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魔法师的爸爸

未来缔造者 +A -A


    夏悠悠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灯光的照射有些刺眼,让她微微眯起眼睛,紧随而来的是两个充满喜悦的熟悉声音。

  “悠悠、悠悠,你醒了?”

  “悠悠,快回姐姐一下。”

  夏悠悠微微转头,视线转向床边:“哥哥,姐姐……”

  她看到了两张充满喜悦的脸,瞬间,夏悠悠心里涌出不可思议的感情:“我的手术成功了吗?”

  “成功了,成功了。”秦晴抓住夏悠悠的手,双目含泪。

  夏明坐在床头,捋开黏在妹妹脸上的头发:“这下子,你不能抛下哥哥了。”

  夏悠悠的眼睛猛地红了,她激动的想起身,然而心脏又是一痛,让她的眉头拧了起来。

  “别激动,悠悠。”夏明伸出手,轻压着夏悠悠:“手术刚结束,你需要平静,最难的一关已经渡过了,剩下的也难不到你。”

  夏悠悠感受着夏明手心的温暖,她点着头,让心情逐渐的平静了下去。

  “哥哥,我做手术的时候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夏悠悠说道,手术对她就像一个黑暗的梦,她什么也没梦到,但却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叫我不要离开你。”她充满依恋的看着夏明:“我就拼命的想要醒来,然后就醒了。”

  秦香香忍不住笑了:“你这个偏心鬼,怎么没梦到姐姐我。”

  然而夏明却是愣了愣,接着陷入沉思,夏悠悠做的不是梦,因为他当时确实这么祈祷过。

  那走廊上飘过的果然是第二代的上帝粒子,它们感受到了夏明特殊的脑波,把他的思念带给了夏悠悠。

  大脑在手术过程中不会完全停止运作,夏悠悠接收到上帝粒子传来的信息并不奇怪。

  但让第二代上帝粒子传递思念这件事,让夏明觉得奇怪。

  也许他搞错了一件事,自己的脑波不是退化,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前世,他的脑波对第三代上帝粒子有很强的控制力,然而前二代粒子对他的命令就没那么积极了。

  如果按照前世的经验,他如今的力量是远远不足以让第二代上帝粒子受到影响,主动替他传递信息。

  夏明的力量明明应该变弱了,他的思维波动却和第二代上帝粒子更亲近了……

  “这是重生的原因?”

  夏明不得其解,但是他现在也没条件验证答案。只有等他有了自己的实验室,而且力量进一步恢复,他才能知道自己的猜想对不对。

  夏悠悠手术成功,所有人都非常的高兴。

  但女孩还要在医院静养一段时间,术后检查也不能落下,夏明和秦香香继续在山澜半岛留了下来。

  夏悠悠恢复期间,夏明减少了去夏亚阁的次数,因为妹妹从手术之后,就对他缠的要死。

  夏悠悠变得开朗了很多,脸上总是笑容,夏明从来都没有看过妹妹这么高兴的样子,他很欣慰。

  粒子手术没有带来后遗症,而且不像寻常的心脏手术结束以后还要许多药物和仪器的恢复治疗,夏悠悠手术后只要做简单的检查和修养,恢复速度非常快。

  她那处于成长期的身体没过几天,心脏就不再疼痛,也许不用一个月就可以出院。

  “哥哥,我快要好了,是不是很快就能回家了!”又一次做完检查后,夏悠悠扑到夏明的怀里问道。

  夏明的心里一沉,妹妹的病好了,有些事他没办法继续隐瞒下去。

  他看了一眼秦香香,秦香香苦笑着点头,她悄悄退出病房,把空间留给兄妹两。

  “悠悠……”夏明放下妹妹,轻声说道:“哥哥把房子给卖了。”

  夏悠悠愣住了,抬头呆呆的看着夏明。

  “你当时在住院。”夏明垂下眼帘:“家里没钱,我只能卖了房子,因为怕你受不了刺激,所以一直都没告诉你。”

  夏悠悠轻微的颤抖起来,她的眼里慢慢浮现雾水,然后就大哭起来,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漂亮的脸蛋滑落,滴在地上。

  “悠悠……悠悠,你别哭!”夏明心痛的抱着妹妹,他知道她对那间公寓有多深的感情:“我可以把房子再买回来。”

  然而夏悠悠没有停下哭声,她哭着,哭着,一直哭到累了,才硬咽着慢慢停了下来。

  “哥哥,我们能把房子买回来吗?”

  “当然。”夏明缓慢的点头,他身上还剩下的那些钱,正好把房子买回来。

  “可是……”夏悠悠注视着夏明:“哥哥不想把它买回来对吧?”

  夏明沉默了,他不想要回房子,以后夏明不会在南城住,外面更需要钱。

  尽管他身上还剩下几十万,但根本不够他用。

  他想尽快建立自己的粒子实验室,里面的电脑和其他配置加起来,花销就差不多上百万了。

  他手里看似宽裕,其实非常拮据。

  何况粒子实验室的建立前提是要有独立的空间,他也需要租用一个好地方,然后把它改造成实验室。

  实验室不可能建在南城,粒子实验室的设备、仪器和各种资源都只有大城市具备,就算勉强把实验室建在南城,夏明也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做各种实验。

  距离那些一二代科学家出来只剩两年的时间,夏明的时间非常紧张,他不想在南城无意义的浪费时间和金钱。

  有了自己的实验室,他就可以编造出先进的编程软件,创造更厉害的程序。实验室是他未来一切的基础,而且有了实验室,他才能继续进化。

  “哥哥不想买回房子……”

  夏明迟迟没有回答,夏悠悠猜到了答案,她擦了擦眼睛:“那就别买回房子了,悠悠不要它。”

  她倔强的说道:“我要和哥哥在一起。”

  “可……你不是很喜欢那个家吗?”

  夏明问道,上辈子夏悠悠死前一直在求他,她哭着要回家,不想死在外面。

  那个家对妹妹的意义,就像夏悠悠对夏明的意义——夏明如此认定,然而夏悠悠却摇头了。

  “……我的家是哥哥。”女孩的目光凝视夏明,她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露出的光芒却很温暖:“哥哥在哪,哪儿就是我的家,悠悠这辈子都会跟在哥哥身边。”

  夏明心里涌出一阵感动,他抱紧了妹妹,再三感谢她。

  “可是……哥哥要去哪里?”

  晚上,夏悠悠恢复平静之后,询问夏明将来要去哪里。

  回到病房的秦香香对这个问题也很关注,耳朵竖了起来。

  “恩……我考虑好了。”夏明微微一笑:“我要去香江。”

  作为千年商都的香江,常住人口超过两千万,还居住着近百万外国人,它以后会在粒子产业方面有特殊地位,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夏亚阁也提出让夏明住在山澜半岛,但夏明没有心动,他不知道以后和夏亚阁的合作会有多深,就算一直合作,他也没必要住在附近。

  只要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夏明就会把它改造成虚拟实境,就算相隔千里,胡桃她们也可以用投影直接到访他的实验室,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

  “香江!”秦香香的眼睛亮了起来,如果夏明要去的地方是香江,那她可以跟着一起过去。

  但她很快又是神情一变:“不对啊,夏明,香江离燕京这么远,以后你要怎么上学?”

  香江是华南地区经济中心,和燕京距离数千公里,以后夏明要在燕京读书,怎么可能住在香江。

  “姐姐……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去读书。”

  夏明的回答吓了秦香香一大跳,他一直都没确定自己要不要去上大学,大学只是当初的一个借口,在学校办理手续也是省麻烦,省得白惠他们大惊小怪。

  但是现在这些都变得不重要了,夏明仔细想过,大学对他的唯一意义就是寻找操纵粒子的天才。

  然而如果只是找人,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读书,只要抽空去学校走走,看看排名和人脸,找找有没有以后厉害的家伙就行了。

  无论如何,夏明都想以创造师的本职为主,他也考虑过往燕京跑一次,如果有机会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为自己保留学籍,他也不介意兼顾两者。

  “你不去上学?你怎么能不去上学!”秦香香大惊失色,好不容易考上的燕京大学,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

  “姐姐,学历只是一个敲门砖。”夏明泰然自若:“那块敲门砖对我可有可无。”

  秦香香刚想反驳,一时之间却是无言以对,她反射性的认为不能放弃燕京大学,但夏明说的也没错,现在的他还需要那个文凭吗?

  她知道夏明现在和夏亚阁签了合同,已经拿到了两百万,身上负债全免,但以后还得继续改良程序。

  现在夏明应该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他以后就能赚更多的钱、让悠悠接受更好的教育——燕京大学又算得了什么呢?

  “真是太浪费了!”

  秦香香逐渐想通,觉得浑身无力,所有华夏学子梦寐以求的殿堂,在夏明眼中却是可有可无,实在气人!

  “为什么我就没有这种福气。”

  秦香香不悦的看着夏明,她从小就对燕京大学充满憧憬,如果她有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摇着尾巴也会跑过去。

  然而夏悠悠却没有秦香香那般惊讶,躺在夏明怀里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吃起了苹果,她得意的哼了哼鼻子。

  “哥哥现在是魔法师的爸爸了,他不用上学。”

  手术过后,她就听姐姐说了两百万的真相,小女孩对夏明的崇拜是日益加深,已经快到盲目程度了。

  以前夏悠悠不知道创造师是什么,现在知道后,她才发现自己崇拜的魔法师和明星都只是表面光鲜,他们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

  那个人就是哥哥,哥哥是创造魔法的人,就是魔法的爸爸。

  魔法师是因为会用魔法才会被叫做魔法师,所以魔法师和魔法一样,他们见了哥哥都得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