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扫墓

未来缔造者 +A -A


    全新的一天,夏明兄妹前去扫墓,王振兴开着家里的面包车送他们,夏悠悠欢快的下了车,夏明向这个舅舅问道:“舅舅,你们要顺便去看看妈妈吗?”

  “好……”王振兴正想答应,旁边的妻子拉了他一把:“不了,我们有事赶着回去,那个夏明啊,听说你上大学还要复试?”

  夏明点头:“是这样没错。”

  这件事竟然传到了他们的耳朵边。

  舅妈皱着眉头,开口道:“上次舅舅给了你们五千块,悠悠的病既然好了,那钱你用掉没有?”

  这话说的太直接,连她本人脸颊都有些发烫。夏明心里微凉,明白了过来:“我银行卡还有一笔钱,晚上回去我就取出来还给你们。”

  舅妈欣喜若狂:“真的,那太好了!夏明,你舅舅现在要承包一个采石场,我们到处在借钱,那五千块对我们实在是……”

  夏明静静的听着舅妈的解释,他就奇怪为什么舅舅会突然好心的送他们来扫墓,原来是要把钱收回去,也许他们也不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复试。

  这个舅舅准备和别人搭伙买下一个采石场,这件事他记得,后面几年舅舅也赚了点小钱。

  不过这与他没关系,既然舅舅想要回钱,那还给他就是了,省得以后他在面前献殷勤。人心的变换,夏明上辈子看过许多,早就无所谓了。

  “哥哥,舅舅他们不来扫墓吗?”

  王振兴开车走后,夏悠悠跑过来问道。

  “不了,我们两个就够了。”夏明提着放有祭品的篮子,和夏悠悠找到父母的墓碑,一到这里,夏悠悠就安静了下去。

  夏明放下篮子,熟练的铲除墓碑周围的草,把周围都清理干净后,又把祭品摆了上去。

  “哥哥,你好熟练啊!”

  夏悠悠惊讶的看着夏明的动作,以前哥哥可没这么熟练。

  夏明没有回话,他当然熟练,上辈子睡在这里的有三个人,他每年都会回来。刚开始是独自一个人扫墓,铲草也是那个时候练出来了。

  后来他成了上帝之手的青年创造师,每次来扫墓都有很多人撑伞陪他,但夏明也没有让其他人动手,每年的草都是他自己处理。

  这块小地方是他过去心灵的寄托,夏明以为有一天自己也要睡在这里,却没想到死了会回到过去。

  “爸、妈,悠悠的病已经好了,你们在地下可以放心了。”夏明倒了杯酒,从左到右洒下,身为创造师的他不信神仙鬼怪,然而扫墓的时候,他总觉得父母就在身边。

  夏明烧起一把香,把其中的一半交给妹妹,让她按顺序插上。

  女孩插完香,合着双手祈愿:“爸爸妈妈,保佑我和哥哥可以找到新家。”

  夏明接着把剩下的香也插完了:“你们要我给悠悠治病,把她养大成人,我现在做完了第一步,你们在天有灵,就保佑她以后不要走歪路,变成一个优秀的女人。”

  一个女子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夏悠悠的可爱吸引了不少扫墓者的目光,然而女子却在看夏明,他的相貌不如妹妹耀眼,但他站在那里,每当风吹过的时候,女子看着,总觉得他衣决翩飞,有股莫名的吸引力。

  每年的清明,女子总会在母亲的墓前待上几天。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再次看到这对兄妹。

  兄妹两并未注意到她,两人在墓碑前站了半个小时,说了好些话,然后才收拾篮子转身离开。

  离开的山丘上种植着许多茶树,夏悠悠拉了拉夏明的手:“哥哥,我想吃茶苞。”

  茶苞是茶树的叶子,每到春季,茶树产生的养分有一部分会储存到叶子里,叶子变厚变嫩,可以直接食用,那就是茶苞。茶苞非常少见,早些日子来扫墓可能会摘到一些,晚了基本就被其它孩子摘去吃了。

  夏明放慢脚步找了好久,才在一颗茶树顶端找到肥肥的叶子,摘下递给妹妹:“只有这一片,没有了。”

  “呜……”夏悠悠嘟着嘴巴:“肯定是被其它大人摘光了,悠悠现在长得矮,等悠悠长大,这些树上的茶苞,还有好多好多的水果,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到时我要第一个吃光它们!”

  她分开茶苞,递给夏明一半:“我也帮哥哥你摘!”

  夏明忍俊不禁:“你长大就不会想吃茶苞了。”

  在夏悠悠的眼里,大人可能是羡慕的对象,茶苞只要伸手就能拿到。不过在大人的世界,摘茶苞吃却是丢脸的行为,没人会这样做。

  不过如果夏悠悠长大之后还能保持现在的心,或许她会是一个比夏明更厉害的人——梦想,那是创造师的生命。

  夏明拉着夏悠悠走了,女子远远的望着两人的背影,他们手牵着手,夏悠悠那崭新的衣服在这个春天显得特别漂亮。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手,曾几何时,她母亲也曾这样拉着她的手,从这条路走下去。

  “……”

  她转身寂寞的走了。

  女子和父亲住在一起,然而这只是因为父亲答应了母亲的遗愿,不会强迫她离开。

  她住在院子的一角,院子有块大石头,那是风水先生设计的,据说是为了压制她的霉气,如果大石头没了,这个家就会遭殃。

  父亲平时对她冷淡,但女子不恨他,不管他如何对待自己,但他爱着妈妈,信守诺言,这点就够了。

  她一如既往安静的走进院子,却看到几个人围在院子中央。

  “快把它抬出去,别让我女儿给看到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女子心脏一跳,走过去一看,地面上有个小东西躺在血泊中。

  “笨笨。”

  女子的瞳孔一缩,那是她的小狗,它静静的躺着,就像是睡着了,但地面的血水却在告诉女子,那不是睡着。

  “宁梦。”

  男人发现了女儿。

  女子走过去,弯下腰,双手有些发抖的抱起小狗。

  “今天我让风水先生改变布局,搬东西的时候不下心砸到了它。”男人有些不忍,但还是说道:“你走了之后,它一直在叫,这个狗脾气也不好!你要是心疼,我就再给你买一只好狗就是了。”

  “不用了……”

  女子咬着唇,是她的错,她早知道笨笨和自己一样不受欢迎,为什么要留着它一个人在院子里呢?

  自己不在身边,它就死在了这里,笨笨死前一定很寂寞。

  她抱着小狗的尸体走出院子,走了很远,然后找了个土丘,用双手刨着弄了个坑,把小狗放了进去。

  “笨笨……这下,你再也不会感到寂寞了。”

  女子说道,手背上落下了冰凉的液体。

  她脑中仿佛有块齿轮开始转动,没了——她仅剩的家人没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东西值得留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