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节:主仆二人被罚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尹洛尘回到了那堵墙下,两手叉腰气喘吁吁,她感叹着自己拥有惊人的记忆力,居然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街绕了这么久,还能找回原来的路。只是现在新问题摆到了她的面前,这堵墙这么高怎样才能爬回去呢?在墙外她周旋了许久,眼看太阳就要下山,若是再不回去,估计府里要乱套了,想到这里她决定直接从正门走。

  于是她鬼鬼祟祟地绕到了前面,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家的大门原来如此气派,红色的木门,红色的柱子,红色的雕顶,再加上大门两侧矗立着的两头威武石狮,这种格调的搭配给人一种庄重之感,用高大雄伟、气势恢宏一点都不为过,而门外有两个侍卫正在把守。

  “噗斯,噗斯。”尹洛尘躲在石狮身后用最老土的方式引他们的注意。

  侍卫听见声响,便朝她的方向望去,见一人鬼鬼祟祟,吼道:“喂喂喂,哪个这么不要命的,敢在丞相府门口溜达,这不是你玩的地方,走远点。”

  “噗斯,噗斯,是我!”尹洛尘探出脑袋,再次强调:“看清楚,是我!”

  侍卫眯起眼,也探了探,看清是个男子,更加不屑起来:“又一个送礼的吧,这位秀才你也省省心,我们家老爷可是清官,送什么他都不会见你的。”

  尹洛尘无奈地吐了口气,自己一身男儿装扮,这也难怪人家认不出,于是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声音略微粗犷,含着半分愠怒,“眼瞎是不是,连我都认不出了!”

  “小……小姐。”两侍卫瞪大眼惊慌失色,接着揉了揉眼眸彻底看清后,这才上前拱手道歉:“小姐莫生气,刚刚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看您这身行头穿得跟翩翩少年似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清新俊逸,风流倜傥,简直是……”

  “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是吗?什么跟什么嘛?”尹洛尘听得有些不耐烦,面色如铁,音调沉稳,直接掐断了他们的话,“我要回府,需要你们掩护,悄悄地进去不能让府里任何人知道,什么意思你们该懂得。”

  “这……”侍卫两两相望,一副复杂的表情。

  “怎么?不乐意?”尹洛尘微微皱眉。

  侍卫一阵焦虑,忙解释:“不是的不是的,小的不敢,只是……”话没说完,大门忽然被敞开,只见丞相和夫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对着侍卫说道:“怎么样,小姐回来了吗?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没个音讯,真是急死人了。”两侍卫霎时将目光移向尹洛尘,丞相与夫人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俊俏的小哥正是自己的闺女。

  “嘿嘿,嘿嘿,爹爹娘亲!”她傻笑,低头咽了咽口水,没想到他们还派人去找了,看来要挨骂喽。

  厅堂中央,尹洛尘正对着四柱香跪着,二老为了收收她顽劣的性子,这才动用了家法,罚她跪上一个时辰和不准她用晚膳。其实二老心里满是不舍与心痛,但在教育上他们对错分明,不打不成材的观念一直灌输着他们的思想,他们觉得这样是为了她好,再说女扮男装成何体统,实在不像话,今儿个确实将二老惹怒了。

  “天杀的,姐腿都快没知觉了,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真是吃不消啊,可怜的膝盖,可怜的胃。死小梅,怎么到现在还不出现。”她自言自语着,浑身没劲着,她哪吃过这种苦头,这可是严重的体罚啊。看着眼前的四柱香燃烧的如此之慢,她死了的心都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尹洛尘这才想起怀中的锦盒,她将它打开,一对晶莹剔透的玉镯映入眼帘,这是上天故意安排的吗?在这个未知的时空里和妈妈一模一样的镯子相遇,它是不是也带着妈妈的思念呢?接着将玉镯轻轻地套入自己纤细的手腕,对着它微微勾唇。

  这时她又想起白天在玉器店碰见的美男,若不是他大方割爱,她也不会得到它,他是个有来头的人,这点肯定没错,连店老板对他都敬畏三分,只是他越发这么神秘遮掩,她越发的好奇,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对了,他爱收集古玉,那么他肯定还会出现,想到这里,尹洛尘双眸冒出喜悦的光芒,莫名地期待起来。

  “小姐,您怎么还不起身,一个时辰已经过了!”只见小梅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忽然从她身后窜了出来。

  “鬼啊。”尹洛尘被吓了一跳,拍着胸口盯着她缓了口气,接着开始责备:“你走路不带声的吗?死哪儿去了,今儿个我出府的事不是让你保密的吗?说,是不是你告的密。”

  小梅浑身一颤,满脸无辜,一边吃力地将她扶起,一边委屈地说道:“奴婢才没有呢,是夫人在府里上上下下都找不到小姐,慌了神才问奴婢的,奴婢……奴婢也是被逼供的,这不,被罚了一下午在后院劈柴呢?”

  尹洛尘见她说得楚楚可怜,难怪回来一直都没见到她的身影,原来也在享受体罚,也罢,她已无心责怪,主要是自己双腿麻痹无感,全身酥软无力,胃里空空钻痛,早已自顾不暇,还能有心顾上别人?看来今儿个主仆二人都尝到了苦头。

  当二人相扶相搀路过厨房时,她忽然停下脚步,小梅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提醒着:“小姐,奴婢知道您肚子饿,可是夫人说了,今儿个晚膳您是不可以进食的,再说她早已吩咐厨房把饭菜都收拾干净了,一丁点儿吃的东西都没有,咱们还是回房吧!”

  尹洛尘摸了摸肚子,咽了咽口水,嘴里嘀咕:“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有饱饭吃才是第一,不吃饱拿来的安康,更何况我又是一个吃货,怎么可能会委屈自己的胃。”接着转头对着她认真地说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姐,小姐。”小梅还没反应过来,见自家小姐已经钻进了厨房,看来今晚有得折腾了,不管了,小姐是她的天,她陪她怎么折腾都是心甘情愿的,只是心里暗自祈祷,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原本以为做个饭菜很容易,可是尹洛尘竟忘记了这可是古代,什么煤气啊,微波炉啊,烤箱等等都没有,摆在面前的只有一个大灶台和几个大小不一的铁锅,这顿饭咋整啊!

  “那个……那个……”

  跟在身后的小梅看着她不知从何下手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小姐是不是想说您不会做饭啊!”

  她咧开嘴一阵尴尬:“我不是不会啦,只是这些个庞然大物,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

  “什么你们它们的,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老爷从不让您进厨房,您怎能认识它们。”

  “那你来做饭,我来生火!”

  “您会生火?您确定可以吗?”小梅表示有些质疑。

  “嗯!”她自信满满地回答,记得以前,每次和朋友出去野炊,生火这档子事她可是最内行的。

  夜越来越深,厨房上空炊烟袅袅,厨房里面也是袅袅炊烟,因为没有油烟机的缘故,尹洛尘被呛得睁不开眼连连咳嗽,熟不知一小小的火苗正在她的裙摆下方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