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花旦秦莲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可老矮一听立马急了,赶紧摆手嚷道:“不行,我们7组是一个集体,怎么能撇下你,要参加就一起参加。”说着也是对陈扬冷笑道:“陈制片,三年前确实就小苏老师有错,那我问你,当时他与你动手,是你报的警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陈扬就想起他那次与苏怀厮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不由面露恨色道:“是我报的警怎么样?”

  “那小苏老师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结果怎么样?”老矮继续追问道。

  “拘留了2个星期就放出来了,真是便宜他了。”陈扬恨声瞪着苏怀道。。

  老矮道:“那就对了,既然小苏老师有过失,你也报警了,他也被派出所惩罚了,那为什么你们还拿3年前的事情来说事?难道一个人犯了一点小错,要被惩罚一辈子?就连秦老师自己都说时间过这么久,她不在意了。”

  陈扬被老矮这么一说,不由为之语塞,老矮这话在道理上是没错的,可如果不是老台长包庇,苏怀早就应该被赶出台里去了,可老台长已经过世,他再怎么想骂人,也不敢当众说老台长的不是,顿时为之气节,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孙总监众人也是互相看看,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他们谁都不愿意开口。

  突然之间,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

  “各位领导,矮老师说的非常在理,我很感激各位在意我的感受,希望我不与小苏老师在公开场合碰到,但是这事我真的不记得的了……只是……矮老师,我虽然不记得了,但是总有人记得,铃木介老师作为日本军歌的创作者,这次特邀出席开幕式,我只怕他难免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的,如果他为这件事感到不悦,只怕会重新考虑是否出席《华夏好诗曲》,这恐怕会是咱们台里的巨大损失。”

  说这话的,正是在座尾的秦莲,台里几位制片人都知道她与铃木介是地下情侣,这几句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直接挑明,如果苏怀出席,那么铃木介就不参与台里的节目了。

  孙总监众人都是神色紧张起来了。

  要知道,这铃木介是京都电视台《日本诗曲大会》连续三届的冠军,虽然在诗,词,曲三个领域中,都并非顶级,但是全世界才子中,却只有他一人同时拥有,诗,词,曲三大领域的乙级才子证书。

  他也被日本人称为“日本文坛百年一遇的奇才”,而华夏观众,更比较熟悉他那个‘诗曲天皇’的称号,可谓是极有号召力。

  11台原本就是冷门电视台,这次能请铃木介这样的日本文化名人来参加《华夏好诗曲》,可以大大刺激收视率,这可是台里今年最重要的策划之一了。

  这要是铃木介不来,这对于台里确实是莫大的损失……

  苏怀缓缓转头,瞧着这个他“非礼”过的女人,这秦莲面容美艳绝伦,神色中却是娇怯怯,俏生生的,惹人疼爱,她一直低着头,这时候望向苏怀,一双眸子晶亮如宝石,闪闪光彩,神采风范竟不输张敏,苏怀心里不由暗道……果然不愧11台的台柱.

  秦莲继续道:“我只是小演员,人微言轻,但是铃木介老师的脾气大家确是知道的,只怕是因为这点小事,影响台里的大局就不划算了,所以希望各位领导考虑周全,免得引起什么误会……我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希望大家都抛开私心,为咱们11频道前途利益着想。”

  说着竟然站起来对苏怀微微欠身,表示歉意。

  她没一句提苏怀名字,但每一句话都指向他的头上,苏怀见她这么故作姿态,心里也微微有些不悦,却想到自己前身的所作所为,又发作不得,只得点头还礼:“秦老师言重了。”

  这时,只听一阵冷冷笑声道:“秦老师,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可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为了你男朋友铃木介老师的心情,就要牺牲我们全体第7制片组的成员的尊严吗?”

  众人转头过来,都望着满脸怒容的老矮,心里都是一愣,这老矮果然是闹事高手,一句话就把假公济私的大帽子压在秦莲身上了。

  令人觉得她说了那么多,只是为了她自己想排挤苏怀而已。

  秦莲怯生生地道:“矮老师把我看得太重了,我只是区区一名小演员,陈述一下事实而已,至于怎么安排都是由台领导决定,我哪里能做主。”

  老矮原本仗着平日的不计后果的作风,在制片会议上敢与众多制片人针锋相对,但是遇到秦莲这娇怯柔弱的女人,却感觉有力无处使,只能转头问孙总监道:

  “孙总监,我们7组全体上下对这次参与开幕式都抱有很高的热情,希望台里能优先考虑我们的感受。”逼着孙总监表态。

  孙总监面露难色,要是以往,他直接拒绝老矮就好了,但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7组的《评书故事》是他们台的早间王牌节目,必须得顾虑他们的心情。

  可是正在为难之间,秦莲又怯生生地道:“矮老师说的也有道理,其实我说服过铃木老师,不要计较过去的事情,小苏老师现在以和三年前不同了……只是就在前几天,我突然又收到了这封特殊的信……”

  陈扬问道:“什么信?”

  秦莲道:“这信不知是谁写给我的,没有署名,但是其中内容确有些令我有些害怕。”说着秦莲把信递给了孙总监。

  孙总监接过一看,顿时脸色就变了,面色复杂地望了苏怀一眼,然后传阅给众人,陈扬,老楚,老刘看过之后,都是微微皱眉,连连摇着头看了苏怀几眼。

  “上面写的是什么?”老矮赶忙接过信,苏怀也好奇过来,两人一看,这信竟然是一封威胁信:

  “秦莲,你这贱货……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先勾引我,又勾引他,只想利用男人上位,老子这辈子最看不起你这种女人,开幕式上别让我撞到你们这对狗男女搔首弄姿,否则我一定当众撕了你这那张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