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节:傻子千金复活

相府千金不好惹 +A -A

  。。。。。。。公元849年,萧凌国。。。。。。

  天,暗沉的没有一丝光亮,阴凉的如同一种压抑。今日的尹府没有往日的喧哗与欢笑,而是被沉默与悲痛笼罩。白色,代表着冷清,象征着纯洁、轻盈与神圣。此刻的整个尹府就被这种颜色渲染着,白的如此凄凉,白的如此空洞,白的如此阴冷。府中除了阵阵悲鸣声,还是悲鸣声,他们超度着亡灵,希望死者走后带着圣洁的灵魂能投胎到个好人家。

  而此时府门外的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这尹府出了什么事,昨儿个府中还张灯结彩吹拉弹唱,今儿个怎么就白布挂满哭喊连天了,这是谁走得这么急呀!”

  一老汉挑着箩筐停下脚步,倒是上前一本正经地插上一嘴:“你们有所不知啊,是老丞相的千金走�!”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老汉,满腹疑惑,其中一人发话:“不会吧!这位老伯,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好乱讲!丞相何时有过千金了?”

  “我哪有乱讲!”老汉神色认真,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侄女就是尹府的丫鬟,她放出来的话,这事儿还有假不成?”

  大家听后,各个不可思议,紧接着唉声叹气摇头惋惜:“可惜了,可惜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丞相他们有的伤心喽!”

  “伤心?倒不见得,据说那千金是个十足的傻子,所以尹府从不向外透露关于千金的一点风声,这回那傻子走了,说不定他们还乐呵了呢!”老汉话音未落,身后就响起了恶狠狠的声音,“你们都在干什么?”原来是尹府看门的侍卫,见他们在门外久久不散,这才朝他们吼了起来,“看什么看,没看过别人家里办丧事吗?再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大家听见这么凶巴巴的威胁,自然一溜烟的全散了。

  府中哀调阵阵,最伤心的要数丞相夫人了,怀胎十月不易,虽然孩子有些缺陷,但毕竟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怎能接受说没就没了的事实呢?伤心欲绝的夫人一日未进食,继续用这仅剩的力气哭泣着,嘴里不停地喊着唤着孩子的名字,即便如此的撕心裂肺,她的小女依旧冰冷地躺着。

  丞相自然也是伤心不已,他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虽说自己的孩子傻,但平日里也未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给府里带来不少欢笑,丞相倒是对她疼爱有加,都说傻人有傻福,她怎么就这么命短,他望着未关闭的棺材默默擦拭着眼泪,叹气连连,自言自语道:“本人自问一世清白,一心效忠国家,任劳任怨,问心无愧,怎会落得个绝后的下场,我们尹家到底造的什么孽啊,苍天啊,只要让我小女活过来,即便她是个傻子,折我十年寿又何妨。”

  忽然一阵风吹过,熄灭了灵堂的蜡烛,夫人慌乱大叫:“快点上,快点上,烛光要是灭了,尘儿的魂魄就找不到家了!呜呜......”

  “好吵啊!”棺材里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尹洛尘昏昏沉沉,整个脑袋如同灌了千斤重的水晃荡一下都难,外边哭喊声惊天动地,令她很不踏实,刚刚还在水中的她,这又是哪里传来的声响,难不成自己已故,这是阴曹地府传来的声音,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试着努力地睁开眼睛,眼皮却不听使唤如同上下粘住似的,她继续努力,最终眼前一亮,自己到底是死是活,不对,这又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在棺材里,她一瞬间清醒,“嗖”的一下坐直了身子。

  一婢女伸手正准备点蜡烛,却被棺材里直直坐起的身子吓得魂飞魄散,紧接着尖叫声震耳欲聋:“有鬼啊,有鬼啊!”

  灵堂里混乱一片,下人们吓得落荒而逃,一旁的丞相和夫人跌坐在地上难以置信地望着她,久久才回过神来,颤抖地唤道:“尘儿!”

  尹洛尘环顾四周努力地恢复意识,眼前的场景是古色古香的,木质的梁房柱子是精雕细刻的,连自己身上也是绫罗绸缎的,就如电视剧里古装片播放的一样,“这,这是哪里?”她满腹疑惑。而这时,只见眼前的两位老人摩挲着眼泪来到了她的身边:“尘儿,我的尘儿活了,感谢上苍,感谢上苍!”

  “尘儿?”尹洛尘好奇地看着他们:“叔叔阿姨,你们……”她话没说完,整张脸就被一个温暖的拥抱贴住了。

  “尘儿不怕,尘儿不怕,没事了,爹爹和娘亲都在,以后不要再去水边玩耍便是,爹爹会多派几个人陪着你保护你。”这是多么和蔼可亲的声音,从小失去父亲的尹洛尘,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父爱的美好。她推开他的怀抱,仔细地端详着他们,再回头朝灵位看了看,“尹洛尘”三个字格外的醒目,她胸口微微一紧,难不成自己穿越了,而两个不同时空的人,拥有着同一个名字,这是命中的巧合还是一次命中的注定。

  “还处在这里干嘛?赶紧把尘儿抱出来呀,在里面待久了可不吉利!”夫人终于破涕为笑,紧接着便吆喝起来:“小梅小萱,快去准备热水给小姐沐浴更衣,好去去身上的晦气。老管家赶紧吩咐厨房准备燕窝,参汤,鲍鱼什么的,反正什么补炖什么,剩下的所有人把这里收拾一下,最后把府里的白布全都换成红布。”下人们听见夫人的叫唤声,确定不是闹鬼而是自家小姐复活,这才松了口气,各奔东西忙碌起来。

  吃饱喝足洗干净,刚刚从她们口中算是听出来了,尹洛尘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既然是个傻子,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眼前的铜镜,微微叹气,只见镜中的女子,一头黑发如瀑般笔直洒落;一双灵动的眸子犹如一泓清泉;眉目间隐然一股书卷的清气;这张脸长得真是好看至极,怎么看也不像个傻子呀?

  唉……今日她也没有多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她有些不自然,更多的其实是惭愧,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偷,偷了别人的人生,偷了别人的父母。从今日可以看出她的父母是多么疼爱自己的孩子,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都没有一丝怠慢,即便是她个傻子,也是视如珍宝般地呵护着。

  “小姐,奴婢要进来喽!”声落,门外的丫鬟直接推门而入。

  尹洛尘转身看向她,语气不缓不慢:“以后进来前请记得敲门,经过我同意后才能进来,知道吗?”

  丫鬟一阵发愣,这么多年来,自家的小姐从没说过这么有逻辑的话,今儿个奇怪了,于是结巴地回道:“哦……哦,奴……奴婢知道了。”

  尹洛尘走到她跟前,见她眉清目秀长得挺有灵气,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我的贴身丫鬟?”

  丫鬟一副惊讶的表情,“奴婢叫小梅,小姐忘记了?平常您不是最喜欢小梅长小梅短的使唤奴婢吗?”

  尹洛尘故意将头转向一边,轻咳几声,抚了抚额头,装着很自然的样子:“自从那日落水,记忆有些模糊,经常记不起一些事儿了。”

  小梅立马上前扶住她,担忧地问道:“小姐您没事吧,要不要请个郎中来看看!”

  “没关系,多多休息就没事了,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她故意转移话题。

  不知小梅何时手中多了一本书,她拿起书本斜着脑袋说道:“就寝前讲故事呀!”接着开始手舞足蹈:“小姐,奴婢今儿个给您找了个特别有趣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农夫……”

  “停停停。”尹洛尘阻止了她,一脸惊讶:“讲故事?睡前故事?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睡前故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接着将她手中的书夺了过来,那书名真的亮瞎了她的眼,“守株待兔!”她忽然读出了书名,小梅吃惊不已:“小姐,您认识?您认识这些字?”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角色是个傻子,当然,她既然来到这里自然不能一辈子扮演傻子。她不想多言,也不想和这个丫鬟多解释,因为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的,她故意打了个呵欠,将小梅推到了门外:“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至于这个睡前故事嘛,我自己看就好了。”

  “小姐,小姐,您确定您看得懂。”小梅一头雾水,对她而言,小姐变正常,就是不正常。

  尹洛尘赶走小梅后,将书扔到一边,独自走到窗前,看向天上若隐若现的月亮,思绪蔓延,自己也算是在黄泉路上绕了一圈的人,既然老天眷顾将她带到这个世界继续活着,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接着她将目光移向房内,没有高科技的古代无聊至极,初来乍到的,应该怎样打发时间呢?应该怎样适应这里的生活环境呢?最后带着一箩筐的问题进入了梦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