男子黑眸陡然骤缩,杀意四起,转身,单手陡然用力,狠狠掐住她的脖颈,唇角讥讽含笑,黑眸傲然俯视,仿佛她只不过是只蝼蚁,轻微用力,便会粉身碎骨,接着一声厉喝:“该死的就是你!”

  尹洛尘在没有防备之下,丝毫不知自己说出的每句话都是致命的导火线,此刻的她只觉得胸腔阻塞难受,沉闷不堪,呼吸异常困难,却无力反抗。就在她脸色从红到紫,从紫到白时,那男子陡然松了手,脸色略略缓和,见她狼狈至极的模样,俊雅的容颜勾起一抹怪异的笑,添了三分邪魅,美如皓然明雪,接着语气淡入泉水,“别在惹怒本王,本王的忍耐力有限。”

  “咳咳咳咳……”尹洛尘拍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吸着气,今儿个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遇见这么个奇葩,一下风一下雨的差点被整死。他刚刚说什么,本王?他自称本王??她这才反应过来,用诧异的眼光望着他。

  “怎么,还想再死一次,本王要不是看在老丞相的面子上,早就将你捏死了。”那男子琉璃般的黑眸略眯,不屑地望着她一副吃惊的样子,趾高气昂地说道:“没错,本王就是当今二皇子萧凌彬,怎么,你家老丞相没告诉过你,呵呵,还真是没有见识。”

  二皇子?天杀的,难怪那些官兵在追他,可想而知,他也是偷跑出来的吧。尹洛尘发誓若是知道他是这么有来头的人,一定会避而远之的,她看过无数本穿越小说,只要和皇子王爷搭边的女子都会吃上一番苦头,她可不想重蹈覆辙书里的故事,于是咽了咽口水,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这位皇子大人,是小的有眼无珠,今儿的事,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再说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就因为没有自由才偷溜出来的,您说对吧!您看,现在时辰也不早了,要不咱们各自回家吧!”说完便悄悄地往后退退退,转身正要迈腿。

  “现在想要撇下本王,可没那么容易!”萧凌彬音调不高,威慑力却十足

  尹洛尘顿觉脊背微凉,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