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节:玉器店的美男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尹洛尘独自穿过几条迂回走廊来到了后院,发现这里有棵高大的梧桐树,梧桐的树枝直接伸向墙外,她一阵窃喜,心想只要爬上这棵树顺着树枝就能出府,于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树,似乎一切都那么的顺利,差一步之遥马上就要成功了,不料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她一阵慌乱,顾不上那么多,蹦�一下跳出了墙。

  “哎哟,姐的屁股!”此刻的她跌在路中央狼狈不堪,只觉疼痛感袭来,但是很快兴奋的新鲜感取代了所有的疼痛,“哈哈,我终于出来了!”她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用怪异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她,尹洛尘心里疙瘩泛起快速起身,拍拍屁股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拖着踉跄的步子逃离现场。

  原来这条街道这么繁华,车马粼粼,人流如织。路上的行人更是千姿百态,一张张脸庞各具特色,有苍迈的老人,风雅的女子、清新的秀才。不远处还能听见隐隐传来商贩具有穿透力的吆喝声,那边偶尔还会传来马嘶长鸣声。“这里应该就是市中心了吧!”尹洛尘东张西望着,踉跄的步子变得轻盈了不少,她好奇地欣赏着充满古色气息的街道,心情也变得不一样起来,自由的感觉就是好,此刻的她犹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斓的丰富画卷之中,对,她想起了清明上河图,觉得整个人在古装剧里游荡似的,这般感觉太神奇了。

  这时一家名为“宝龙玉坊”的玉器店引起了她的注意,踏进店里,那琳琅满目各色其状的玉器,更是另她大开了眼界,“哇,太赞了有木有!”尹洛尘有些挑花了眼,“这块蓝色的不错,这块黄色也不错,哇哇哇,这块粉色的真漂亮。”

  店老板见来了客人,便习惯性从头到脚将客人打量了一番,确定眼前这个新面孔是个有钱的主,这才上前打起招呼:“嘿嘿,这位小哥好是面生啊,不是本地人吧,打哪儿来的?”

  “我是丞相府的!”尹洛尘看着这些爱不释手的玉,随便应了一句。

  “丞相府?”店老板两眼发光,就说嘛,看这小子的装扮就知道他是有来头的,难道是丞相的哪个远房亲戚?总之要好好招待。只见他乐呵地上前,满脸的笑容,热情不已:“这位小哥需要点什么,本店可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什么举世无双的奇珍异宝本店都有,从上上品到疵品无一不全,不过看您这面相,自然只有上品才能配得上。”

  尹洛尘瞥向他:“废话,我要疵品干嘛?”

  这话更是让店老板心花怒放,果真没看错,生意来了。于是他将店中所有好宝贝都一一成列出来,“小哥您看这块玉佩,色泽亮丽晶莹剔透,不错吧;再看这簪子,玉质温润造型巧妙,是送给心上人的法宝哦;还有这款是和田玉制成的,那幽兰的色泽更是独一无二,还有……”

  “我想要这个。”她指向一对玉镯,此玉镯白如圣雪,纯如碧泉,让人有些离不开眼,最主要的是,它和她妈妈手上戴的镯子一模一样,她要这个,必须要这个。

  “这……”店老板脸色微变,有些为难地说道:“小哥真是好眼光,这玉镯乃是千年白玉制成,确实是上品中的上品,只是……只是此镯是别人预定的,您不如看看别的款式?”

  “我就要这个。”她神色及其认真,“别人预定,那就是还没被买走喽,我出双倍的价钱可好!”

  店老板依旧一副纠结的表情,脸都快拧成了一团,“这个……这个,您就别难为我了!”

  尹洛尘看他如此固执,便继续用钱来诱\惑着,“两倍不行是吗?那三倍?五倍呢?”在她看来,人都是现实的,她就不相信五倍的数目打动不了他。只是没想到这老板如此死板,“这位小哥啊,这倒不是钱的问题,只是做生意讲的是诚信,若是这镯子今儿个卖给了您,那明儿个我对那位顾客就不好交代了呀!”

  算你狠,尹洛尘一阵懵,原来古董也会讲诚信,不行,依她的性格,他越是有理,她就越不讲理,于是她一屁股坐在店堂中央的靠椅上,翘起二郎腿,不屑地说道:“老板,您果真是个实在人,不过今儿个您不卖,我就不走了!”

  “这……这……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店老板有些不知所措,看眼前这位小哥的架势必定不是个省油的灯,可这玉镯若是卖了,那位他更是得罪不起啊,这可如何是好。就在他手足无措之时,忽然从门外踏进一抹白色的身影,店老板如同看到了救星般激动不已,上前拱手鞠躬:“您总算来了。”

  尹洛尘诧异,什么人这么有派头,需要行大礼迎接,于是抬眸,瞬间愣住,那是一张龙章凤姿,浑然天成,出尘无暇的俊颜,修长的眉下一对黑琉璃般的眼眸深不见底,蕴藏着令人探究的魅力,顾盼神飞之间更是令人倾心。那一尘不染的白色锦袍更加显现他那不食烟火的气息。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妖孽的男子,今儿个算是见识了。

  “看样子,你在等我?”那男子薄唇微抿,嘴角微微上扬,对着店老板露出了好看的弧度。

  店老板哈腰点头,态度极其热情,“您坐,咱们坐下说,小李子上茶!”不一会儿一伙计带着上等的龙井从后堂出来。那男子伸手提过茶壶,往精致的白玉杯里斟茶,悦耳的水声犹如动听的音符欢快地跳跃,白皙修长的手指闪着暖玉的光泽,轻轻地抚着杯子边缘,过了半晌,往轻抿的薄嘴送去,那喉结轻轻滑了几下,甚是诱人。

  随着他的动作,尹洛尘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这才发现早已口干舌燥。这种男人,光看着都是让人深陷其中。只是下一秒她便纳闷起来,靠,这店的服务态度不是一个档次的呀,看样子此人来头不小,于是侧着脸瞥向他,故意轻咳了几声,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渴了吗?”那男子朝她笑了笑,温柔的让人酥软,倒了一杯茶水递上,轻轻地放在她的手中,虽然只轻碰了那么一下,可是那手真的很暖。

  尹洛尘莫名地慌乱起来,接过杯子把整杯水快速地往口中倒,完全忘记了这杯子是他刚刚喝过的。

  “慢点喝,别呛着。”那男子的眼眸一如刚才的温柔:“还要吗?”

  “嗯。”尹洛尘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避开了他那魅惑的眼神,粗鲁地抹了抹嘴角,又一次接过他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总算舒服了。额,这演的是哪出啊,她凌乱至极,总觉得气氛尴尬不已。

  幸好店老板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这位小哥,您刚刚想要的玉镯正是这位贵人预定的!”店老板心想,既然二人都想要,那么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参和在其中实在难做。

  “贵人?”尹洛尘再次打量,从他这身行头就可以看出他确实贵的离谱,但是不管怎样,她是真心想要那镯子,因为想妈妈。于是对着他认真地说道:“这位先生,看您长得这么贵,想必家中宝贝自然不少,那么您可否割爱让出此镯呢?”

  “理由?”那男子看向她,语气不缓不慢:“我家中宝贝是多,但是收集古玉是我的喜好,此玉乃是上等的白玉,若是割爱确实有些不舍,但若是你有充足的理由,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理由?普通理由他自然不会听,说了实话他会觉得离谱,那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那男子见她一副思考的样子,眉眼轻弯,微微笑道:“看来没有理由,那我只好打包了!”

  “不行!”尹洛尘一阵着急,“因为那玉镯,玉镯和我娘亲手中戴的一模一样。”她忽然有些哽咽了,她强忍着泪水说道:“我和我娘亲失散了,她再也找不到我了,当我看见这镯子时,有种思念悠然而起,我想这是上天安排我和它重逢的,所以我想要得到它,非常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那男子的心震颤了一下,但他没有理会她,继续让店老板打包起来。尹洛尘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微微吐气,便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不料那男子将打包好的盒子塞入她的手中,“它是你的了!”

  尹洛尘愣在那儿望着手中的盒子一阵激动,待她抬头,那男子已不知去向。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