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自杀者

未来缔造者 +A -A


    “喝!”

  大腿横空扫过,其卷起的气流把夏明的头发高高吹起。

  夏明身形一闪,虽然躲了开来,可脸上多了一道伤痕,鲜血从里面溢出。他顾不得擦拭,前方的凌厉杀气又迫近了。

  女子发动攻势已有二十分钟,夏明周围的丛草几乎被铲平,地面上是一个个泥坑,草木的碎屑被大腿带来的风卷起乱飞,就连石子在女子面前也如同虚设,一旦被扫中就是粉碎。

  没有了法术,女子的身体力量一样恐怖,她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裙子已经被树枝刮的破破烂烂,每一次扫腿都会激起旋风。

  “好强!”

  夏明吃力的闪躲,剧烈的运动让他的体力急速消耗,逐渐已经感到体力不支。

  女子的攻势太过凌厉,她能维持这种攻势几个小时,然而夏明却不能,如果再不能找到办法,他的动作很快就会变得迟缓。

  女子的腿影闪动,仿佛在夏明面前编织成了一道,覆盖了他的前方,白色的裙子高高扬起,可以看见里面白花花的大腿和胡萝卜。

  然而夏明可没时间再次欣赏。

  “股四头肌的粒子流动已确认,下一个…………”

  他紧紧的盯着女子,分析她的动作和每一个细节,很少人比他更了解上帝粒子怎么带给肉体力量,随着时间流逝,女子越来越多的数据汇聚在他脑袋里。

  然而五分钟后,女子突然停下了动作。

  夏明气喘吁吁,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女子终于注意到了夏明的眼睛一直在扫视她的动作,很显然他是在研究什么。

  她开始把粒子力量汇聚在双腿,腿上的每一个骨节均响起细微的声音,一连串响个不停。夏明脸色一变,武术家练到极致也能发出这种声音,然而女子显然不是武术家,她在蛮横的利用上帝粒子增强力量,那种声音是她肉体曾受不住的声音。

  女子在增强自己的脚力,不惜让自己受伤,对付一个普通人不需要这招,然而夏明带给她一种潜在的危机感,她必须使出全力。

  夏明神情凝重,他盯着女子的动作,伴随着她的蓄力,他能感觉到在她的大腿有个新程序在使用。

  “这是最好的机会……”

  他全神贯注的警惕女子的动作,同时在脑中快速分析数据,然后对它们进行整合。

  女子微微蹲身,突然一个发力,脚下的地面猛地碎裂,她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向夏明飞了过去,速度接近极限。

  “好快!”

  夏明的眼睛差点就捕捉不到女子的虚影,但即便捕捉到了,他的身体却还是来不及逃脱。

  眼见女子的大腿已经猎空而至,夏明避无可避,他双眼陡然间闪过尖锐的光,左手把if装置往前一扔。

  下一刻,女子与if装置相撞,if装置猛地发出强烈的粒子冲击,‘轰’的一声,四溢的气浪随即吞噬了夏明的身影,但女子前进的势头也为之缓了下来。

  if装置裂开,碎片四处飞散,女子想要再次发起进攻,一只右手却突然从气浪中伸出,向女子击去。

  这是很难形容的一个动作。

  仿佛就像是在伸手抚摸一个情人,动作没什么特殊的,它又慢、又轻柔,找准方向,迎上了野兽一样冲过来的女子。

  一旁的机器兔没能看清发生了什么。

  在女子还未抬脚的时候,那只手的指尖闪起白光拍在女子腹部,女子突然间身子一顿,冲击势头陡然消失,身体只是惯性的前倾,然后被夏明用双手托住了。

  “接管程序停止了!?不、不可能,你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兔子发出大叫,它感知到接管爱丽丝身体的幽灵程序被中止了。

  兔子又一次没办法解释眼前的状况,那可是主人最伟大的作品,不可能出现失误,为什么身体接管程序会中止?

  夏明造就的一次次诡异场景超过了兔子的理解范围,让它脑袋里的智能程序变得混乱,裸露的机械元件上开始冒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兔子大叫着,眼中的红光却越来越暗,直至消失。

  “……你不知道很正常,现在应该没人见过这招。”

  夏明扶着女人蹲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机械兔,知道这只兔子已经因为混乱而停止了行动。

  “这招叫做点穴。”

  夏明最后补充。

  上帝粒子程序在人体运行都有其规律,粒子不停的流动、交汇,有流动和交汇就有节点,如果破坏节点,上帝粒子的流动就会出现问题,程序运行也会出错。

  夏明找到了女子身体里上帝粒子的流动节点中一个伤害比较小的节点,然后用手指输进了陌生粒子,就像是用针刺进了穴道,让幽灵病的粒子流动失效,解除了程序对她身体的控制,同时也没有对女子造成很大的伤害。

  不过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其实非常难。它要求使用者清晰的掌握敌人体内的上帝粒子脉络,夏明上辈子的记忆起了很大的作用。

  他记得幽灵病人体内粒子的大致流向图,依靠记忆和观察确认,他找到了节点。如果没有记忆支撑,以他现在的肉眼能力,怎么也没办法看到清晰的脉络。

  点穴是夏明自己发明的力量,也是现在他手上最强的力量。受限于体质,他无法用远程射击上帝粒子,只能近距离的点穴。

  女子冲过来的时候,if装置的第三个程序被夏明启用,第二个程序吸收的上帝粒子一下爆发出来,阻挡了女子的攻势。

  同时,夏明用脑波捕捉到了部分上帝粒子,然后用它们完成了点穴。

  然而现在他的力量也就仅此于此,全盛时期,他只要眼睛一看就能发现穴点,甚至不需要通过手指,凭空就可以用意念点穴。

  “总算解决了……”

  夏明心里松了口气,中止了身体接管程序,这个幽灵病就变成自己的了——没有幽灵病人不渴望得到救赎。

  不一会儿,女子悠悠转醒。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她的眼睛恢复了原来的色彩:“为什么不跑?”

  女子记得刚才的事情,她脑中的怪物的力量如此可怕,要是夏明要跑的话,那应该能够跑得了,却留下来阻止了她。

  夏明微微一笑:“我说了,我打算救你。”

  “救我?”

  女子看着他,许久,就在夏明不解的时候,她突然笑了。

  “原来你也是——你和在我脑袋里放下怪物的人一样,都把我当成了玩偶。”

  她寂寞的声音中充满了自嘲,说出来的话让夏明惊讶。

  女子脸上在笑,心脏却在流血,她不知道夏明有什么秘密,他如此年轻,为什么会掌握那些奇怪的力量——然而她明白,夏明并不是要救她的人。

  如果要救她,夏明有这么多的手段,为什么不在她被控制前阻止?而是要等到她被控制之后,才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战斗?

  “我被控制,一开始就在你的期待当中不是吗?”

  女子感到悲哀,她看穿了夏明的谎言:“你默许我被控制,你想要我的病变得更严重……你,是不是也想要我脑袋里的怪物?”

  夏明无言以对,他也无法否认,他确实有办法阻止女子被控制,没有阻止的原因正如她所说——他希望兔子开启幽灵病的回归程序,如果他可以得到并且把那个程序解析成功,他以后就能知道幽灵病和教授的交接过程。

  失算——大失算,这个女人是真聪明。

  然而聪明又怎么样?

  “你没有别的选择。”夏明收起笑容,既然女子聪明,他就用聪明人的说法:“我的目的的确是那个程序,但在实现我的目的过程中,你会被我治好……你和我合作,就能……”

  他突然停下了,因为看到女子脸上越来越浓的笑容,以及……她嘴角慢慢溢出来的鲜血。

  “你……”夏明发现血的颜色不对,神情大变:“你中毒了!”

  “我早上喝了毒药。”女人笑着,一副淡漠的样子。

  夏明心里一震,然后他什么都明白了,难怪女子一直表现的如此平静,对什么变化都显得毫不在意。

  因为她就要死了——她给自己下了毒,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不仅迷惑了夏明,也欺骗了那只兔子。

  “你疯了!”夏明勃然大怒:“你不是说不会自杀吗?”

  “我只是说会自杀的是傻女人……”女子笑的又是开心又是悲伤:“我就是那个傻女人啊!”

  她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命运都无法选择,唯一的路就是自杀。

  “我已经溺水了,我不去死,就逃脱不了脑中的怪物。”女子看着夏明:“我不想当别人的玩偶,我是人……我想作为人而死。”

  夏明脑中嗡的一声,就像被火车撞击一般受到重创。

  “不、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他一直以为女子只是个脆弱的病人,只要是病人,那肯定会接受他的邀请,幽灵病如此可怕,没人会拒绝他的邀请。

  然而夏明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疯狂,竟然会以这种方式——以如此决然的姿态做出最差的选择。

  “你就这样死了,你甘心吗?”夏明咬紧牙,身体因为懊恼而颤抖:“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这样死了,甚至没有活过的痕迹……你甘心吗!?”

  “从来就没有的东西,还说什么甘心不甘心。”女子仰望天空,澄净的天空就如她的心:“我马上就要自由了,马上就不会寂寞了……”

  夏明发现她的身体开始变冷,他找起手机:“120、120……你不能死——你怎么能死呢!你还有你表姐,你死了她怎么办!?”

  “不用打120了,赶不上了,而且……”女子看着夏明,惨笑道:“我表姐也不爱我,她只是对我心怀愧疚,可怜我罢了……”

  夏明震惊:“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女子觉得脑中有东西在破碎,生命力在流失,然而她没有惧怕,而是微笑的抓紧了夏明的手,不让他打电话。

  “我不要做任何人的玩偶,你要是可怜我,就放我走吧,这样一来,这个怪物也会毁了……”

  “闭嘴!”

  夏明抽出手,急匆匆的打出了急救电话。

  “赶得上……一定赶得上的……”

  他有些慌乱,他的确想得到那个程序,但如果知道女子会选择这种方式解脱,他就绝对不会逼迫她。

  幽灵病人有很多,他可以找其他愿意配合的人研究——没理由让她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

  夏明抓起女子的手,只觉得她的身体越来越冷,但他毫无办法——他原来就不懂医疗知识,if装置也碎裂了,他现在束手无策!

  这是他重生之后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的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