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出乎意料的影响力和帮助

未来缔造者 +A -A


  “让开一下。”

  医院门口,夏明下了车,抱着妹妹像风一样从女子身边穿过。

  “那个人……”

  女子回头看着夏明离开的方向,然后身边又是几个人像没有看到她一样追着夏明大步向医院走去,女子避开,然后伸手一抓,抓住了白惠。

  “哎呀,谁在拉我!”白惠差点摔倒,她转头看去,好不容易发现女子:“表妹,是你啊,今天是体检的日子?”

  “……表姐,那是怎么了?”

  女子指向夏明的背影,声音清冷的让人听不出情感。

  “哦,那是我的学生,他妹妹心脏病发作了……”白惠停下脚步,跟女子解释起来。

  “……他叫夏明,燕京大学的特招生。”

  女子想道,她没有丝毫惊讶之色,燕京大学在她眼里只是一所普通学校,没什么特别。

  “刚才他跟我说了让开,他果然看得到我……”她看向医院的方向,白惠和她解释完就跑了过去,她已经看不到夏明的影子。

  “我可以帮他一把。”

  晚上九点,急症室外面寂静无声。

  秦香香和几个老师坐在长凳上,而夏明则在远处的办公室,和值班医生们讨论着妹妹的病情。

  “白老师你们明天有课,这么晚不回去合适吗?”

  秦香香收回望向办公室的目光,询问身边三位老师。

  “高三今天放假了,明天没课。”

  “夏明遇到这种事,我们不帮点忙心里也难受。”

  三位老师都没有回去的念头,他们如此关心夏悠悠,让秦香香感动——但她也明白这是夏明的功劳,如果他没有考上燕京大学,这些老师哪会这么热情。

  “不过说起来……”白惠看着办公室,说道:“我原以为夏明只是个普通孩子,没想到他做事会这么踏实。”

  秦香香点头,她深有同感,来到医院后,一开始急的不得了的夏明马上就冷静了下来,手脚麻利的在医院办理各种手续。

  他办事有条不絮,冷静的和医生们交谈病情,这让秦香香和几个老师都是眼前一亮,暗自吃惊不已。

  “这孩子未来不可小觑。”

  每个人都这么想着,夏明在遇到突发灾难还能如此冷静,很多成年人也未必能做到。

  他今年才刚满十八,明年又要去燕京大学,四年过后,等他出来社会,肯定会大有出息。

  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让秦香香对夏明彻底改观了。夏明将来也许成为一个大人物,她似乎已经隐约能看到他未来的风采。

  “他爸妈在天有灵,现在一定很高兴。”

  秦香香这么想着,不久,夏明从办公室走了回来。

  “没事了,危险期已经过去……不过以后一段时间还要观察,我得安排悠悠住院。”夏明向众人解释。

  坐着的四人都松了口气,秦香香皱起眉头:“住院,很花钱吧?”

  夏明点头,正想说下去,走廊的另一边走来两个人。南城一中的林校长带着一位中年男子走来,夏明在医院的人物公示栏见过这个人的相片,他是医院院长李铭顺。

  “夏明,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李院长,他……”

  林校长向夏明几人介绍李铭顺,知道夏明是燕京大学的特招生,李铭顺对他的态度也很好。

  “林校长已经跟我说了你家的情况,那孩子住院的费用可以暂时先欠着。”李铭顺说道,卖了朋友一个人情。

  夏明松了口气:“谢谢院长,也谢谢校长。”

  他谢过这两个人,随即又向几位老师们为刚才的事道歉,之前忙的一直没空,但老师们这么关心他们兄妹,让夏明也很感激。

  而他一道歉,林校长和几位老师心里的疙瘩就消失了。

  “哪里哪里,你也情有可原。”

  “夏明,你让我们刮目相看了。”

  他们越发对夏明感到满意,这么有礼貌的反应,让他们觉得今晚没有白忙。林校长心思一转,又向李铭顺说道。

  “李院长,他妹妹心脏病不能受到刺激,不知道能不能给她安排一个安静点的单人病房。”

  他知道这所医院有一些有钱人用的单人病房,如果能安排进里面,夏悠悠被环境刺激的可能性就降低了,对心脏病的治疗大有好处。

  李铭顺微微皱眉:“这……不是我不想帮,你也知道最近天气变冷,单人病房都住满了。”

  冬天本来就是大病多发的季节,南城中医院的单人病房确实也已经住满了。

  林校长有些失望,然而正在这时,一个护士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院长、院长!”

  “怎么回事,大惊小怪的。”李铭顺回头看去,神色不悦。

  “院长,刚才有领导打电话过来……”护士停下脚步,用惊讶的眼光看着夏明:“他要我们尽可能关照这位先生的妹妹。”

  “什么?”

  李铭顺一愣,林校长也是一愣,转头看向几个老师,难道有人把夏悠悠的事情告诉了教育局。

  “哪个领导?”李铭顺皱起眉头。

  护士凑到李铭顺耳边,用手遮住嘴巴说了一个名字,李铭顺眼中闪过一道惊异,然后看向夏明:“小伙子,你可够厉害啊!”

  夏明不明所以,林校长却在心里肯定是教育局的领导,除了教育局,没有人会关注夏明。

  “今晚有一个单人病房的病人要转院,那个病房空下来后,明天一早就安排你妹妹住进去。”

  李铭顺改变了想法。

  “可院长,那病房不是预定给了华……”护士吓了一跳,但李铭顺却挥了挥手:“没关系,就说是我安排的。”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夏明,就像要把他记住一样,然后转身离开了。

  林校长满脸笑容:“看吧,夏明,教育局都帮你说话了。”

  夏明感到惊喜,但秦香香却抓住他的手:“悠悠呢,悠悠的情况怎么样,可以治愈吗?”

  她很担心夏悠悠的情况。

  “现在还不行。”夏明摇头,喜悦从脸上消失:“她的心脏病恶化了,这家医院只能维持稳定,悠悠要治愈必须进行粒子手术,但手术费很高。”

  秦香香心里一紧:“多少钱?”

  “预计超过一百万,这里做不了粒子手术,所以也不知道更多事。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价格,现在谁也不确定最后需要多少钱。”

  林校长也了解情况,帮忙解释。

  所有人听完他的话都是一阵窒息,手术费就要超过一百万,这可是天价啊!

  秦香香神情黯然,觉得万念俱灰,只有夏明,神色比来医院的路上轻松多了。

  “粒子手术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

  这个是他刚听到的消息,虽然需要的手术费更多,但成功率这么高,他面对的风险就小的多了。

  而夏悠悠现在渡过危险期,后面只需要静养,两三个月内应该没有大问题,夏明的【轻身术】应该赶得及。

  他要加快创造【轻身术】。

  半小时后,夏明把老师们送离了医院。

  “姐姐,钱的事情我会解决。”他在医院门口转身,对秦香香说道:“但后面一段时间我会很忙,没时间陪伴悠悠,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今晚的意外动摇了夏明对秦香香的信任,但秦香香是他现在唯一能托付的对象。家里虽然还有一些亲戚,但自父母走后,那些亲戚很少来看望他们,夏明对他们更不放心。

  “你……还愿意相信姐姐?”秦香香有点感动,她以为夏明会责怪自己。

  “我相信。”夏明点头,秦香香对他和妹妹来说就像半个家人,不管是什么时候,她从未主动伤害他们。

  这次虽然是秦香香粗心,但经过打击后,她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就交给姐姐了,我会照顾好悠悠。”秦香香高兴极了,但她接着又愁眉道:“你来凑钱?那可不是小数目,你要怎么做?”

  “姐姐……这你就信我一次吧,我有办法。”夏明面带笑容,他透出来的自信让秦香香愕然,她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隐约觉得夏明不会说谎。

  “姐姐家没什么钱,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拿出十万。”秦香香说道,她选择相信夏明,虽然这股信任很荒谬,但夏明的自信让她选择了相信。

  “谢谢姐姐。”

  夏明心里一暖,他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事态会按自己的计划走,必须全力以赴。

  从第二天开始,夏明忙碌起来,他让秦香香在医院陪伴悠悠,而自己待在吧创造【轻身术】,近乎待到半夜才离开。

  他被燕京大学录取的消息传开了,整个南城闹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知道南城一中出现了个叫夏明的天才。

  一些曾经教过夏明的老师、他的邻居亲戚,还有几个小领导都相继来医院看望夏悠悠,可是因为夏明不在,他们都没有见到他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