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幽灵病

未来缔造者 +A -A


    “夏明,我表妹失踪了!”

  吃早餐的时候,夏明突然接到白惠的电话。

  “失踪了?”夏明心里一沉:“怎么回事?”

  “我今天找她一起去见你,结果她人不在。”白惠的声音里充满了慌乱:“我听家政婆婆说昨晚就没见到她房里的灯,她养的小狗昨天死了,婆婆以为她心里难受早睡了,有可能她昨晚就失踪了。”

  夏明吃了一惊,顾不得吃饭,连忙起身找起了银行卡。

  “悠悠,哥哥今天有事出去一下……白老师,你把你表妹的相片传给我。”

  夏明穿上外套出门,快步赶去吧,白惠很快就传来了一张相片,里面是一个面容清冷的少女,应该是几年前的相片。

  夏明对照自己的记忆,隐约觉得自己确实见过这个人,看到以后他应该可以认出来。

  “夏明,你可以看见她比我们好找,她经常去的地方有……”

  白惠在电话里告诉了夏明她表妹可能会去的地方,不过夏明首先去了吧。

  “欢迎光临……哟,是你啊,好久不见!”女管理员认出夏明,正要打个招呼,夏明把银行卡和身份证放在桌上:“一台电脑,两个小时,还要买一个If装置,钱从里面扣。”

  “我们这里没if装置。”

  “那就帮我去买一个!”夏明说道:“给你一千块小费!”

  “没问题!”女管理员干脆利索的答应,她给夏明刷完卡,大声叫道:“胡姐,你帮我坐下班,我离开半个小时。”

  她对夏明眨了眨眼:“下次有这种好事也可以找我。”

  女管理员转身离开,夏明走进包厢,开始下载他在山澜半岛做好的程序代码,那都是小程序,也不用粒子融合,塑型用不了多少时间。原来夏明的计划是看了幽灵病的情况再去塑型,这样也可以进行程序调整。

  然而现在没有时间了,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个女人的幽灵病很可能因为受到刺激提前成熟了。幽灵病成熟之后,患者就会失踪,实际上那不是失踪,而是去了信号更好的地方,呼唤接引者带她去教授的实验室。

  在那个实验室,患者将被彻底改造,然后变成教授的女仆玩偶和兵器。

  不过接引者到达需要时间,教授的实验室在欧洲,就算有个接引者位于华夏,到达这里的时间也很难早于一天,夏明还有时间。

  女管理员帮夏明买到IF装置后,夏明把几个程序塑型,全都放进了if装置里面。

  忙完这些已经是上午十点,如果那个女人昨晚失踪,那留给夏明的时间就不多——他一路奔跑到了粒子体验馆。

  粒子传递信息最快的地方就是上帝粒子最多的地方,白惠报告的地点没有什么意义,夏明如此判断,但在体验馆没有找到那个女子。

  她不可能逃脱他的眼睛,幽灵病并不是真的把患者的存在变没了,而是改变了她身为人类的气息以及反射的光线。人类的视觉不是‘看得见’就可以,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工程,视膜接受到的物体的光所携带的信息,通过神经传入大脑,只有经过分析和整合后才能形成认知画面。

  而幽灵病之所以看不见,就在于幽灵病人反射的光是一些异常的光,光线信息会误导大脑的分析和画面整合。

  发明幽灵病的教授在粒子幻术方向有很深的研究,他只要通过简单的光线变化,就能把一个物品的形象从普通人脑袋里消失,或者变得微乎其微。

  普通人也能看到幽灵病,但即便幽灵病在眼前,人们看到也会忽视,并不是她并不存在,而是她反射的光微妙的转变,进入人的视膜,神经在把信号送入大脑之后,大脑在运算的时候会把她忽视。

  患者的形象在他们的大脑不能正常分析和整合,勉强整合成功,也会像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子、或者是街道上无数迎面而来的最平凡一张脸,即便你看到,你的大脑也不会注意到。

  普通人无法意识到幽灵病患者的形状、大小,而幽灵病发展到极致,患者会受到粒子程序和长时间不与人接触的影响,身为人类的气息和磁场都会消失。

  可以完整看到幽灵病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过目不忘,任何物品都会被大脑记忆,没有视觉盲点,他们的大脑从出生就和正常人不同;而另一种,则是像夏明这样——思维和脑波已经发生进化的人。

  夏明对景象的分析不会被光线误导。

  因此夏明没有在体验馆看到女子,那就表示她真的不在这里,但即便不在体验馆,她也远不了。

  夏明在附近找了半个小时,最后在一座桥上,看见了她。

  女子穿着白色的裙子,静静的看着河水,夏明从侧面顺着风走过去,她鬓角的头发被风吹的遮住了脸,女子伸手捋了捋,那飘摇而单薄的身姿突然间就和夏明脑中另一个人重合了。

  那也是春天,他扫墓结束准备离开的时候,身边的女保镖却站着不动,望着墓地的另一处。

  “走了。”

  他命令,这个女保镖陪了他一年,从来没有说过话、从来没有违背过命令。只有那一次,她的脚步停顿了几分钟,似乎在遥望什么。

  “……”

  怎么会突然想起她?

  夏明摇头,和桥上的女子离得近了,他开口问道:“小姐,你想跳河自杀吗?”

  女子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向夏明:“你觉得我是这么傻的女人吗?”

  “那倒不像。”夏明松了口气,走到她身边站着:“幽灵病,你身上的那个东西不是病。”

  要是以前听到夏明这句话,女子再怎么平静,此刻也一定会惊讶的发出声音。

  但此时此刻,她心里却是一片沉静,好似发生任何事,都不会在她心里掀起波澜。

  “这不是病,我很早就知道了。”女子微微笑了,她的笑容没有一丝感情:“它没有伤害我的身体,只是在抽空我的喜悦、悲伤、憎恨——我心里所有的一切都在被抽空,然后把我变成空气。”

  夏明皱起眉头,觉得女子不对劲。

  “你体会过真正的孤单吗?”

  女子问道,就像在问一个老朋友。

  但她没等夏明回答,而是伸开手,尝试着抓住吹来的风:“人是群居的生物,没有人会喜欢那种孤单。”

  她并没有抓到风,只抓到了风吹来的一根草。

  女子松开口,让草飞走:“如果有人喜欢孤单,那就代表他还不懂。”

  “孤单的越久,心就会越空,就越想去寻找填补的东西,然后我的这个东西却一个个的消失了。”女人笑着,回头看着夏明:“当你填补的多,失去的也就多,总有一天,你的心会消失,你会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就像一个溺水者,只要前面有东西,就会死死的抓住。”

  “我头里有个东西要把我掏空,把我变成溺水者,但是最后还是会有人来接我,向我伸出手、填补我的心……我想那个人,大概就是在我脑袋里放了怪物的人吧……”

  夏明挑了挑眉,女子知道到这个程度,他已经不用解释了。据说极少数幽灵病患者会提前知道她们的未来,但无论她们怎么挣扎、怎么反抗,当她们真正失去心的时候,就都变成了教授的玩偶——因为这不是短时间的游戏

  幽灵病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患病的都是年龄很小的女孩,她们从婴儿成长为少女,再到成熟的女性——二十年的时间,从朦胧到知世,她们一直都是孤单的,幽灵病会慢慢在掏空她们身为人类的感情,并且向外散播着让家人不适的磁场。

  越是接近她们的人,时间久了,就越会受不了她们。

  一个女人成年之后,她们更容易体会到孤单的恐怖,因此成年的女性都会逐渐放弃抵抗。然而夏明从来也没见过说起自己的病情,还能如此淡定的女人。

  夏明决定开门见山:“我能阻止幽灵病。”

  “怎么阻止?”女子看着他,波澜不惊。

  “用这个……”夏明拿出了if装置:“你把这个带在身上,以后你就能被人看见了,也不会有人接你走。”

  “这是什么?”

  “自动运行的if装置,212号……那个装置有奇怪的东西扰乱了你的光线,离开它,它可以切断我和你的联系。”

  突然间,一个陌生的机械声音响起,白色的火焰由后而来,瞬间充满了整个桥面,夏明在最初的一瞬间惊愕过后,身体就像有无数老鼠在爬过,涌出强烈的恶心和不适之感。

  他转过身,看到了一只兔子,一只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穿着蓝外套的兔子。兔子一只眼睛冒着红光,另一只眼睛却已经瞎了,它穿的的蓝外套也是又破又烂,跟块抹布似的。

  那对长长的耳朵更凄惨,外壳已经有些腐蚀了,可以看见里面闪着火花的机械元件。

  但它还是提着怀表,装作很可爱的跳起了一段舞。

  “哦,亲爱的,我太迟了,谁叫我刚睡醒!哦,亲爱的,你是第一个,快跟我来,我带你见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