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这是轻功啊!(下)

未来缔造者 +A -A


    果不其然,一打开聊天版块,疯狂刷屏的文字就把周世根搞蒙了。

  “哎呦妈呀,玩了几次【轻身术】,脚都软了!”

  “+1,我也一样,落地后站不稳。”

  “那飞起来的一瞬间真的太恐怖了,我撞了好几次墙,头上都是包,有一次还从五米高掉下来了。”

  “真的假的,我还没开始玩,你们说的好恐怖。”

  “不用担心,【轻身术】的安全措施做得好,掉下来就是会感觉到疼,不会真受伤。”

  “没错没错,程序非常稳定,那个吕尚一定是哪位大师的马甲。”

  “那为什么我刚才看到有人被抬出去了?”

  “那是我朋友,他没受伤,只是因为刺激吓晕了。”

  “确实刺激,我把shi都吓出来了,还好没被人发现。”

  “……”

  “……”

  “卧槽!!”

  “去你丫的,谁,谁吓出shi来了,赶紧给我出来,恶心死我了,难怪我觉得空气有种怪味道!”

  “尼玛,我也是,我还多嗅了几次,王八蛋,赶紧站出来。”

  “你们当我傻啊,我怎么可能站出来,我刚才悄悄往内裤撒了点香水,应该没问题了。”

  “我呕……”

  “恶心死老娘了!管理员、管理员,快把这家伙抓出去!”

  聊天版块果然都在讨论[轻身术],但接下来的对话颇为不堪入目,周世根受不了停下了观看,他的好奇心却被彻底的吊了起来,那个【轻身术】到底好玩在什么地方,它真的能飞?有这么刺激?

  他很想去新程序的体验房间看看,却强忍住了这股冲动,他没忘记今天孙子才是主角,他可不能自己玩上了。

  “等小勇玩累之后,我带他去体验一把【轻身术】好了……”

  周世根想着,这一等,他就等了一个小时,期间体验馆的论坛上对[轻身术]的讨论和推荐一直没有停止,让他心里就像猫抓一样痒痒。

  孙子玩了一个小时,总算有些累了。

  “爷爷,我有点晕。”

  男孩对周世根说道,周世根从他手上接过if装置。小孩的身体在上帝粒子环境下更为敏感,孙子玩了一个小时,确实不适合继续玩下去。

  周世根心底高兴,这下他可以去看看[轻身术]了。

  “小勇啊,我们刀那边看看。”

  他拉着孙子走出房间,向新程序的体验区走去,没走几步,他们就看到那边房间的门口爆发了冲突。

  “为什么每个人只能玩三十分钟,以前这里可没有时间限制,凭什么强拉我们出来!”

  “没错,管理员,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周世根看到有几个客人正在跟几个管理员吵架,好像是管理员们把他们从里面给拉出来了。

  不过还没等周世根走过去了解情况,房间外面排队的那群人也不耐烦了,帮着管理员和那几个客人争吵起来。

  “操,玩了三十分钟还不够吗?老子排队排了一个小时了!”

  “你们要玩【轻身术】,难道别人就不要玩?赶紧把if装置拿回去,给没玩过的人玩玩!”

  “什么!我们自己买的程序不能玩吗?”

  两边的人发生了争执,而且争执似乎还有扩大的趋势。

  又是【轻身术】——周世根听到他们争执的原因,内心更加震撼了,这个新程序到底有怎样的魅力,竟然会让这么多人为了体验时间而争吵,这是要多厉害啊!

  他心里受不了了,今天无论如何,不亲眼见一下【轻身术】,他打死也不回去了。

  周世根急匆匆的拉着孙子排在队伍后面,房间外面排队的人少说也有三四十个,跟其它房间形成鲜明对比。

  “管理员,为什么不开放其它房间体验[轻身术]!”

  前面的争吵还没有停止,有客人把怒火转向了管理员。

  “客人,我们体验馆没想到[轻身术]会这么火,再加上它的原体进货不多,所以只准备了这一个房间。”

  管理员回答,周世根听到了他的话,不满哼了一声:“明明是故意吊人胃口。”

  前面有个青年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周世根和他手上装置。

  “大爷,你这装置运行不了轻身术,就别在这里瞎凑热闹了。”他淡淡的说道:“轻身术运行的if装置要在四千以上。”

  周世根一愣,接着一拍大腿,他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没有高配装置,原来也是因为【轻身术】啊!

  “今天来晚了,竟然没法玩!”

  周世根心里懊悔,他对夏亚阁实在太抱偏见了,怎么就没提前调查【轻身术】呢!如果知道它要用高配的if装置,自己肯定会提早过来试试的——高配的程序肯定不简单!

  但他嘴上不服输:“年轻人,不能玩,我看看总行了吧?”

  “看看啊,那大爷你直接进去吧!”年轻人指了指大门,说道:“管理员说了,如果只是看看就不用排队,我们这些人都进去看过了。”

  周世根恍然,难怪这么疯狂,原来这些排队的人看过【轻身术】。

  他连忙拉着孙子离开队伍,经过管理员的询问后,一步就走进了新程序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的场景是一个漂亮的森林公园,公园里树木繁盛,一条弯曲的小道曲径通幽,路面全由鹅卵石镶嵌而成。

  然而小道上只有稀疏的客人在行走,周世根的眼睛一进来就被天空吸引了,森林的上方,有许多年轻人的身影在空中飞跃,他们尖叫和欢呼的声音震动着整个森林,时不时就有人从天上掉进森林,然后依靠树木间窜上纵下,想要再次飞上天。

  大部分人看起来都不太会操纵【轻身术】,但也有几个人特别厉害,可以在轻薄的树枝上停留。

  爷孙两刚进来不久,一个矫健的青年刚好从他们眼前的梧桐树顶跃过,他脚踩树尖,发出兴奋的尖啸,身子跃起然后滑到另一棵树上,消失在了爷孙两的视线里。

  各种各样的飞行姿态摆在爷孙两面前,孙子的嘴巴张的老大,眼睛发光一样拉着周世根:“爷爷、爷爷,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魔法!是不是那个海报上的魔法,他们真的会飞啊!”

  这个魔法实在是太酷炫了,男孩喜欢的不得了,刚才玩火球术和土墙跟它比起来,一点也不好玩啊!

  “爷爷、爷爷,我想玩这个,我要飞!”

  男孩摇着周世根的衣服,把刚才玩魔法带来的晕眩都忘记了。

  周世根却好像没有注意到孙子的动作,他目光呆滞,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儿时,前方的景象跟他儿时在电视上看武侠片的场景何其相似,现在的年轻人对武侠都不了解,但对于他这样的老人,武侠是藏在心底永远的梦。

  逐渐回过神来后,周世根的身子开始颤抖,他指着天空:“管理员,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轻身术】,这不就是轻功吗?”

  “这是轻功啊!”

  他发出一声怒吼,整个粒子体验馆好像都能听到!

  相似的一幕,在许多地区的体验馆也都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