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恐惧回忆

海贼之最恶新星 +A -A

  很快林厉就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消耗的体力和饭量是成正比的,将食物中的热量转化成力量,储存在身体里面。

  王宫里的食物能量没有露丝卡依纳岛的生物体内的能量多,但胜在管够,特意为了吃饭而再次加重了护腕上的负重,边吃也可以边消耗。

  一周后,苏莱曼诺走了出来,身体真是强悍,就算七天不吃不喝也没大问题,休息一天后立刻精神饱满,拉着林厉聊起来恶魔果实的进度。

  苏莱曼诺已经成功的收敛了恐惧能力,可以一点点加大恐惧之力,在战斗中也不会直接上来找人拼命了。

  林厉尝试了一下,虽然心底有了一丝对苏莱曼诺的恐惧,却很微弱,不会立刻翻脸。

  “如果,在睡梦中,你接触别人身体缓慢增加恐惧之力,会有什么发现呢?”林厉这个问题考虑很久了,是否能在梦中杀人?或者梦中的苏莱曼诺会形成梦魇?恐惧击溃人的神经?

  “梦中?”苏莱曼诺眼睛一亮,看向林厉。

  知道他肯定上心了,林厉不敢拿自己实验,叫来自己的侍女,吩咐将军将她迷晕过去,抓到苏莱曼诺面前等他动手。

  “还真是不解风情呢!我特意给你选了两个小美女服侍你,你就是这么用的?”苏莱曼诺哭笑不得,指着那名侍女说道。

  林厉摇摇头说道:“她们本来就是奴隶,一生只能够服侍别人,到老了也不能善终,过几年长大了还会沦为他人的玩物,既然不敢反抗命运,那就早死早超生吧!”

  前世林厉又何尝不是奴隶呢?不管多么努力,创造的财富被他人享用,自己只不过勉强混个温饱而已,想要有个家,都难上加难。

  “好吧!反正这两个侍女是送给你的,随便你处理好了。”苏莱曼诺掌管伊斯坦布王国十余年,王族最为奴隶贩卖最大的投资方,自然不会有这点妇人之仁。

  苏莱曼诺将手放在侍女的肩膀,修长的手指泛起淡淡的黑色雾气,顺着侍女的肩膀,一点点透进去。

  起初侍女睡的很香,渐渐的锁进了眉头,咬牙切齿的。,看的林厉和苏莱曼诺都很高兴,痛苦,就说明这个方式确实有效。

  时间慢慢过去,侍女的表情没有变化,还是那副痛苦的模样,林厉对着苏莱曼诺点点头,指了指侍女,示意他加大恐惧之力。

  苏莱曼诺表示明白,黑色雾气浓郁了起来,肉眼可见的向侍女的身体里面侵蚀,这时侍女好像睡梦中见到了什么东西,害怕的惊嚎着。

  渐渐的,又开始畏缩,接着爆发出强烈的抵抗,苏莱曼诺再次将恐惧之力加大以后,老实了下来,任凭苏莱曼诺怎样,她都是一副惧怕的表情,混身打着哆嗦,手指抽搐颤抖地打摆子。

  侍女睡了一天一夜缓缓醒了过来,林厉和苏莱曼诺就守了她一天一夜,记录着她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细节。

  见到两个人围着自己,侍女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害怕和惊慌,而是顺从,不喊不闹,眼底的一丝恐惧,被林厉记在本子上。

  “说,梦里都看到了什么!”林厉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拿起笔等着她。

  侍女还有些发愣,回想了一下说道:“梦到了我小时候,爸爸妈妈死在了战争中,我被当成奴隶养大,不断挨打,最后我学乖了,我听话,主人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之后就不挨打了。”

  林厉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等她说完,抬起头问道:“没有了?”

  “没有了!”

  “啪!”林厉猛然暴起将纸笔狠狠摔到地上,抓着侍女的头按到地上大吼道:“你撒谎!”

  “我没有撒谎,我没有撒谎!主人,我真的没有,我很乖,我不会对主人撒谎的!”惊慌之中侍女都不敢大声,短而急促的表示自己的忠心耿耿。

  林厉点点头,捡起了地上的资料,展开放到她的面前说道:“看到了吗?你最开始害怕惊嚎,中间畏惧反抗,最后恐惧颤抖。从你的话中的睡梦进度来看,中间最开始被抓做奴隶的时候,你选择了反抗,但是被镇压,慢慢磨灭了你心中的抵抗,最后你漠然接受了奴隶的事实,不再反抗,只是恐惧了,对吧?”

  本子上清晰的记录着她每一个阶段,她无助的看着资料,每个表情变化的时间,面目表情,一一列举。

  “我,反抗了,只有,一次,之后就没有了。”侍女双眼无神的倒在地上,急促颤抖的呼吸表示她此刻心底的恐惧。

  “啪啪啪啪啪……”苏莱曼诺高兴的鼓掌喝彩,大笑着说道:“林厉你真了不起,不愧莫拉卡那么推崇你,很好很好!”

  林厉长长吐出一口气,蒙对了,如果这名侍女不交代,林厉和苏莱曼诺只能猜测她的梦境,而不能看到,将她诈出来也是因为她的心底太恐惧了,一吓就说出来了。

  从她的梦境中可以了解到,梦境中,就是她短暂的一生经历,年仅十六岁,从天真浪漫到悲痛心死,不管是现实中做奴隶,还是梦境中做奴隶,她都没有选择反抗。

  最后苏莱曼诺无论怎样加大恐惧之力,她都没有反应了,她已经臣服在恐惧之下,永远,不会再反抗了。

  “真是悲哀!”林厉双手放下她的头上,用力一转“咔吧”一声,脖子断了。

  如果她能够反抗到最后,林厉不仅不会杀她,反而会看好她,有了反抗命运的心性,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就会破茧成蝶,就像是姆卡哥一样,这也就是林厉为什么没有杀死姆卡哥的理由。

  而这种臣服于恐惧,此生再不敢生出一点反抗之意的人,死亡真的那么可怕吗?对于她,早晚而已,活着,根本就是受罪。

  “呃,你怎么把她杀了?”苏莱曼诺还想仔细问问她梦中的细节呢,没想到林厉下手这么快。

  “这种人有点恶心!”林厉突然间觉得很累,心累,对着苏莱曼诺说道:“你在找个人来研究吧,我回去休息了。”

  “好!”

  拖着沉重的脚步,林厉失神的一步一步走回房间,那名侍女,就好像是曾经的自己,曾经臣服于命运的自己。

  林厉杀过很多人,有些该死,有些不该死,都杀了,一点都没有心底负担。但这个侍女不同,与其说杀死的是侍女,不如说是杀死自己心中胆小懦弱的自己,曾经的自己。

  她是林厉杀掉的人里面,最难忘的,到死林厉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回到房间,林厉看着天花板,回忆起自己的从前,好些事年头太久,记不清了,好些事就像印在脑海中,挥散不去。

  想要去找苏莱曼诺,重新经历一遍自己的人生,却怎么都不敢,似乎自己在畏惧着从前,林厉知道,过去,对自己的伤害太大,本能的排斥着。

  这就是自己,心灵的漏洞。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