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觉醒

未来缔造者 +A -A


    那是黑暗、冷寂的世界。

  没有人、没有声音、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什么都没有。

  女子的思维正在冻结,她的念头越来越慢,好像要停止了,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的黑洞,通往不知名的地方。

  她被吸引了过去,毫无反抗之力。

  恐惧、冰冷——除此之外,女子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

  她正在消失,一切都会停止,她会忘记,身体、灵魂、情感——甚至名字也会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

  “不……不要……”

  女子发出微弱的挣扎,仿佛听到了这个声音,一个金色的光圈突然浮现在黑暗中,然后是一条条发光锁链的从里面飞了出来,缠绕住了女子的四肢。

  她突然醒来了,醒来之后看到前方的场景,冰冷的恐惧包裹住了她。

  “死、死亡……”

  那里是死亡的世界,死的感觉原来是一无所有,比她活着的时候更空荡,她选择的道路前方什么都没有,连意志都将不存在。

  “我不允许你死!”

  仿佛有个声音响起,透过锁链,女子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意志,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温暖的意志。

  黑暗开始远去,寒冷消失,她的身子在一些光芒的锁链中浮起,似乎再也没有东西能带走到她。

  “好温暖……”

  女子浑身暖和起来,这些锁链没有温度,然而它们散发着强烈的意志,那是温暖而有力的,想要拯救自己的情感。

  “他要救我,他真的想救我……”

  女子突然落下了泪水,她感觉到了,那真挚的意志,那不是谎言,那个男人正在使尽全力救她。

  她从未感受过别人的心,但此刻却感受到了,那是比所有的言语、所有的动作更颤动人心的东西。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人在乎她,就在这一瞬间,自己已经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有个人希望她活下去。

  “我不能死!”

  女子心里颤动着,她开始挣扎,她向锁链伸出手,极力的从黑暗中往外爬出去。

  “我不要死,我怎么可以死的毫无价值!”

  她想活下去,她寻找了太久,终于找到了,原来真的有温暖的东西。她想要去感受、感受世界上更多的温暖。

  那不是别人放在她心里的意志,是她自己的意志。

  “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女子挣扎的离开黑暗,她眼前突然变得一阵雪白,那是一个雪的世界。

  “这是……哪里?”

  她茫然四顾,这不是现实世界,天空中洒落的是温柔的阳光,然而大地上却飘舞着无尽的雪花。

  这是多么孤单的一个世界,茫茫大地上什么都没有,漫天都是冰冷的雪,女子吃力的向前走着走着,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雕像。

  雕像屹立在雪原中间,她想跑过去,却好像进了迷宫,怎么都无法缩短距离,怎么都无法靠近那里。

  她疲惫的停下了脚步,然后看到了一个男人,一个熟悉的男人站在雕像前,孤零零的仰望雕像。

  “夏……夏明!”

  她想起他的名字,大声的叫喊。

  瞬间,世界开始震动了,巨大的轰鸣声从远方传来,天空开始失去色彩,大地在隆隆声震动中断裂,火焰从地底喷涌而出,顷刻间就淹没了雪原。

  那个男人没有听到女子的声音,巨大的雕像在他的眼前破裂,然后就像镜片一样碎开,化作块块石头散落在大地上。

  一股强烈的引力吸引住了女子,把她掀飞到空中,她的身体在飞离这个世界,女子极力伸出手,却怎么也抓不住夏明。

  在旋转的世界中,她终于看到了他的脸,即便相隔遥远,那脸上反射的光芒却依然清晰可见。

  “他在哭吗?”

  女子停住了,一股强烈的悲伤笼罩了她,然后她感受到了——这是这个世界的悲伤,这个世界正在毁灭,它是那个人的心,那个人的世界。

  他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是为了救我?”

  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知道了原因,她再次向那个男人伸出手,却看到一个金色的光圈出现在他背后,把他吸了进去。

  然后,世界毁灭了……

  女子只觉得眼前一阵光亮,然后‘哇’的一声,她直起上身,从喉咙里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淤血。

  “快、快,在那边!”

  “电话说的就是这里,哪个姑娘喝毒了!”

  一些嘈杂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女子茫然的环顾周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熟悉的世界。

  救护车的声音就在远方,有人叫喊着跑了过来,她摸了摸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眼中已经满是泪水。

  “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乱!”

  “姑娘,你没事吧?”

  “到底怎么回事,有个男生躺在地上……是不是报警人搞错了,喝毒的是个男生吧?”

  穿着白大褂的人跑了过来,女子听到他们的叫声,转头一看,才发现一个男人握着她的手趴在地上。

  “医生,你来检查一下情况!”

  “还有呼吸,快救人!”

  人们手慌脚乱的想要抬起夏明,女子大惊,连忙叫了一声:“别碰他!”

  “别碰他。”她伸出手,阻止了其他人的动作:“他只是睡着了而已……你们别碰他。”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夏明没有死,他的灵魂被拉走了,自己不能让他离开这里,他肯定还会回来的。

  “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打电话说……”一个人靠近女子。

  “我爸爸是宁福。”女子突然说道,周围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你们给我电话,然后离开这里……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

  再也没有比她父亲的名字更容易解决问题的东西,一个电话后,救护车离开了,女子伸手抱起夏明,感觉怀里一阵暖和,那是人的温度,就和那锁链一样的温暖。

  他救了她,果然救了她……不是为了那个怪物,只是想救她,想救她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要这么傻。”

  遥远的世界,夏明好像听到了呼唤,他转过身,却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寂静的星空——数千万群星在他面前展开,星罗密布的在宇宙中发着光芒,浩瀚场面壮观到难以想象。

  这里就是根源?还是宇宙?

  抱着惊讶与疑虑,夏明孤身浮在宇宙的光景中。

  “……这里很美吧……”

  一个声音传来,夏明吓了一跳,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然而夏明很快就意识到了,这只是别人留下的意念。

  他不是自己意识到的,而是这片星空告诉他的,这里没有文字、没有语言,但却充满着数之不尽的思念。

  “这里是真正的宇宙……”

  “这是上帝粒子的家……它是宇宙赐予我们的力量……”

  “它很孤独…它在寻找共生者……它选择了我们人类……”

  没有任何话语,然而无数的信息和情感却传到了夏明的心底,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体会到这些感情,而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留下自己的感情。

  这是遥远的时空的彼端、上帝粒子的发源地——真实宇宙的某个角落。

  上帝粒子跨越了无数的星系、无数的时间,最终被人类发现、被人类创造——它们喜欢人类,渴望与人类共生。在这个上帝粒子的根源地,夏明感受到了那股深深的渴望。

  粒子在欢呼,它们喜欢人类的意志,这种意志带给它们温暖,能让它们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看啊,我们是多么的渺小,它们选中了我们……在这个宇宙当中……我们将与它们并行,诞生新的文明……”

  有人这样说,夏明的灵魂震撼,那是宇宙规模的情感。

  人类个体的欲望在这股情感面前是如何的微不足道,在这波澜壮阔的、无限的世界里,每一个来访者都显得如此的渺小。

  “我们必须进化……”

  “……地球只是人类寄居的地方,宇宙才是我们永远的家。”

  “这是愿望、这是力量……它们给予了我们走出去的可能性……”

  “……科技再怎么进步,人类没有进化就不可能走出去,宇宙中一个微小的生物就能毁灭我们……”

  “渺小……我们太渺小了……”

  “……所以我们要迎接进化……不是为了力量,而是为了将来可以在宇宙的生存……”

  那是一个声音,还是很多个声音,夏明分不清楚,然而已经有人来过这里,并且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老师,我明白了。”

  夏明闭着眼睛,体会着在那无尽规模的思念,根源毁灭了他的个人真实,但那也是进化的一环。

  根源在重塑他的灵魂和性格,但那不是坏事,而是自然的进化。

  它是一种知识、一种庞大的思念,当人们进入这里,在这个庞大的世界中体验过如此浩大的情感,人类的思维就会进化到新的境界。

  这是知识的变化、也是视野的变化,就如同小孩成为大人、雏鸟飞上蓝天——来到全新的世界里,过去的种种就不再重要。

  个人的欲望……太渺小了。

  夏明理解了进化的实质,那是人类面朝宇宙的进化。那些看似强大的力量,终有一天,会变成在宇宙中生存的所有人类的力量。

  人类因为上帝粒子而进入了全新的时代,一个化茧为蝶的蛰伏期。创造师是人类先驱者,也是这个茧的孵化器,人类的引导者。

  为了适合未来,夏明将会持续进化,脑波进化是第一步,而没有这一步,他也不可能来到这里。

  这片星空充满了力量,只要把这里的宇宙力量带回去,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会进化。

  可惜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他无法获取这里的力量,他的灵魂太弱了,如果接受这些力量,他的灵魂就会泯灭。

  然而已经不要紧了,他来过,他已经知道了方向,按着这条方向去走,一定还会再次来到这里——以创造师的身份。

  他要回去,回到那个世界,聚集更多的意志。他现在理解了,最终能不能实现上帝之手的梦想,就取决于他能不能成为最受欢迎的创造师。

  越受欢迎的创造师,最终就会越强,上帝粒子将服从于最强的一位人类代表,一人之下,皆为蝼蚁。

  而这点,夏明前世并没有真正的理解。

  众多的粒子科学家们都被骗了,第二第三都没有意义,有人来过根源,肯定是一二代粒子科学家中的怪物。

  他们发现了真相,最终一定会走出科研机构——因为他们和他一样,都会去寻求最大的意志。

  夏明必须在这些怪物没有出来之前,抓紧时间成长。

  他想守护未来,不变成别人的牺牲品,那就只能成为最顶尖的创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