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同学的距离

未来缔造者 +A -A


    深夜,夏亚阁测试场。

  胡桃一个跳跃,身体如浮萍一样飞起,然后在最高点后滑出一个优雅的曲线,轻盈的落在一根竹子上,她脚尖踩在竹子顶端,竹子微微弯曲,但竟然没有断裂。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胡桃脸上难掩激动。

  好几个小时的测试,连续四五个员工跌了一屁股伤,但他们总算把【轻身术】测试成功,完全驾驭了这个程序。

  “处长,你赶紧下来,让我们试试!”

  看到胡桃停在竹子上不动,下面一些员工催促起来,几个人屁股还在发疼,却也是摩拳擦掌准备再玩一场。

  他们如此乐此不疲,让胡桃对【轻身术】更是充满赞叹。

  “让人欲罢不能的程序。”

  这个【轻身术】玩起来很简单,却非常容易让人上瘾。现在市场上也有上帝粒子程序可以借助特殊类型的IF装置实现飞行,然而【轻身术】不用靠外力,由人类自己驾驭飞行,体验感逆天了!

  “能大卖,它一定可以大卖!”

  胡桃心情愉快,连他们这些测试者都如此着迷,可想而知这个上帝粒子程序会多受顾客欢迎。

  这是机会,可以决定夏亚阁命运的机会。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胡桃都要把【轻身术】紧紧的握在手心,不让其他公司夺走。

  胡桃再一次从竹子上跳起,然后落在地面,落地的时候也很轻盈,但落地后,她开始感觉到身体四处隐约作疼。

  “玩过头了。”

  她心里笑了,这个【轻身术】让粒子流入身体,同时改变了浮力,它对身体的负担很大,不能玩太久。

  不过这没关系,他们计算了负担情况,半个小时的【轻身术】相当于四个小时的体力劳作,普通人每天玩半小时还是可以承受的。

  【轻身术】带来的只是简单的肌肉负担,并没有永久性的副作用。将来正式发售的时候,胡桃只要给它限定一下游戏时间就行。

  “你们继续测试。”胡桃把if装置交给其它员工:“测试数据都要记下来,但别玩太久,明天还得上班!”

  她嘱咐几声,带着助手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测试场,虽然已经是半夜,但她依旧精神抖擞,没有一丝睡意。

  “我们要拿到这个程序的发售权,创造者那边是什么情况。”她询问助手,胡桃还不知道创造者是谁。

  “是这样的,处长。”助手拿出夏明的资料交给胡桃:“创造者有个要求,他要让我们提前支付两百万。”

  “两百万!?”

  胡桃感到惊讶,虽然他们公司对新人有很多照顾,但从来也没有人说要预支这么多钱,这种情况没有先例,她也做不了主。

  “处长,要不要我和他联系,讲讲价格?”

  助手看出胡桃的迟疑,主动建议。

  “不,不用了……我怕对方不快。”胡桃摇头,她的心情很快又好了起来,仔细一想,这个程序的价值可能也不止两百万。

  “既然他提出两百万,估计是有什么困难……我明天去和董事长说明情况,你不用讨价还价。”

  胡桃提醒道,她没有接触那个创造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但这么有才华的创造师,花两百万得个人情也是可以的。

  “还有其它要求吗?”

  她接着又问道。

  “不,没了,只是这个人……”助手面露异色,说道:“处长你看完他的资料就明白了。”

  胡桃随即翻看起了手上的资料,她的神情充满不可思议,看完后,嘴里冒出了家乡话:“有冇搞错,高中生?甘牛嗨!”

  而另一边,完成【轻身术】的创造后,夏明就没有再去吧了。

  粒子吧对他主要作用就是创造【轻身术】,以及略微的恢复了点脑波对上帝粒子的控制。

  然而他的真正力量在粒子吧是没办法恢复的,实际上几个月下来成果也不显著,其一是因为吧的配置、粒子质量和密度都不能形成对思维的刺激效果,而且也缺少配套的程序环境。

  夏明在吧已经不会进一步恢复,他计划在救了妹妹之后,要尽可能快的创造属于自己的粒子工作室,拥有一个适合自己进化的最佳环境。

  每个人体质和条件不同,需要的进化环境也不同,但夏明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环境以及配套程序,有了粒子工作室,他可以很快的恢复。

  于是,连续好几天,夏明都在医院照顾妹妹,直到不久之,学校让他去办理转移档案的手续。

  虽然距离开学还有半年,但夏明的学籍档案要提前转去燕京大学。

  在学校忙了一小时,手续办完,夏明在教务处长杨华的陪伴下离开教务楼。

  “要我开车送你回去吗?”杨华表现的很热情。

  夏明笑了笑:“不麻烦您了,白老师让我去把书拿走,我要回教室一趟。”

  去年他逃学逃得匆忙,教科书和文具都放在教室没拿走,而现在夏明已经不需要参加高考,那些东西自然要带回去。

  但是杨华并没有放弃,热情不减:“拿书很快,我陪你去。”

  他的殷勤让夏明有点奇怪,杨华铁了心要送他回去,夏明盛情难却,只好在他的陪伴下走向教学楼。

  “燕京大学的影响力真的这么大?”

  路上,夏明思考这个问题。他今天在学校碰到了很多老师,不管认识不认识,对方都会停下来跟他聊上几句。

  他被燕京大学录取的消息在学校也已经扩散,春节刚过不久,高三就开始补课,消息当然瞒不住。

  “夏明!”

  两人走到高三一班的教室门口,正在给学生讲题的白惠注意到了他们,转身走了出来:“手续都办好了?”

  “恩。”

  夏明点头,他的现身让教室里面一阵喧哗和讨论,许多同学交头接耳的看向他,眼神又是羡慕又是陌生。

  白惠带着两人走进去,教室很快安静了下去,没人敢讲话。

  白惠拍了拍手:“大家欢迎一下,夏明回来了!”

  教室里随即响起了剧烈的掌声,很多人看着夏明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一些胆子大的女生率先开口问了起来。

  “夏明,听说你被燕京大学录取了,是不是真的?”

  “真的是那个燕京大学?”

  “你怎么那么聪明!“

  “夏明,你什么时候参加的考试?”

  夏明点头,微微笑道:“年前考的,说不定半年后,你们中间也会有人和我去同一个学校呢!”

  不少同学都忍不住笑了。

  “别骗人了,燕京大学哪有这么容易考。”

  “其实我也参加南华大学的自主招生了,难得要死——燕京大学肯定更难,如果像你说的这么容易,我怎么会考不上南华。”

  “你是我们的学习委员,我们不跟你比!”

  夏明以前在班里担任学习委员,成绩名列前茅,所以班里同学虽然吃惊他考上燕京大学,但也没有不能接受的地方。

  夏明和同学们说了会话,但旁边还有杨华在等着,他也没怎么耽搁,很快就回到座位收拾起了书。

  但他发现高三的书实在太多了,桌面全给叠满后足足有矿泉水瓶这么高。他只带了一个背包,剩下的用手托也拿不走。

  “黄泽,能不能……”

  夏明想让自己的同桌黄泽帮下忙,却发现他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

  这个同桌除了在夏明走过来的时候打了声招呼,刚才他整理书籍的时候一直都很沉默,而且颇为坐立不安的样子。

  黄泽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还是乐天派的性格,如果是平时看到夏明要搬这么多书,他早就凑上来帮忙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夏明担心的问道。

  “没……我身体很好。”黄泽勉强的笑着,身子却好像微微挪动,离夏明远了点。

  夏明眉头微皱,转头向其它同学看去,发现很多人对上他的眼睛都害怕的避开了。

  就连刚才和他说话的那些同学,虽然都看到了他搬不了这么多书,但她们相互看了几眼后,竟然也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忙。

  他们似乎都和夏明有了距离,不过每个人表现的程度不同,有些人很容易看出来,有些人则隐藏的很好。

  夏明站在原地,前面是搬不完的书,周围却没有人上去帮忙,教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了。

  杨华首先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走了过来:“夏明,这么多书你怎么拿,我来帮你!”

  毕竟是成年人,他一下就打破了沉默,帮夏明抱走了很多书。

  夏明略微沉吟,他看着班上的同学,完全明白了原因。

  “看来我确实不够重视燕京大学的影响力。”

  两世为人,夏明心底没把燕京大学看得太重,毕竟出了社会以后,大学不过只是一个敲门砖。

  但这段日子的见闻让他意识到,这座小城市的人眼中,燕京大学的分量相当重。

  如果夏明父母还没有去世,他被录取的消息足够让他们杀鸡倒酒,拉着兄妹两去祭拜祖先,所有亲朋好友都会为夏明庆祝——能够进入燕京大学,在这里就是光宗耀祖!

  夏明在班里不是孤僻的人,他的人缘极好。但一个寒假过后,他考上了燕京大学,这让班里的同学嘴里羡慕,却不知如何跟他亲近了,表现出来的行动就是不会上前帮忙,对他保持了距离。

  夏明也不见怪,他背起包,把剩下的书都抱在怀里,微微一笑:“各位,我先走一步了,高考结束后,我们再一起庆祝!”

  前世他高考也考得不错,但同学之间没有这么大的距离,直到大学毕业出了社会,才因为身份不同变得生疏起来。

  但现在他只是提前一步考上大学,就让这些同学表现出了陌生。人和人之间只要一个位置不同,其它东西也就会跟着改变。

  在同班同学羡慕的目光下,夏明向外面走去。

  “夏明,已经变了……”

  远远地,黄泽这么想着。

  他盯着昔日熟悉的同桌一个人独自离开,坚毅中带着洒脱,只觉得两人的距离越加遥远,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黄泽有些后悔,他想跑上去挽留,却怎么都没办法抬起双脚。

  而走出教室的夏明,心态已经在转瞬间转了过来,创造师被其他人远离是迟早而且是必定的经历。

  区区一个燕京大学,这样他们就不知怎么面对,那以后还怎么得了?

  夏明要成为的创造师可不是寻常职业,创造师的就职资格由科学院颁发,他们既是上帝粒子的程序员、又是发明家,用智慧赢得财富,深受世人推崇。

  在寻常人的眼中,创造师就等于是发明家,他们在给社会带来便利和娱乐的同时,还推动着人类未来的发展。

  无限未来计划,它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别名叫做‘创造师培养计划’。创造师是无限未来的核心,尽管现在世界上创造师不多,然而不用几年,整个世界都将知道他们,都将为他们而疯狂。

  成为创造师之后,夏明和这些同学远离是迟早会发生的事,他没有特意阻止,也不会伤感。

  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人的愿望,一定要不惧艰险,向很高很远的地方行走,高远到这所学校没有同学可以跟上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