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隔壁姐姐这件事

未来缔造者 +A -A


  一座有着三十年历史的老旧公寓,这是夏明父母留给兄妹两最后的遗产。

  “哥哥,快看,姐姐竟然出门了!她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啊?”

  还没到家,夏悠悠就看到了租住在隔壁的姐姐的身影,但她身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夏明看过去,心里微沉:“那是姐姐的爸爸。”

  悠悠口中的姐姐叫秦香香,三十岁的单身女性,三流络作家,几年前就租住在两人隔壁。秦香香平日经常照顾夏明两兄妹,这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夏悠悠很喜欢她。

  “夏明,悠悠……你们回来了!”

  秦香香看到兄妹两回来,随处可见的脸上带起了笑容,她住在乡下的爸爸今天来看她,今天秦香香特别的高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爸爸,你们要叫他秦叔。”秦香香给兄妹两介绍自己的父亲,这是一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不像个乡下人。

  “你们就是夏明和悠悠吧,我听秦香香说起过你们。”男人温和的向夏明打招呼,如果不清楚他的本性,夏明一定对他充满好感。

  夏明低身把妹妹放下:“悠悠……你先回家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哥哥有些话想和姐姐说。”

  夏悠悠乖巧的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进去。

  秦香香奇怪的看向夏明:“夏明,你要说什么?”

  “我们到那边再说吧。”夏明笑了笑,带头走向一边。

  秦辉,一个很有魅力的长辈,他在乡村学校担任教师,成熟稳重,性格温和——可惜都是表面作风。

  这个男人光洁外衣下隐藏的是一颗蛇蝎之心,他嗜赌如命,欠了一屁股债。

  夏明知道这次秦辉过来,先是会拿光秦香香所有的积蓄,然后偷走了夏明家里的房产证,拿去还赌债。

  更过分的是,当秦香香发现真相要去报警的时候,秦辉竟然把她囚禁了起来,打断了她的双腿。

  此时已是傍晚,夏明回忆过去,太阳的斜晖照在土墙上浮现出微红的光,他走到不远处的巷子口,停下了脚步。

  “我就直说了,秦叔……我知道你赌博欠了债想从我和姐姐这里下手,那不可能,识相的话你就自己走吧。”

  他回过头,清亮的声音让后面两个人都愣住了,秦香香满脸的愕然。而秦辉眼中闪过一道紧张,干笑起来:“你别乱说话。”

  “我是不是乱说话你心里有数。”

  夏明似笑非笑,他盯着男人,一脸‘我已经看透你’的表情让秦辉觉得心虚,这孩子怎么回事,好像真的能看透他一样。

  他确实因为赌博而欠了一笔钱,债主追债追的凶。因而想起了女儿秦香香,他知道她向来省吃俭用,身上肯定有点钱。

  听说秦香香的隔壁还住着两个孤苦的孩子,有自己的房子,如果能把他们的房产证搞到手,他就能把钱还清了。

  秦辉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哪成想一见面夏明就拆穿了他。

  “你没证据可不要乱说话,再说我教训你了!”秦辉的语气冷了下来,隐约带上了威胁,他不能让秦香香知道自己欠债,那样就全完了。

  而看到秦辉变了脸色,夏明却露出了笑容,他微笑着,然后猛地冲上去,拽住了秦辉的衣领。

  秦辉大惊:“干什么,你小子疯了!”

  他年纪大,平时喜欢赌博喝酒,身子早就被掏空了,现在他想要挣扎,却被年轻力壮的夏明卡的死死的。

  “你不是想教训我吗?”夏明拽着他,重重的把他甩在墙角,然后踹了一脚:“我来教你怎么教训。”

  秦香香反应过来:“夏明,快住手!”

  她有点慌,没想到向来温顺善良的夏明居然会突然做出这种行动。

  秦辉气的要死,被踹一脚后更是破口大骂:“你这臭小子敢打我,你死定了,我要报告给你学校,让你连高考都参加不了!”

  夏明冷笑,这家伙还挺了解自己的事。

  然而他不为所动,弯腰又提起秦辉的头发,按着他的头往墙上使劲撞去,‘轰’的一下,好像整个墙壁都在震动。

  “我x……”秦辉的话还没说完,夏明又提起他的脑袋,‘轰’、‘轰’的撞了几下……秦辉彻底懵了,脑袋上一片辛辣,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迷迷糊糊的向脑袋摸去,接着发出惊恐的惨叫,满手都是鲜血。

  “夏明,你到底在做什么!!”秦香香惊恐的阻拦,却被夏明一手甩开。

  “别担心,姐姐,我有分寸……报告给学校?他就算报警也没关系,他不怕被人知道刘村的祖墓是他挖的,那就让他报吧!”

  夏明没有停下动作,一直到秦辉开始求饶,他才松手,施施然的拍手道:“别以为姐姐笨,你就可以随意骗她……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你就滚。”

  秦香香听到他的话,本想拉开夏明的手也停下了。

  “刘村的祖墓……爸,那件事是你做的?”秦香香声音发颤看向秦辉。

  刘村是南城的一个大村,好几万人,上个星期他们的祖墓被人挖了,刘村的人都气得要死,说要把盗墓贼抓出来活活打死。

  “没……没有,没有这件事……”秦辉声音发颤,他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咳出一口血,只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离死亡这么近过。

  “他怎么会知道那件事?”秦辉双腿发抖,他虽然盗了墓,但里面可没啥值钱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跑来这里。

  “不行,我一定要堵住这小子的嘴……”

  他凶狠的看向夏明——但和夏明尖锐的眼睛一对视,秦辉马上又变得惊慌失措,身子像个小狗一般缩了回去。

  “你是不是想弄我?”夏明问道,眼中没有笑意。

  秦辉浑身发冷,怎么回事,这小子难道真的会读心术吗?

  “疯子……秦香香,这小子想杀了我,我、我先走了!”秦辉声音发颤,他脚下一个踉跄,摇摇晃晃就向外跑去。

  这男孩太可怕了,但自己惹不起,难道自己还躲不起吗?

  秦辉跑的狼狈,姿态就跟落汤鸡一样,夏明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他就算想报复,以后也没机会了。

  秦香香看着秦辉离去,心乱如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明……”

  她看向夏明,感觉也是一阵陌生,刚才那个男孩真的是自己熟悉的夏明吗?他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架啊。

  “他如果没有欠债,如果不需要你帮忙,为什么会突然来看你?”

  夏明转身对秦香香质问,秦香香母亲死得早,她在这里住了整整三年,父亲却一次也没来看过她,显然是对她一点也不关心。

  秦香香性子孤僻,平时宅在家,没什么朋友,夏明一看就知道她的家庭教育有问题,所以三十岁都还没结婚。

  他没想到即便如此,秦香香竟然还会对父亲抱有期待,如果不是她对自己兄妹两很好,他才懒得管这个笨女人。

  “姐姐,我建议你快点去报警!”夏明看着脸色发白的秦香香,说道:“要是你不报警,我就自己去告诉刘村的人,祖墓是你爸挖的。”

  他知道秦辉未必会善摆干休,那个男人害怕盗墓被人知道,今后难保不会再做出什么报复。

  秦香香退后一步,叫道:“不行!我怎么可以害自己的爸爸!”

  “你不报警,他就会害我们,不止是你,还有我和我妹妹。”夏明冷声说道:“报警,或者让刘村的人知道,姐姐你自己选择吧!”

  秦香香心里已是一片冰凉,如果夏明说的是事实,那她的父亲被刘村的人抓住,是真的会被打死,那可是祖墓,乡民愤怒起来不比流氓差。

  夏明最后又补了一句:“姐姐,报警也是为了保护你自己。”

  他转身从秦香香身边走过,前世秦辉最后还是被抓了,但秦香香被警察救出来的时候,悠悠已经去世了。

  夏明虽然没有仇视秦香香,却也无法原谅她引狼入室,把家里的房产盗走,把夏悠悠最后的希望也毁灭了。

  而秦香香心怀愧疚,她和夏明因为这件事不再往来。几年后,秦香香就怀着悔恨和痛苦郁郁而终,夏明的提醒不是没有根据。

  但他猜测秦香香今晚会打电话,比起冷漠的父亲,她应该重视日夜相处的自己兄妹——这也是夏明对她的考验,考验的结果将让夏明确定以后该不该信任秦香香。

  回到家,夏明发现房间里的灯都没打开。

  “悠悠?”

  他找了找,发现只有浴室的灯开着,里面还传来细微的水声。

  “你在干嘛呢,悠悠。”

  夏明打开浴室,橘黄色的灯光下,夏悠悠小小的身子背对着他蹲着,正在用冷水搓洗那件红色的小棉袄。

  “悠悠,谁叫你洗衣服的!”

  夏明跑了进去,一把抓起妹妹的手,发现她的手已经冻得发红:“我不是说你身体弱别去洗衣服吗?”

  他有点生气,夏悠悠身体弱经常感冒,这个时候还洗什么衣服!

  “我……我想帮哥哥的忙……”夏悠悠看到夏明生气了,有些害怕的缩起了脑袋,哥哥下半年就是高考了,她想多做家务,帮帮哥哥。

  “我不要你帮忙。”夏明拿毛巾给她擦着手。

  “可……可是……”夏悠怯生生的说道:“悠悠还想洗好棉袄,这是哥哥去年送给悠悠的生日礼物,我要早点把它缝好。”

  “悠悠,那个棉袄……”夏明看了一眼棉袄:“它已经不漂亮了,我以后再给你买件新的,好吗?”

  “不要,悠悠就要这一件。”夏悠悠摇了摇头,她知道去年哥哥为了给自己买衣服,饿着肚子存了好久的钱。

  “悠悠有这件棉袄就够了,这是哥哥好不容易买给我的。”

  这件红棉袄是夏悠悠最喜欢的衣服,她平时都小心翼翼的放着,不会把它穿出门。今天因为要去粒子体验馆,她特意打扮的漂漂亮亮,没想到回来就弄坏了。

  “悠悠。”夏明直视夏悠悠的眼睛,轻声安抚:“没关系,哥哥以后会再给你买,明年我会给你买好多好多的衣服。”

  然而女孩还是摇头,声音低了下来:“……明年,明年悠悠就收不到了。”

  她心里知道自己等不到明年,再过不久,她就要去见爸爸妈妈了。

  “哥哥……悠悠害怕…………”夏悠悠的双手在夏明手中显得异常冰凉,仿佛是她内心的恐惧传递了出来。

  “悠悠好想长大,长大后,悠悠就能赚钱让哥哥过上好日子了。”

  夏明心里一酸,然后微微咬牙。

  他没时间拖延,他要马上把第一个上帝粒子程序做出来。

  上帝粒子的核心程序必须由粒子电脑制作,他明天就去上帝粒子的吧,现在高三还在补课,但不要紧——学业对他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