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姆卡哥

海贼之最恶新星 +A -A

  别看老者瘦小,跟四米高的莱布立安对殴起来一点都不虚,一身强大的武装色霸气反而打得莱布立安节节败退。

  姆卡哥一边防备的林厉,一边和莱布立安攻击着老者,他的身体并不强壮但力量却大,和莱布立安一样都是走身体强化路线的,没有武器的姆卡哥对战老者十分吃亏,被老者一棍打在背上。

  正上方的林厉看的清楚,就在老者快要打在姆卡哥后背的时候,姆卡哥的后背一鼓,里面像是有鳞片,即使武装色霸气打在身上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莱布立安和姆卡哥都是用身体战斗的,而且肉身防御能力极强,老者现在是一个人压着他们两个人打,但用不了多久霸气消耗严重就会落入下风。

  林厉感觉到姆卡哥的不同寻常,与老者战斗的时候一直都是以人形和半兽型两种模式战斗,动物系能力者最强大的全兽化没有用出,宁愿被老者一棍子一棍子的打,也不愿意施展全力,为什么?

  “放点瓦斯!让他们吸进去……”林厉小声说道,拍了拍将军的背,它就立刻明白要干什么了。

  无形无味的瓦斯散发出去,环绕着三人周围,不被其发现,一年来将军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林厉也不知道,自然系初期的成长能力当真恐怖如斯。

  能够悄无声息的散布瓦斯,也能将瓦斯浓缩成实质化肉眼可见的地步,透明的瓦斯杀伤力更不大胜在悄无声息,需要慢慢的吸入等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而肉眼可见的瓦斯浓度太高,自然界根本不能形成如此浓郁的瓦斯,只有瓦斯果实能力者对自身能力充分了解才能做到,闻上一口,就算老牛也得倒地不起。

  林厉高高在上的看着交战,手上玩着几颗弹球,大声喊道:“姆卡哥,你倒是兽化啊,是不是太难看了,嫌丢人不想被我们看到啊?”

  半兽化的姆卡哥听到林厉的叫嚣,停止继续攻击老者,回过头看了一眼林厉,鳄鱼的长条巨口露出一丝冷笑,

  十分钟过去,老者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萌生退意,拖他的福,战场上瓦斯已经充斥着整个空间,在林厉第二次拍打将军的时候,他们三个谁都逃不了的。

  “啊……嗬嗬嗬……”

  “咳咳咳……呕……”

  “怎……么……”

  老者吸入太多瓦斯直接倒地,莱布立安虽然有些头晕但很快稳定住自身,姆卡哥将身体半兽化挖坑将自己埋了起来。

  莱布立安渐渐的支持不下去了,呼吸声一声比一声大,然而越来越重的呼吸,代表呼入的瓦斯也是越多。

  “弄死他!”林厉一声令下,将军长长的触角化成两条粉色烟雾,浓郁的瓦斯肉眼可见,顺着莱布立安的大鼻孔就流了进去。

  “啊……啊……”莱布立安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比老者还要更惨一些,老者吸入的瓦斯稀薄过一会就没事了,而他吸入的太浓,死定了……

  林厉从将军的背上跳下,见闻色霸气散开三股气息,老者的气息变得很淡,莱布立安已经丧失了气息,而地下的那道气息,就在脚下。

  “嘭”

  一张大嘴咬上来,林厉脚下一闪,面对着大嘴开口道:“我说你到底是鳄鱼还是土拨鼠?从小就当奴隶,黑煤窑待惯了是吧?”

  “是你干的?”虽然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段,但刚才的眩晕和老者以及莱布立安的倒下,肯定跟对方有关系。

  早在一开始,姆卡哥看到林厉胸口的赏金猎人勋章就没有小看他,没有三分三谁敢上梁山?想要来狩猎自己的,年龄在小都要打起十二分警惕。

  “你说呢?不是我干的还是你干的不成?话说我对你是越来越好奇了,身体素质极强,抗毒能力也不错,你一个普通人类的身躯被武装色霸气打了这么久都没事,还不肯兽化,你到底是什么动物系?鳄鱼种的远古系吗?”林厉盯着姆卡哥眼睛发亮的说道。

  姆卡哥此时瓦斯中毒已经解开,一点都看不出有中毒的迹象,单凭鳄鱼能力者应该是不会的,等等……

  “你……不对……你怎么……怎么可能……”

  林厉睚眦欲裂,怒目圆睁的看着姆卡哥,右手指着他嘴唇眼角都在颤抖,内心震撼的看着姆卡哥。

  之前的姆卡哥使用的巨口尖牙,强有力的尾巴,不惧武装色霸气的鳞甲,都是鳄鱼身上才会有的武器,而姆卡哥时时不肯全兽化,林厉一直以为他是远古系中的肌鳄、洛龙这种可怕物种,以为他在隐藏底牌。

  但现实给了林厉一个狠狠的耳光,绝对不是远古系,远古系巨脉蜻蜓林厉见过,就是远古系能力者也不可能做到……改变生命气息……

  林厉的见闻色霸气不算强,但终究是会,从姆卡哥在地下突袭双截棍男开始,到和老者交手,奥布立安和老者倒下,他的生命气息都没变过。

  那种鳄鱼的阴沉、狠辣、暴虐的生命波动,见闻色比眼睛都要看得清。

  但是现在,见闻色反而看不清了……

  姆卡哥,还是那个姆卡哥,肉眼去看一点都没有变化,但是在见闻色霸气的感知中,气息没有变化,但生命波动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这个蠢货刚刚中毒后挖坑跳下后再出来,生命波动完全不同了,这个蠢货在地下究竟干了些什么?

  瓦斯也是毒物的一种,鳄鱼有着一定的抗毒能力,但之前已经证明了他瓦斯中毒,说明是有效果的,那为什么会被解开?

  “哦?发现了吗?看来你是有着感知能力的,不错不错!”姆卡哥睁开了眼睛,绿油油的眼睛死盯着林厉露出一丝戏虐,笑着说道:“本来你在上面看戏,我是想一会在收拾你的,不过你现在出手也好,把他们也放倒了,正好现在收拾你!”

  林厉从最初的慌乱中冷静下来,差点被骗了,会改变生命波动了不起啊?还感知能力?见闻色霸气都不懂的家伙,也就能力诡异点。

  “傻孩子,你哥我感知你的是见闻色霸气,地上那个老头用的是武装色霸气,从小当奴隶没普及过知识吧?没事,不丢人!”林厉脱下上衣扔到一边,想和对方玩玩。

  姆卡哥脸色一沉,屈蹲下身体,骤然间双腿变粗,没等林厉看明白怎么回事对方就扑了上来,等到反应过来距离太近了,就是用剃也来不及了。

  被撞了个七晕八素滚了十几圈儿,林厉右手推地,整个人腾在空中,踩着月步观察起来。

  这时,姆卡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张开嘴,对着林厉,一道快似闪电的模糊影子,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