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改变了态度的亲戚

未来缔造者 +A -A


    王振兴是夏明的舅舅,这天一大早,他带着妻子来到了医院。

  “看望夏悠悠小姐?”

  他随便找了个护士问路,没想到护士竟然知道夏悠悠:“请稍等一下,这个病人住在单人病房,我帮你去问问能不能探视。”

  王振兴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奇怪了:“看病也需要问?”

  “笨,你没听是单人病房吗!”妻子在他身上捏了一下,这个蠢蛋,中医院的单人病房可有钱人专用的。

  夏明兄妹当然不是有钱人,肯定有人在关照他们。

  事实上因为院长特别吩咐过,护士们这段日子为夏悠悠挡了不少探病的客人,小姑娘比其它单人病房的病人还要受到照顾。

  王振兴夫妻两在走廊等待护士回来,他想抽根烟,妻子用手拉了拉他:“你听见了没,周围那些人嘴里在说什么。”

  “哪些人?”王振兴往四周看去,竖起耳朵,果然是听到不少人在低声交谈。

  “又来了,怎么这么多人去看望那女孩,不是刚走一批吗?”

  “这是什么人家,亲戚这么多。”

  “他们不是来看病的,你们怎么没听说,他们是来看状元郎!”

  “那女孩的哥哥被燕京大学录取了,这可不得了,他是我们南城有史以来第一个自主招生被燕京大学录取的人,一些领导都跑来看望了。”

  那些声音是从一些病人和家属嘴里传来,只要在这里待上两天,就没人不对来看夏悠悠的客人感到好奇,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原因。

  “燕京大学,真的假的啊,现在不是还没高考吗!”

  “你这就不懂了,就因为没有高考人家才厉害啊!他可是通过了燕京大学的自主招生,自主招生你听说过吗?那可比高考难得多了!”

  “天啊,竟然比高考还难!难怪护士会拦着别人不去看望,我看这几个人也得吃闭门羹了!”

  “可不是,这么多人走来走去,要是让状元郎的妹妹病情恶化怎么办!”

  听着这些密集的交谈,王振兴的脸色是一青一白,心里五味具杂。他没想到姐姐家的儿子竟然如此有出息,让病人们都崇拜起来。

  这让他颇为后悔的埋怨妻子:“你说你啊,都怪你,姐姐她们走的时候,我就说应该收养那两个孩子了!”

  当年夏明的父母因事故离世,王振兴一度考虑把那两个孩子收养起来,却因为妻子的话而放弃。

  如果当时接过来了,现在夏明就相当于是他们的养子,这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荣耀啊!

  这么厉害的外甥,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王振兴埋怨妻子,妻子也不高兴:“你怪我干嘛,你不想想悠悠那个病,我们养得起吗?别的亲戚抛手不管,凭什么我们管,再说,你知道他们兄妹根本就……”

  “行了行了。”王振兴挥手打断妻子,叹息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待会见到悠悠,你可别再臭着一张脸了。”

  妻子哼了一声,嘀咕起来:“谁知道夏明会考上燕京大学。”

  夏明考上了燕京大学最难考的粒子学院,放在以前,那真的就是状元郎,前途似锦,其实她心里也很后悔当年没有伸出援手。

  “好了,两位,我给你们带路。”

  没过多久,护士走了回来,带着夫妻两向病房走去。

  王振兴跟在护士身后,耳边听到旁边传来对他们能探病而产生的惊讶,心里不由的冒出了点豪气。

  “我当然能探病,怎么说我也是他们的舅舅。”

  不管怎样,出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外甥,他以后也有对外炫耀的东西了。

  夫妻两走进病房,看到正在照顾夏悠悠的秦香香,简单招呼后,王振兴疑惑的看了看病房:“夏明呢?”

  “他有事出去了。”秦香香有点拘谨,她在夏家亲戚前面的身份有些尴尬,既像监护人,但又和兄妹两没什么实质关系。

  “哦……”王振兴有点遗憾,他坐到床边,满脸笑容的摸了摸夏悠悠的脑袋:“悠悠,好点了吗?”

  “好点了,舅舅。”

  夏悠悠乖巧的点头,却不由的回想起了多年前她和哥哥一起拜访这个舅舅的场景。

  那时候爸爸妈妈刚刚去世,哥哥为了能让她继续治病,抱着她到处求人,低声下气的求他们收养她。

  只要有人答应收养她,哥哥什么都愿意去做。但他带着自己走遍所有亲戚,在冬天的地上给别人下过跪,却还是没有一家人答应。

  没有人会收养有心脏病的自己,他们都觉得自己的病是一个无底洞,这个舅舅也同样如此。

  夏悠悠还记得当时在舅舅家,他坐在一边抽着烟,什么话都不说。而舅妈则站在哥哥面前,指着他大骂。

  那一天,年幼的夏悠悠只能躲在一边大哭,他们兄妹走了一个小时的路过去,舅舅却连午饭都没留他们吃。

  现在,这个舅舅的态度突然变了——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舅妈也是满脸笑容,对待自己无比的温柔,似乎已经把几年前的事情忘记了。

  夏悠悠并不奇怪,最近这些天来了很多亲戚,他们的态度都和舅舅差不多。

  她以前恨过他们,恨他们无情无义,然而现在却没有了那种感觉,再强的恨意也比不过她心底洋溢的自豪。

  “哥哥真的好厉害!”

  夏悠悠对夏明充满了仰慕,她从未如现在这般自豪,小小的心脏里只觉得哥哥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人——比魔法师还要厉害!

  只要有哥哥在,她就什么都不会害怕了。

  中午,王振兴留下了五千块钱,然后离开了医院,他有些遗憾最后也没能见到夏明。

  然而夏明晚上回到医院听说舅舅来访,也只是淡然一笑,什么也没说。

  时间开始转动,很快的,一年一度的春节到了。

  这一年的除夕,秦香香的堂哥让她去家里过年,夏明让她回去。而他买了一些蛋糕,晚上在医院给妹妹庆祝生日。

  夏悠悠在除夕这天出生,夏明觉得这个生日棒极了,按他的说法,每一年都是全国人在为妹妹庆祝生日。

  “我最喜欢来利的蛋糕,好好吃。”

  小姑娘坐在床上吃着蛋糕,奶油抹了一嘴。

  “你不能多吃,奶油吃多了不好。”夏明给她擦着嘴:“等明年出院后,哥哥带你吃更好吃的蛋糕,想吃什么口味都行。”

  “明年我能出院吗?”

  “肯定能的。”夏明点头:“明年你会健健康康的出院,下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最漂亮的地方过。”

  “哥哥,我好想早点到明年……”夏悠悠的眼睛开始发光:“最漂亮的地方是哪里啊?”

  夏明摇头:“暂时保密。”

  他对夏悠悠保证明年会给她举办一场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生日,夏悠悠被夏明说的着了迷,一脸开心的睡着了。

  而她睡着不久,秦香香又跑了过来。

  “姐姐为什么不和林哥多呆会?”夏明看到她,露出苦笑:“林哥难得回一次家,怪我拐走你怎么办?”

  秦香香的堂哥姓林,和秦香香是青梅竹马,平时他都在外面打工,只有过年才会回来,然后邀请秦香香过去和他家一起过节。

  秦香香笑了笑:“堂哥不会这么小气。”

  她看到夏悠悠已经睡着,于是和夏明走到阳台,低声说道:“你家的东西已经搬到我家了,你真的把房子卖了?”

  前几天,夏明找好了卖房子的对象,合同都签好了。

  “悠悠每天都在花钱,我也不能老欠着。”夏明点头,他们得到院长的关照,夏悠悠住院一个月都没花钱,但这种情况不能一直拖下去。

  夏悠悠的情况逐渐稳定了,单人病房的价格昂贵,医院已经暗示要她转普通病房,但夏明不想让妹妹被其他病人打扰。

  他没钱了,也不愿麻烦秦香香,再加上每天创造【轻身术】的花销也贵,夏明干脆就先把房子卖了。

  “三十万可以用到【轻身术】做好。”

  夏明心里想着,他把房子卖了三十万,作为一间老旧公寓,价格很公道。一个月前他还没把握三十万够用,但现在他可以肯定了。

  【轻身术】的程序马上就要收尾,三十万可以撑到他收获第一桶金。

  “可……你不把卖房这件事提前告诉悠悠?”秦香香有点担心。

  夏明摇头:“不能告诉她,她会伤心。”

  那间公寓是爸妈唯一留给他们的宝物,夏悠悠在那里出生和成长,情感深厚,比夏明更珍惜公寓,夏明暂时不想让她知道。

  “……其实你可以再等等,白老师不是说可以帮忙募捐吗?”秦香香心疼夏明卖了房子,这兄妹两没了家,以后该怎么过日子。

  白惠前几天来看望夏悠悠,她说夏明情况特殊,学校可以用燕京大学特招生的噱头替他妹妹募捐,如果他同意,开学后马上就可以开始。

  但夏明拒绝了,一是他不想欠‘募捐’的人情,二是不想用‘特招生’身份买同情,也不想让探病的客人变得更多。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募捐要等高中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回来才能开始,而要凑够一百万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夏明掐指一算,最快也要四月份才能到手。

  他的【轻身术】马上就要好了,四月份的募捐,还不如自己这边来的快。

  “姐姐,别担心……快了,我很快就能做到了。”

  夏明安慰秦香香,他靠着栏杆,背对着夜空,天上有一颗特别的卫星照耀着他的背影。

  那是现在地球唯一的粒子卫星,和夏明的意志一样,它的光芒明亮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