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恐惧温水

海贼之最恶新星 +A -A

  第二天一早林厉睡醒起来,推开门居然发现有两个侍女正在等候自己,对着自己行了一礼,询问是先喝杯水还是先洗漱。

  两个小女孩年纪都不大,十七八岁正是青春年少时,唇红齿白盈盈尚可,但脖子上的项圈代表了她们奴隶的身份,终究是低人一等。

  万恶的资本主义!!!

  洗漱完毕,林厉在两个小美女的服侍下准备享用早餐,风餐露宿惯了,突然上桌有礼仪的吃饭有些格格不入,满桌都是自己没见过的美食,不知道先吃哪种。

  王族就是不一样,连早餐都这么丰盛,侍女见林厉迟迟不肯用餐,开始夹着各种点心放到林厉的碗里,一边夹着一边还要看林厉的脸色。林厉眉头一皱,侍女连忙将夹起的点心放回去,换了一种,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林厉。

  皱眉头不是因为林厉不喜欢吃,而是不喜欢这种服务方式,哪种放低自己取悦别人的态度,连服侍别人都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这种态度让林厉作呕想吐,想杀了她们两个,帮她们解脱,早死早超生。

  林厉杀念一闪而逝,杀了她们又能如何,这个王国奴隶遍地都是,杀都杀不完。一脸讨好地媚笑,卑微成性,贱癌入骨,没得救了,看得林厉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走到昨天和苏莱曼诺见面的房间,林厉进门后一愣,姆卡哥被绑在柱子上,还有两名护卫在看着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林厉,委屈的很。

  苏莱曼诺昨天答应林厉去接他的下属鳄鱼姆卡哥,但他派出的都是王国的军队和护卫去请,姆卡哥一个九千万贝利的悬赏犯,怎么可能会跟他们走?结果就是,被强行带回来,担心他逃走,两名护卫一夜没睡看着他。

  “放开他,你们下去吧!”林厉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姆卡哥一个悬赏犯会乖乖跟他们走才出奇呢!

  “是!大人!”两名护卫身穿铠甲不方便行礼,拱拱手说道。

  姆卡哥睁大了眼睛看着林厉,他没听错吧?王族护卫居然叫他大人?

  林厉起床后就一肚子气,撇了一眼姆卡哥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滚一边去!”

  姆卡哥惺惺一笑,挠了挠头发,尽管心中好奇,但看到现在林厉的心情不是很好,站在林厉的后边看着全身烟雾缭绕的将军,不明白为什么那天的攻击对它没效果,自然系能力者的稀有,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说过。他不知道的是,林厉幼小的身躯正面可能连他都打不过,全都是凭借将军的力量。

  等了一会,护卫应该是通知了苏莱曼诺,后者赶了过来,对自己实力的提升,他还是很上心的。

  两人对坐,林厉叫姆卡哥出去等候,缓缓开口说道:“昨晚你的能力我分析了一下,恐惧首先是个形容词,并不能代表你这个能力的全部,要知道,语言有的时候并不能说明一切。

  就像我们面前的这个桌子,我跟你说,这是一个桌子,但并不能说明一切,桌子只是一个称呼,什么颜色,什么材料,大小方圆,都需要你自己去看,恐惧也是一样的道理。

  我不是恐惧果实能力者,所以你告诉我恐惧果实的能力,我也看不到你口中的恐惧究竟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只能去猜想,而你需要自己去实验!”

  苏莱曼诺似懂非懂,看着眼前的桌子,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陷入了沉思。

  这已经是另一个层次的解释了,林厉也不指望对方能听懂。道可道非常道,道不可言,每个人体会的都不一样,语言很无力,解释不清的。

  半刻,苏莱曼诺好像听懂了一点,对着林厉点点头。

  “我现在给你两个方向去选择,一个是霸气缠绕,所有的恶魔果实能力都是可以附着霸气来加强的。另外一个就是,削弱自己的能力。”林厉也没有办法理解恐惧的概念,只能慢慢去找感觉。

  “恶魔果实能力附着霸气我懂得,但你所说的削弱能力是什么?不是越强越好吗?”苏莱曼诺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恶魔果实太强不满意,要自行削弱的。

  “我们做一个实验!”林厉拿出了一口大黑锅,放到桌子上,又拿出了一桶水倒入锅中一半,开始烧水,等水开了,再将昨晚下人抓到的青蛙丢进热水里。

  “扑通”

  “呱!”青蛙跳出了热水。

  “这就是你的恐惧能力,普通人的反应和青蛙一样,瞬间带来的巨大变化,使得青蛙爆发,跳出了危险,那么我们在试一次。

  这次林厉将热水倒掉,换上冷水,放入另外一只青蛙说道:“现在青蛙在正常的环境下,很舒适,对不对?”

  苏莱曼诺搞不懂自己的能力跟青蛙有什么关系,试了试水温点点头,不知道林厉在搞什么飞机。

  “下面,我们开始了,仔细看着吧!”林厉在黑锅下面生起火,全面开启见闻色霸气,仔细感知着火焰和水内的温度。

  一个小时后,苏莱曼诺眼睛都酸了,无奈的看了一眼认真的林厉,揉了头眉心继续观察起来。

  林厉很仔细,每分钟控制着火焰燃烧和水内温度,平均没分钟上涨零点二摄氏度,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锅内的温度渐渐比外界的气温高出了许多,青蛙还在舒适的待在里面。

  两个小时过去了,锅内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高温,青蛙开始有了动作,享受着温暖。苏莱曼诺开始有兴致起来。

  两个半小时过去了,青蛙渐渐觉得不对,有点想要挣扎的样子,却不想离开温暖的环境。

  三个小时过去了,水已经冒着气泡,青蛙想要挣扎离开,却没有了力量,一点一点死在了不断上升的水温。

  “你的恐惧能力就像是热水于青蛙,猛然的烫伤会激起强烈的抵抗,就像你说的一样亲儿子也会跟你玩命。但如果,你能削弱自己的能力,削弱到最低点,能够让人接受的程度,战斗中每次攻击都增加一些,到最后,对你的恐惧完全占据对方的心灵,这就是我说的,削弱能力。”林厉也不指望对方能全部明白,路指出一条后,剩下的就是对方自己慢慢去走了。

  而自己指出的是不是歪路,林厉就不管了,条条大路通罗马,总比现在无路可走强吧。

  苏莱曼诺陷入了和之前莫拉卡他们一样的沉思中,一会看着桌子,一会又抓着第一只还活着青蛙看,一副神经病的样子。

  “你慢慢想着,我去吃午饭,顺便杀个人!”林厉见到对方不理会自己,无聊的起身准备离开,早餐都没吃,午餐就不能不吃了。

  也不管林厉说什么,陷入沉思的苏莱曼诺也没听清,点点头陷入自己的世界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