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红娘与魅影

未来缔造者 +A -A


  夏悠悠的病情进一步稳定后,夏明找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带着妹妹来到附近的公园散步。

  “哥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

  公园的椅子上,夏悠悠吃着苹果,摇摆着双腿说道。

  她可以回家了,就连秦香香都想带她回去,每天的住院费加起来已经上万了。但是夏明担心遇到之前的那种状况来不及就医,就不允许她出院。

  而且房子已经卖了,兄妹俩无家可归,夏明到现在都没把这件事情告诉妹妹,生怕她心脏受不了刺激。

  “很快的,再过阵子。”夏明用沉静的声音说道:“哥哥马上就把手术费凑足,到时绝对让你健健康康的走出去。”

  夏悠悠乖巧的点头:“我相信哥哥。”

  她开开心心的在公园里玩耍起来,哥哥这么厉害,而且从来没骗过她,他说了能出院,那肯定就是可以出院了。

  到了中午,夏明拉着妹妹的手准备回去,秦香香却出现在公园,找到了他们。

  “夏明,总算找到你们了!”

  秦香香大声说道,除了她以外,夏明还看到了提着个粉红挎包的白惠,最近白惠有空的时候都会来看望悠悠,有时候还会带自己做的饭菜过来。

  “白老师你也来了。”他打招呼。

  “对,正好有点事要和你商量。”白惠说罢,低身摸了摸夏悠悠柔顺的头发,女孩和她也熟悉了,咯咯笑着没有抗拒。

  “让我来说吧,白老师。”秦香香抢过话,向白惠提议道:“我了解夏明,可能比较能说服他。”

  “这,不行……”

  白惠略作迟疑,却是摇头拒绝了:“还是我自己来说,悠悠,你跟姐姐去那边玩怎么样?”

  夏悠悠点头,她看了看哥哥和白惠,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就跟着秦香香走了。她们在附近的草坪玩耍,还在夏明的视线范围内,夏明随即把注意力转到白惠身上。

  “老师,你想和我说什么?”

  “坐下再说。”

  白惠拉着夏明在路边的长椅坐下,她把挎包放在身边,说道:“你知道这家医院属于一个私人老板吗?”

  夏悠悠住的这家医院是本地首富开的,首富的名字叫做宁福,南城好几家大型超市、购物广场都是他的产业。

  “我知道,他叫宁福。”夏明点头,他很奇怪白惠突然提起这个人,她和那个宁福难不成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姨丈。”白惠果然和宁福有关系,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五十万,他给悠悠的手术费!”

  “他要捐助我们!?”

  夏明看向银行卡,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他很惊讶首富竟然是白惠的亲戚,但更惊讶那个首富会如此好心——他为什么要帮悠悠?

  夏明不相信天上会无缘无故掉下馅饼。

  “原因是什么?”

  他镇定下来问道,如此平静的反应,让白惠在心里微微叹气。

  “他有个女儿。”白惠把银行卡递给夏明:“他把她嫁给你,如果你答应,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

  “……什么?”

  夏明没有接卡,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个宁福要把女儿嫁给自己?他怎么可能会把女儿嫁给一个无名小卒?而且还要倒贴钱?

  “老师,你在开玩笑?”夏明指了指自己,眉毛挑了起来:“就算他觉得我这个人不错,要收我当女婿,是不是也应该等四年后再说这件事。”

  他现在的年龄是十八岁,还不到法定婚龄,宁福怎么可能考虑他。

  白惠没有开玩笑:“你们可以先订婚,让她和你住在一起。”

  夏明不同意白惠的这个理由:“不对,他要选女婿,南城这么多人选,燕京大学的毕业生也不是没有,为什么偏偏会选中我……”

  “我替你做媒了!”

  白惠打断夏明,一句话让夏明的眼睛瞪得老大。

  “我表妹的情况比较特殊,姨丈一直就想把她嫁出去,于是我给你们当了一次红娘!”

  白惠随后又补充,夏明从惊讶当中逐渐缓过神:“老师你是认真的?”

  “我很认真的考虑过。”白惠点头,一副考虑周到的样子:“你妹妹的教养很好,这是因为你照顾的好,你们兄妹以前的经历我也知道,你有担当、又踏实。虽然年纪小了点,但你对妹妹这么好,那一定也可以照顾好我表妹。”

  夏明发现白惠话里有话:“等等——照顾她?什么意思?”

  “……我表妹……她……。”白惠没想到夏明如此敏觉,声音有点支吾起来:“姨丈不喜欢她,想早点把她嫁出去,表妹的身子有点问题……”

  “老师,你该不会把我当慈善机构吧?”

  夏明心里一阵凉意,给他夏悠悠的手术费用,然后再送另一个病人给他当老婆?

  “不是这样,夏明,你听我解释。”白惠连忙补救:“表妹只是得了怪病,不会拖累你,你完全可以照顾她。”

  “什么怪病?”夏明追问。

  “这个……”白惠张开口,微微颤动,接着发出无奈的叹息:“我不知道。”

  “不知道?”夏明无语,他站了起来,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我拒绝……悠悠的病我能自己解决,谢谢你的好意。”

  白惠连忙拉住夏明的手:“你不要决定这么快,再考虑一下,或许你可以先和我表妹谈谈,她和你见过面,一次在路上,一次在医院门口!”

  夏明摇头,把手抽了出来:“不用了,我对她没印象,而且我……这辈子不会结婚。”

  他想去接妹妹,刚走两步,白惠心里焦急,一句话冲口而出:“她还帮了你妹妹!”

  夏明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什么时候?”

  “那天悠悠刚进医院,李院长为什么答应让她住进单人病房。”白惠跟着站起,挽留道:“那是我表妹用她爸爸的名义吩咐关照你们,姨丈知道这件事骂了她一场,说起来……她对你有恩。”

  夏明也对这件事有印象,那个李院长最后看他的一眼意味深长,原来是误会了他和幕后老板之间有关系。

  他态度有些缓和了:“你表妹见过我,难道只有两次?她就这样轻易喜欢我?”

  夏明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这么有魅力,他长得不是特别帅,又是孤儿还带个绝症妹妹,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吸引女人的东西。

  “我表妹……她没说喜欢你。”白惠犹豫片刻,诚恳的回答:“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我表妹孤零零的太可怜了,我想让她离开那个家——她肯定会喜欢你们兄妹。”

  夏明愣了愣,接着哭笑不得:“老师,搞了半天,这都是你在替别人擅作主张啊!”

  “这才不是擅作主张!”白惠断然否定,语重心长的劝道:“夏明,只要你同意,我就能说服我表妹。这件事对你、对她都是好事,你可以拿钱治悠悠,而她也能获得新生活。”

  白惠没有私心,这件事在她看来的确确两全其美。她不确定夏悠悠的病最后能不能治好,如果没有治好,有她表妹那么善良的人陪在身边,也可以帮夏明治愈心理创伤。

  而夏明却没法理解为什么白惠这么替她表妹操心,那表妹在家里究竟有多么的不受待见,竟然连亲生父亲都想送她走。

  但他知道其它解决方法。

  “你姨丈不喜欢你表妹,就让你表妹搬出去不就行了?”夏明建议道:“或者你照顾她也可以。”

  宁福愿意花五十万把女儿嫁给他,为什么不直接给女儿一笔钱让她自力更生,这样说出去也不丢脸。

  而且夏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白惠既然心疼表妹,自己为什么不去照顾她,偏偏要塞给他?

  “我表妹的妈妈……也就是我的阿姨,她十年前去世,姨丈向她保证不把表妹一个人赶走,只能把她嫁出去。”

  白惠认真的解释:“我表妹也没办法一个人生活,她无法和其他人交际。别人经常会遗忘和看不见她……包括我姨丈,我,还有大街上的路人……”

  “你说什么!?”

  如此荒谬绝伦的话,任何人听了都不会相信,然而夏明不一样,他的瞳孔微不可见的缩了起来。

  “看不见她?眼睛看不见她吗?”

  “对……看不见。”白惠神情沮丧:“我只有很偶尔才能见到她,但你两次都看见了,她对你有印象——你应该可以和她住在一起。”

  夏明呼吸一窒,感觉空气都变冷了:“她平时是不是面无表情,不会生气也不会激动,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白惠有点吃惊,她表妹的确总是一脸淡漠:“你想起她是谁了?”

  “……幽灵病。”

  夏明吐出一个词,白惠更惊讶了:“幽灵病?我表妹也经常说她是个幽灵,你听她说过?”

  “……”夏明沉默了下去,他在街上和医院门口遇到的人太多,自然是没有想起那个女人。

  他闭起眼睛寻找记忆,怎么也找不到,但这才是幽灵病的特征。

  夏明再次睁开眼,眼神变得坚定起来:“老师,过几天,麻烦你带你表妹来见我。”

  他的态度改变了,白惠喜不自禁。

  然而夏明的心情无比沉重,他知道幽灵病,也知道那个女人会被亲生父亲厌恶的原因。幽灵病不是病,而是十多年前,某个变态粒子科学家策划的一场实验的产物。

  幽灵病发展到极致,患者就会变成没有感情、无声无息的存在,她们会在几年后,‘造物奇迹’浮出水面的时候,成为这个组织的生物兵器,行动代号‘魅影’。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

  夏明心中涌出危机,他原来以为在那些一二代科学家出来之前,自己还有几年的安稳时间,却没想到这么快就闻到了敌人的气味。

  也许这就是他的成功率会比‘上帝之手’的其他人要高的原因——‘造物奇迹’的前置计划就在他的身边,以后他还不排除再遇到其他计划。

  之前夏明一直没有察觉,现在他必须要提高警觉了。那个幽灵病如果处理得当,夏明可以拯救很多患者,甚至阻止‘魅影’诞生,为将来的争斗增添胜算。

  和白惠商量好时间告别后,夏明三人返回医院,经过一条马路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山澜半岛的陌生电话。

  “这边也来了么。”

  夏明拿起手机,知道【轻身术】的投递有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