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不过是个童话

未来缔造者 +A -A


    下午,白惠离开医院,而夏明认真考虑后,还是把【轻身术】的事告诉了秦香香,同时也提醒她要保密。

  秦香香在病房门口,连续听完三次胡桃对【轻身术】的解释,才总算是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有些陌生的看向夏明。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创造上帝粒子程序?”

  “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就自学了程序编码,前阵子上试着去做了,很幸运的做出了成果。”

  夏明回答,把一部分的原因归结于幸运,秦香香不是很了解上帝粒子程序的制作难度,她半信半疑的接受了。

  “两百万……那你以后要还多久。”秦香香这么问着,心里酸楚,夏亚阁提前预支的两百万,也许会让夏明穷苦大半辈子。

  “不用很久。”胡桃抢着回答:“【轻身术】是很好的程序,这一个程序就足够还清两百万了,夏明比我们公司的其它创造师都要优秀。”

  “你说的更快是有多快?”秦香香追问道。

  “这个,[轻身术]的授权收入应该有四万一个月,两百万就是四、五年时间吧。”

  胡桃乐观的估计,他们公司已经有几个程序给创造师带来的授权费过万了,夏明的【轻身术】要好过这些程序太多,四万应该可以达到。

  “每个月四万!四五年的时间还清?”

  胡桃的话惊得秦香香惊呼起来,她一阵眩晕,差点就倒了下来,好险夏明及时扶住了她。

  这个金额吓到秦香香,她每个月在上写书,也就四五千块钱的稿费,夏明高中还没毕业,收入竟然是她的十倍!

  这太不可思议了——四到五年的时间,岂不是说夏明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可以把钱还清?

  秦香香拉着夏明的手都抖了起来。

  “姐姐。”夏明扶住她,这是为什么他把秦香香从病房拉了出来,不在夏悠悠面前说的原因——这个消息对普通人太刺激。

  在职业创造师眼里,这笔钱并不多,买台好配置的粒子电脑就要几十万,而创造师想要提升自己,花钱的地方也很多。

  “夏明,你既然能做出上帝粒子程序。”秦香香拉着夏明:“那你是不是就不用去燕京大学读书了?”

  这句话,让原来淡定的胡桃也张大了嘴巴,差点就没把下巴掉下去。

  “等等……什么?你要去燕京大学读书?”

  “恩,大概会去吧……”

  “不是还没高考吗?”

  “我通过了他们的自主招生。”

  夏明看着像看怪物一样瞪着自己的胡桃,又看了看还没有缓过神来的秦香香:“你们怎么都盯着我,有什么奇怪吗?”

  “太奇怪了!”

  两个女人同时大喊,胡桃揉起了眉头,秦香香则接连叹气:“算了算了,我也不问,反正你有决定……你做事太吓人,我都开始怀疑再这样下去我是不是要得心脏病了!”

  一波波的惊人消息已经让她的心脏快承受不了,好在此时此刻,喜悦之情压倒了她的其它情绪,胡桃带来的两百万够给夏悠悠做手术了。

  “太好了……悠悠有救了……”

  秦香香只觉得像是在梦中,她伸手拧了夏明的手,夏明大叫一声才让她确定这是现实。

  “这是报复你之前不跟我说实话!”秦香香难得露出了少女时期的性子。

  胡桃冷静下来后,主动提议:“山澜半岛就有一家粒子医院,技术很好,医院和我们公司有合作,你们要不把悠悠的病情资料给我,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看他们能不能做手术。”

  秦香香大喜:“真的,那太好了,我马上找医生要资料!”

  她满脸喜色的向医生办公室走去,胡桃则转头看向夏明:“你妹妹需要做手术,你打算让她什么时候做。”

  “当然越快越好。”夏明回头看着病房里面一个人在看书的妹妹,眼神温柔:“如果你说的医院能做,明天我们就过去。”

  他优先选择妹妹,其他事都可以暂时放着,包括幽灵病,也只能等他回来再处理了。那病不容易解决,他也能趁这段时间做些准备。

  晚上,胡桃确定了山澜医院确实能为夏悠悠做粒子手术。秦香香喜不自禁,夏明很干脆的和胡桃签下了【轻身术】的授权协议,拿到了一张存有两百万的银行卡。

  然而这还只是临时协议,【轻身术】还要通过超能管理局的审核,然后由夏亚阁确认其发售模式和售价之后,由夏亚阁的运营总监和夏明签下正式合同。

  夏明签下的临时协议,其实是借钱协议。

  他和秦香香都担心夜长梦多,夏悠悠的手术越快做越好,于是第二天,他们就办起了出院手续。

  “胡小姐,夏明做了什么,竟然能让你们公司给他两百万。”

  在夏明办理手续准备出院的时候,白惠也过来了,她回家查过胡桃的资料,找到时间询问她。

  然而胡桃那是何等精明之人,虽然不知道这个老师为什么要问这件事,但她怎么会泄露真相。

  既然夏明没说,她也乐得保密。没人知道【轻身术】,夏亚阁就不用担心竞争对手挖角。

  她念头转动,微笑道:“他可是燕京大学的特招生,我们很看好他将来的发展潜力,这么好的人才需要帮助,我们自然会伸出援手。”

  胡桃怕白惠不信,又在后面加了几句:“夏明已经答应毕业后为我们公司工作,他……”

  她说夏明已经和夏亚阁签订了协议,毕业后将为他们公司工作。说完的时候,胡桃还感叹起来:

  “我也被他的执着和努力触动了,这么为妹妹着想的人,将来也一定可以成为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

  胡桃的话里带上了一部分自己的真实感情,为前面的借口增添了不少可信度。

  白惠的心变得沉重,她没有多疑,在她看来,夏明也只有这样,把自己的前途出卖才能换得这么多钱。

  “这又是何苦呢……”

  她这么想着,如果夏明答应募捐,再加上娶她表妹的那五十万,他其实也能凑足手术费。

  不过白惠也没太失望,她今天见面就问了夏明,夏明回来后依旧会见她表妹,这让她觉得还有机会。

  傍晚,夏明等人决定乘坐高铁前往山澜半岛,夏悠悠也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她活动无碍,不需要救护车。

  林校长听到消息,也来到车站送他们。

  “校长,白老师,这阵子真是谢谢你们了。”夏明跟两个老师道别:“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们。”

  这阵子,这两个老师帮了不少忙,夏明全记在心里。

  “我们其实也没做什么。”林校长有点感慨,夏悠悠的手术费,最后竟然由夏明凑足,他们帮的都是小忙,没有实质作用。

  夏明这句话,林校长觉得自己受之有愧。

  他和白惠目送四个人走进车站,早春吹过的风很冷,然而两人心怀思绪,怎么也无法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预感,夏明会是我们学校出去的最优秀的学生。”林校长突然说道。

  白惠显得忧心忡忡:“我也有这种感觉。”

  夏明带给了她太多的意外,她很担心这个得意门生看完外面的世界后,再次回到南城,表妹已经没有吸引他的魅力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孩子……”林校长笑了起来:“他这一走,说不定就是展翅高飞,再也回不来了!”

  白惠心情更冷了。

  一个欢喜、一个悲观,怀着不同思绪的两个人在车站站了一会,直到高铁离站,他们才返回学校。

  晚上,白惠把夏明离开的消息打电话通知她表妹,然而对方沉默应对,似乎不感兴趣。

  白惠叹着气挂断电话,而南城的某个院子里,女子放下手机,抚摸着坐在腿上的小狗。

  “笨笨,他走了……为了妹妹牺牲自己的未来……他可真笨。”

  她清丽的面容上闪过淡淡的忧伤,白惠说错过那个男孩会很可惜,但她并不觉得可惜,男孩再好,也与她毫无关系。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就像以前白惠为她介绍的其它男人,也将擦肩而过。

  女子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在世之时,她喜欢给自己念诗,最经常念的是《白头吟》:‘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女子知道,这是妈妈给予她的祝福,妈妈希望她能拥有梦想,不受爸爸喜欢的她可以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但女子明白,这四五年来和自己相亲过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如果可以实现,它早就实现了。

  这句诗对她,不过是个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