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节:智斗挡道恶霸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她快速踏出店门,左顾右盼还是不见那抹白色身影,难不成他会传说中的凌波微步,怎么可能一眨眼功夫就不知去向了呢?尹洛尘心里嘀咕,于是转身回到店中,对着正在记账的店老板问道:“老板,刚刚那男子是谁?姓什么名什么,家住哪儿你可知道?”

  “您打听这个干嘛?”店老板放下手中的笔,深深地凝视她一眼,神色清冷淡漠地说道:“这位小哥,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想要的东西到手了,不是吗?”这时,他忽然伸手拿起放在柜台右侧的鸡毛掸子,一边清理店中的灰尘一边吆喝道:“今儿个做了这宗大买卖,本店可以提早关门喽!小李子快来帮忙。”

  他的这个逐客令下得倒是自然,尹洛尘自知从他口中是得不到答案了,于是识趣地离开了玉器店。

  在回府的路上,她一直心事满满,脑袋里全是刚刚那美男的身影,他勾魂的笑容,他饮茶时滑动的喉结,被他触碰的温暖指尖,再加上他如此的大方,真的,无一处印象不深,实在是男人中的极品,太帅了,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她被自己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吓了一跳,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爱上了古董。

  尹洛尘继续走着,眼神不忘四处�望,希望能在街角某处遇见那位男子,不料远处热闹的人群里传来刺耳的打骂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尹洛尘好奇地朝那个方向走去,只见一昂藏七尺的彪形大汉,正粗犷地揪住一丫鬟的衣领,吼道:“叫你让开,你是耳聋吗?”

  那丫鬟狠狠地瞪着他一言不发,而她身后站着一位素净娥眉,碧波小脸,肤如白玉,肌若白瓷,青丝流泻,淡黄长裙,婀娜多娇的淡定女子。尤物啊,尹洛尘一阵感叹,看这场景貌似是恶霸强抢良家妇女的节奏?

  “啊!”随着一声惨叫,没有任何防备的丫鬟被彪汉甩到了两米之外,她翻滚着疼痛的身子,嘴里喊道:“小姐快走,小姐快走!”好忠诚的丫鬟,看似弱小无比,却有着汉子的性格,尹洛尘深感佩服。

  “想走,可没这么容易!”那彪汉踱步向前,饶有趣味地勾起那女子的下巴,双眼冒光:“既然出来了,怎么也得陪大爷我爽快爽快吧!”

  “拿开你的脏手!”那女子并不慌张,倒是勾起一抹销魂的笑:“想要乐呵去花满楼便是,在这大街上成何体统!”

  “呵呵!”那彪汉不屑地笑出了声:“你还懂得矜持,真是笑话了,这大街上有谁不知你是花满楼的花魁,睡过的男人数不胜数,怎么,今儿个在大街上胆子变小了,来浪一个呀,浪一个给大爷瞧瞧!”说着说着邪肆的大掌,覆上她的胸口,漫过白皙的肌肤,一副极其享受的表情,看得让人想吐。不料“啪”的一个巴掌声响起,彪汉脸上霎时火辣辣的透出了五个手指印,紧接着怒火冲天,他用力扯开那女子的衣裳,顿时她大半个香肩裸.露出来,白皙如瓷的肌肤泛着象牙般的光泽,令人遐想无限,而此刻那彪汉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袭向她。女子这才惊恐如兔,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喊道:“你个畜生,放开我,放开我!”

  “精彩精彩!”一旁的尹洛尘实在看不下去,一边走向他,一边鼓掌喝彩:“现实版的********看得有劲道啊!”

  那彪汉停下动作,吼道:“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敢破我雅兴啊!”转身,从头到脚的打量尹洛尘一番:“哟,长得跟娘们似的敢在我熊大地盘上撒野,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尹洛尘唇角讥讽含笑,倒是胆大地挤到他们中间,故意将他和女子隔开,和这彪汉来了个面对面,“你叫熊大,我还光头强呢!”接着伸出玉指一边戳着他的胸膛,一边说道:“你看看自己,长得多好,肥头大耳航空母舰似的,好好的人不做,做什么地头蛇,也不怕周围的人笑话!”随后又拍了拍他八戒似的肚子,继续讽刺道:“这肚子好啊,别人那肚子装得是墨水,你这肚子装得全是油水,我说熊大,别在街上闹腾了,都知道她是青楼女子了,你还搞什么,咱男人不穿破鞋,要是染上艾滋梅毒什么病的,那可是要断子绝后的呀!”

  此刻的熊大与尹洛尘四目相对,黑黝黝的眸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话说,他压根没懂她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最后那“断子绝孙”四个字倒是让他彻底清醒了。“小子,你的意思是她有病,碰不得?”熊大半信半疑地吐出这句话。

  尹洛尘顿觉好笑,悄然隐藏起心中的异动,不让他瞧出来,接着挑了挑眉反问道:“你说呢?”

  熊大黑眸陡然沉暗,揪过尹洛尘的衣领,在她耳畔撂下狠话:“看你这小子是有几分机灵,若是敢耍本大爷,由你好看,要知道本大爷在这可是一手遮天,看上的东西谁也夺不走,当然,那种不知死活专门搞破坏的,本大爷必会将他送上乱葬岗。”语落,将她一把推开,扬长而去。

  这时,那丫鬟搀着女子走到她跟前,欠了欠身子,说道:“谢谢这位公子相救,若不是你,恐怕我们家小姐就……”

  尹洛尘唇角勾出一抹温暖的笑意,一边伸手将那女子滑落的领口整理好,一边说道:“下次碰见这种街头恶霸要绕到而行。”接着水眸静静凝视着她:“刚刚听他说你是春满楼的花魁?”仔细一看她这幅长相真的是妖媚可人,花魁这名号当之无愧。

  那女子睫毛微动,如蝶翼轻舞,她从未见过如此温文尔雅的正人君子,就刚刚为自己整理衣领时,她心中对他瞬间燃起异样的火苗,于是羞涩的脸庞微微下沉,低声细语:“小女子名雅蝶,确实是春满楼的花魁。”

  “这位公子别误会,我们虽然在烟花酒地中谋生,但是我们小姐是卖艺不卖身的!”一旁的丫鬟撅起嘴插了一句。

  尹洛尘笑道:“在那种地方谋生,想必是身不由己吧,好了,那恶霸走远了,你们也好回去了,像你们这两朵花走在街上,确实有些招人眼,没法子,谁让你们长得这么好看呢!”说完,她便踱步离开。

  “公子却慢。”那女子忽然拉住尹洛尘的袖口,露出温柔恬淡的笑,水眸泛着耀眼的光芒,明若琉璃,“还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家住何方,改日若是有空,雅蝶必会亲自登门拜访,感谢今日的搭救之恩。”

  公子长公子短的听得尹洛尘有些尴尬,于是转身一笑,“登门拜访倒不必了,有缘自会相见,你们走好,拜拜。”出来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吧,这古代没有手机手表的,连时间观念也变得模糊了,总之现在她也不想和眼前这位美女周旋,只想赶快回府,若是被发现那就惨喽,想到这里,尹洛尘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身后的雅蝶视线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消失在人群里。一旁的丫鬟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家小姐这么反常,于是问道:“小姐,您怎么了?”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雅蝶依旧望着远方。

  “小姐,您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