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节:碰见无赖少年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好热啊,什么味道,好特别,貌似越来越呛了。”尹洛尘朝周围嗅了嗅,微微蹙眉,“不像是饭香呀!”

  小梅也觉得味道越来越浓烈,于是绕过灶台,这才发现小姐身后有团火烧得正旺,她顿时惊慌失措,指着她大叫出声:“小……小小姐,是您烧起来了。”

  “我烧起来了?”尹洛尘惊讶,转身,只见裙摆已被烧了一大半,一阵灼热感袭来,她立马起身慌乱地在厨房里乱窜,而跑动的风速大大加强了燃烧的速度,眼看就要烧到她如瀑的长发了,她才反应过来,惊叫:“水,水,水在哪儿。”

  哗~~~~小梅将一旁水桶里的水全都泼到了她的身上,她霎时成了落汤鸡,不管怎样,火算是灭了。

  “小姐,您没事吧!”小梅上前到处打量,并小心翼翼地问道:“伤到哪儿了吗?”

  “你看我像没事的人吗?”尹洛尘的心还扑扑跳着,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她倒吸一口气,自己差点活生生地被烧死,想着就后怕。

  这时,老管家听到声响,带着一群下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只见厨房凌乱一片,一旁小梅不知所措,而自家小姐裙摆破烂,浑身湿漉成灾,模样狼狈不堪,这场面他已经猜到了事情发生的大概。于是面色微微暗了下来,神色变得认真了些许,语调沉稳:“梅丫头,还不快带小姐回房沐浴更衣,小心得了风寒,再说这般模样要是被老爷夫人知道,你可要遭殃了。还有,其他人将这里好好收拾一下,此事千万不能张扬。哦,对了,一会儿炖只鸡送到小姐房里,记得多放点生姜去去寒。”

  “是,管家。”下人们开始各自忙碌起来。尹洛尘这才回神,感激涕零地望着眼前这位老古董,他安排地真的好贴心啊,只是语落之后,他眼神一直落下一旁的小梅身上,而小梅正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一脸的尴尬,有猫腻,一定有猫腻。

  有惊不险的一日终于过去了,此刻的尹洛尘躺在床上,脑袋里回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嘿嘿笑出了声,有趣有趣,古代的生活还是蛮刺激的,看来自己的适应能力极强。只是,以后还能出去吗?她指尖抚上手腕上的玉镯,想起了那个令她心存涟漪的男子,想起他那唇角轻扬勾起的淡笑,实在令人意味深长。

  几日的安分后,尹洛尘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她想出府,她的性子实在不适合做宅女,而且每每看到手腕上的玉镯,她总是忍不住想起他,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便冉起她月满西楼里的“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绵绵思绪。情,是亘古不变的话题,缘,也许是个千年难解的谜。总之,这回她的那点心思彻底栽到了美男身上。

  只是现在她寸步难行,自从那日后,前门后门把守的得更加严谨了,连后院的那颗梧桐也被砍了,想要出去,没门。尹洛尘自然不甘心,在府里逛悠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门,只是这扇门不是人走的,而是狗走的。

  她来回踱步,边走边思量着,就一墙之遥,到底要不要做这种无下限之事呢?想到这里,她忽然停下脚步,钻吧,没有什么事比自由更为重要,钻个洞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最终她下定了决心,只是自己这身装扮显然不行,还是男装出门比较方便,若是碰见街头恶霸也好有个对应!她是那种风一样的女子,想到什么必会做到。

  这次她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于是独自一人偷偷换上男装,轻手轻脚地来到狗洞前,犹豫片刻,还是一鼓作气地钻了出去。

  外头的空气就是新鲜,尹洛尘伸了个懒腰,心情瞬间变得美丽,无拘无束才是她想要的。随后踏着轻快地步子,走向繁华的街道。

  “宝龙玉坊”没错,就是这里,今个儿她出来可是有目标的,刚踏进店,老板就认出了她,喜笑盈盈地上前招呼起来:“这位小哥,几日不见来得正好,本店刚到了一批上等的好玉,快来瞧瞧!”

  “哦?”尹洛尘一边应和,一边东张西望,很自然地问道:“既然到了上等的好玉,那么上次那位公子也会来吧!”

  店老板是个谨慎之人,见她是来打听上次那个人的,态度瞬间变了样:“我说这位小哥,您就死了这条心吧,他可不是一般人能见着的,再说我这儿是卖铺,您要寻人,请到衙门!”

  “这嘴还是这么紧啊,哼,小气,还真懒得问你,我每天在你店门口蹲点总可以吧!我就不相信逮不到他。”尹洛尘莫名地生气,嘟起小嘴喃喃不停。

  “小哥,您是要继续看玉,还是去衙门找人呢?”店老板故意打趣地问道,他也不管眼前这位是不是丞相府的人,得罪也罢,生气也罢,总比自己掉脑袋强。

  尹洛尘眯起眼,眸色越来越沉,冷冷地扔下一句:“我走便是!”

  店老板无奈,叹出一口长长的气。

  走出店门后,她左顾右盼,一时间竟不知该往哪走,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路中央的尹洛尘忽然手足无措,马儿越近,她心跳越快,来不及闪躲,害怕得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

  “驭!”一声喊叫后马停下奔跑的蹄子,止在她的面前,马儿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吓得她直冒冷汗,万一这马要是没刹住,从自己身上踏了过去,那不就成了死翘翘的肉饼了吗?她舒了口气,庆幸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没死。

  “该死的,不要命啦!”马背上的人儿吼道。

  尹洛尘这才后退一步,离开了马鼻子,抬眸,咦,此人长得挺俊俏的,只是缺少了古人该有的气质,用现代语来形容,他就一diao丝,尹洛尘挽起袖管,手往腰上一插,也吼道:“是你不会骑马吧,这么宽的路不走,非得往中间驶,要是伤到我,你赔的起吗?”

  “呵呵,好大的口气。”马上的人黑眸危险地眯起,好看的眼角若皓雪长空,剑眉入鬓,略露不悦,“杀了你都无妨,何须要赔?”

  “哟,你这丝敢这么说话,拿杀人当游戏吗?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呵呵,到我这儿可不起作用。”那男子唇角浮出一抹狡黠的笑,很是不屑。

  这时,不远处一大批官兵朝这边赶来,马上的男子霎时神情突变,慌乱不已,对着面前挡道的尹洛尘吼道:“让开,快让开!”

  不料尹洛尘没弄清楚状况,打开双臂,更是霸道起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该死的!”那男子顾不得那么多,“驾”的一声,蹄子迈开,直接将她拉上了马,乘风跑起。

  尹洛尘在马背上颠簸着早已晕头转向,身子紧紧地靠在男子怀中不敢动弹,整个人慌成一片,语无伦次:“你是谁?你贵姓?你妈是谁?你要带我去哪儿,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