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录取通知与突发事件

未来缔造者 +A -A


    晚上,燕京大学的会议室里一片寂静,粒子学院的老师们围在一起,观看白天的考试视频。

  “你们都检查完成了吗?”

  视频在第三次播放结束后,老人起身问道。

  会议室的老师们纷纷点头。

  “各个科目都看了,没有问题。”

  “他确实没有作弊。”

  一些坐得远的老师开始交谈。

  “这下麻烦大了,既然没问题,按理来说那孩子也应该被录取。”

  “可最后一科他的分数这么差,才80分,总分不够啊!”

  老师们在讨论的人正是夏明,因为叶离临时更改了试卷,夏明最后一张试题只完成了半张,系统给了70的分数。

  然而燕京大学的竞争是如此的激烈,参与考试的人里不乏天才,二十位合格者名单已经确定了——夏明最后一科落了分数,最后只排在五十几名。

  问题是——按照之前夏明的成绩,如果他顺利做完最后一张试卷,他可以进入前五名。

  这让老师们很为难,会议室讨论的非常激烈,有人支持录取夏明、有人不支持,坐在席中的叶离脸也是青一阵白一阵,心情很复杂。

  这件事因叶离而起,如果不是他判断失误,夏明的考试也不会出现意外。如果夏明因此而被淘汰,消息传出去了,燕京大学的声誉肯定会受到影响。

  听着老师们无休止的争吵,叶离受不了,他站了起来:“这次错在我判断失误,我愿承担责任,校长——那孩子必须招进来!”

  全场寂静,老师们把目光看向校长。

  老人沉默片刻:“你说你给那孩子的试卷是大三的试卷?他都做出来了?”

  叶离很肯定的点头,正因为夏明能把大三的试卷完成,他才愿意承担责任。那么有才能的孩子埋没不了,他们不要,其它学校也会抢着要。

  老人在会议室走了几步:“既然这样,我明天跟教育局打个招呼,你们几个教授联名把他招进来。”

  燕京大学的自主招生权利由教育局授权,现在更改分数是不可能了。但如果有教授的联名,教育局的领导们也不会那么顽固。

  “没错,可以做大学试题的考生,这样的人才错过可惜。”

  “我愿意联名。”

  “……也算我一个吧,我对那小子很有兴趣。”

  “明天把他考试的视频带去教育局,领导们看了应该就不说什么了。”

  会议室的老师们很满意校长的判断,也不再继续争吵,答应联名录取夏明。

  三天后,南城第一中学,最后一批补课的高三学子迎来了寒假。

  “老师再见!”

  “再见,在家好好复习。”

  高三1班的班主任叫白惠,她在办公室挥手送别学生后,长长的吐了口气:“总算有时间了,晚上去看看夏明吧!”

  她想起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夏明,夏明从几个星期前就没来上学了。虽然他说是在准备自主招生考试,但白惠心里始终不踏实。

  夏明家里情况特殊,他该不会是找借口逃课吧?白惠心里担心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

  “喂。”

  “你好,请问你是南城一中的白老师吗?你班上是不是有位叫夏明的同学?”

  “是、是!”

  白惠心里一紧,难道夏明惹出什么事了?

  然而接下来对方的话,却让她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坐在对面的男老师好奇的竖起耳朵,只是隐约听到电话话筒里传出的声音:“……虽然总分差了点,但他的表现极为出色,给了教授们很深的印象,因此我们决定联合推荐其入学……”

  男老师看到白惠的表情因这个电话发生了好几次变化,从紧张变为惊愕,然后是不可置信,接着是目光呆滞。

  白惠一脸僵硬的应着‘是是’,电话挂了后也是呆呆的看着手机发呆。

  “白老师,怎么了?”

  男老师询问,他从没见过白惠这么奇特的表现。

  白惠没有回答,她放下手机,伸出手,然后突然狠狠的在脸上一捏。

  “哎呦喂!”白惠捂着脸跳了起来:“好疼,这是真的……这竟然不是在做梦?”

  她揉着脸,身子却止不住的发颤。

  “不不不……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然而紧接着她又变色了:“说不定是诈骗,我得镇定点,上面都没通知,那肯定就是假的了。”

  男老师看着白惠,觉得她就像变色龙一样。

  然而还没等白惠冷静下来,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白老师,教务处的电话。”

  男老师撇到了手机显示的号码,白惠端起水喝了口,然后有点发颤的拿起手机:“喂……处长,有什么事吗?”

  她还没来得及把水完全咽下去,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却一下就喷了出去。

  “噗……”

  男老师被喷了一脑袋的水,傻眼了。

  “卧槽,不是吧!”然而白惠却好像没注意一样,对着电话发出大叫:“夏明真的考上了!?”

  傍晚,秦香香带着夏悠悠逛完公园,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心里琢磨着夏明的考试应该结束了,自己应该怎么劝说夏明别去吧了。

  “这么久没消息,肯定是没考上。”

  秦香香心里想道,她早就该阻止夏明的异想天开,哪有那么简单的事,那孩子还是得踏踏实实的参加高考比较好。

  “姐姐,家门口有人。”

  正在秦香香思索的时候,夏悠悠拉了拉她的衣角,然后躲到了她的脚后面。

  秦香香抬头看去,夏明家的门口站着四五个人,手里还都拎了礼物。

  “那不是……”

  秦香香觉得这些人有点眼熟,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白老师……还有,这位是林校长是吧?”

  她记得其中夏明的班主任,林校长也是南城的名人……还有两个男老师不认识,但应该也和夏明有关系。

  这些老师来夏明家做什么?难道是夏明上的事情被抓住了?——秦香香为夏明担忧起来。

  “秦小姐,我们是来看夏明的。”

  白惠笑道,然后低头看着夏悠悠:“悠悠,还记得我吗?”

  她曾经来过几次,夏悠悠仔细的打量了她,然后才怯生生的点头:“白老师……你来找哥哥?”

  “是啊,我来找你哥哥。”白惠高兴的笑道:“我来恭喜他,你哥哥今天被燕京大学录取了!”

  林校长也对夏悠悠笑道:“小朋友,你哥哥成了我们南城的骄傲!”

  “他考上了燕京大学!”

  “这高考还没开始,你哥哥就是状元郎了!”

  两个男老师跟着恭喜道,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充满喜气。南城一中出了个燕京大学的学生,这可都算是他们的业绩。

  秦香香傻眼了,她张开嘴,说话都结巴起来:“这、这是真的?燕京大学,我没听错吧?首都的那个大学?”

  她的表现让几个老师笑容更盛,他们可以理解秦香香,任何人突然听到夏明通过燕京大学的招生考试,第一反应肯定不是首都的那个大学。

  “千真万确,就是首都那个。”白惠笑着说道:“教育局也来了通知,过年之后夏明的档案就要转交给燕京大学了——他甚至可以不参加明年的高考。”

  她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南城并不是没有出现过通过自主招生的学生,前两年还有人通过了华南大学的自主招生。

  然而燕京大学可不是普通学校,它是重点大学里的重点大学,每年南城在高考中能考中一个名额,学校就会被县教育局表扬——更别提通过自主招生了。

  而且夏明考上的还是燕京大学粒子学院,粒子学院早些年超越了经济管理学院,它现在是燕京大学最热门的学院,培养出来的人才都是世界级别。

  自从燕京大学粒子学院成立以来,南城还没有一个人进去过——没想到会在白惠班里出现了第一个。

  这件事足以轰动南城,夏明也成了白惠这辈子教出来的最有出息的学生。

  “夏明呢,他好像不在家?我们过来向他道喜,状元郎不会不想见我们吧?”

  林校长开着玩笑,他和白惠一样高兴。夏明被燕京大学录取,这是整个学校的荣耀,这个校长也是脸上有光。

  “他出去了,待会回来。”秦香香有点恍惚,甚至没有注意到脚边的夏悠悠脸色潮红之后慢慢变白,然后用手捏住了胸口的衣服。

  秦香香打开家门带老师们进去了:“你们要是不介意,要不要先在我这里等等?”

  “当然,当然!”

  老师们马上答应了。

  足足半小时过去,夏明才完成一天的工作,从吧回来。

  他也接到了消息,心情愉快,但在外面就听到了秦香香家里的欢声笑语,夏明敲了敲门:“姐姐,我来接悠悠了。”

  门被快速的打开,但一开门夏明就愣住了:“白老师,校长……你们怎么来了?”

  “夏明,恭喜恭喜!”

  “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林校长他们热情的向夏明围了过去,他们笑的跟花一样,让夏明浑身不自在。

  然而他的视线瞥过,突然之间神色大变,立刻伸手推开了几个老师,甚至还差点把校长推倒在地。

  “夏明,你做什么!”

  没人想到夏明会突然暴动,几个老师都是心里一冷,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夏明穿过他们,快步跑到了妹妹身前。

  “悠悠、悠悠,你怎么了!”

  夏明慌乱的蹲下身子,握住了夏悠悠的手,他发现妹妹的脸色不对。

  “哥哥,恭喜你考上大学。”夏悠悠面露笑容,那笑容看上去很勉强,她捂着胸口:“悠悠好像有点不舒服……”

  半小时前听到夏明考上大学,夏悠悠开心极了,但情绪太过激烈,让她的心脏绞痛起来。

  “姐姐,姐姐!你在做什么,你怎么没看好悠悠!”

  夏明紧张极了,他重生之后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夏明看过夏悠悠的这个脸色,前世她在住院前就是这样。

  那个时候,夏悠悠也只说有点不舒服,然而没想到她进了医院,最后就这样走了。

  这件事给夏明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所以夏明刚进门就发现了不对,他心里冒出恐惧——难道悠悠要比前世更早离开这个世界?

  “决不能这样!”

  夏明咬紧牙,他绝对不会让妹妹再次从自己眼前消失,好不容易才拥有的机会,要是他连妹妹都救不了,那重生对他有什么意义?

  “悠悠,没事的,哥哥在,哥哥带你去医院。”

  夏明抱起夏悠悠,拔腿就往外面跑去,留下了一屋子发愣的人。

  秦香香脸色惨白,刚才被夏明一骂,她也看到夏悠悠的不对劲了。

  “我怎么没注意到,我怎么这么笨!”她的喜悦一扫而光,然后擦了擦发红的眼睛,对着三个老师道歉。

  “抱歉了,林校长,你们能暂时先回去吗?我得赶去医院!”

  她这么说着,白惠等人看到她惨白的脸,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那女孩心脏病发作了……”

  来这里之前,林校长就从白惠口里知道了夏明的情况,他马上猜出了真相。他刚才真是被夏明的行为吓到了,但看样子夏明不是故意推他,而是妹妹出了急事。

  林校长心里镇定下来:“秦小姐,我外面有车,你去追夏明,我带你们去医院。医院的院长我认识,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可以安排急诊。”

  “我们几个也来帮忙!”

  白惠和其它老师们也很主动,平时他们不会如此主动,然而夏明今天的身份不同了,他们很愿意帮忙。

  估计夏明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应付式的考试,竟然会带来这么强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