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你干的丑事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老矮三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色变,小张小王惊呼道:“那我们进不了内场了?”“怎么会这样?”又愤怒又不解。

  看邱姝贞有些情绪失控,老矮赶紧让小张小王拽住她,对苏怀道:“走~~要闹事,我去比较好,让邱制片先消消气。”

  苏怀知道老矮确实比较有经验,也是让大发雷霆的邱姝贞先留下,自己与老矮一起去。

  路上,老矮小声道:“小苏,这事恐怕要得罪人,等下你少说话,让我来,反正他们都知道我浑,不敢动我。”

  苏怀点头:“听矮老师您的。”

  两人一起来到了会议室里,门口的工作人员紧张地拦住两人:“抱歉,矮老师,小苏老师,里面正在开会呢。”

  老矮根本不理会他的拦阻,冷笑着直接推开大门,一进去后,就大声嚷道:“为什么我们第7制片组,不能参加军事竞赛开幕式的直播?”

  此时,孙总监,陈扬,老楚,老刘以及一众制片们,都在商讨这次开幕式直播的细节,没想到老矮与苏怀却怒气冲冲的冲进来,都是一阵愕然。

  令人意外的是,孙总监并没有怒斥来闹场两人,反而是尴尬地站起来,温声道:“老矮,小苏~~来来,你们先坐下。”

  苏怀也是不明所以,老矮却是一脸怒气冲冲,大摇大摆地坐到座位上,心里却嘀咕,这次直播工作量明明这么大,台里动用了这么多人,明显人手还很紧张,为什么不让他们参与呢?

  他们组里的人可都为这次直播期待了很久,毕竟开幕式的直播,是金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事。

  老楚,老刘等人都是互相看了看,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而陈扬却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很是不满苏怀老矮又来闹场孙总监还这么温和的态度。

  老矮一坐下就不依不饶,嚷道:“孙总监,这次你一定要给我们个说法,为什么台里其他人都参与了,就独独把我们第7组撇开了!?”

  最近七组的《评书故事》做得风风火火的,老矮这才子组长首次感觉到在自己的价值,心情颇佳,却没想到突然被台里的人孤立,他自然不能服气。

  出人意料的,孙总监却没有因为老矮的闹场大发雷霆,反而好声好气解释道:

  “老矮啊,你先别生气,其实没你想的这么复杂,只是我们顾虑到,你们七组最近工作这么繁重,而咱们台里团支部刚刚成立,小苏也抽不开声,台里也怕你们忙不过来,所以不希望你太忙了,让你们多休息。”

  孙总监态度很是客气,倒是显得老矮与苏怀硬闯会议室过于无礼,这时候换做一般人,就会知情识趣地顺着台阶退下去,可老矮为人向来仗义,想到苏怀做了这么多事,竟还受台里排挤,心里就觉得不服,忍不住蛮横道:

  “孙总监,既然是你为了照顾我们,怕我们没时间,那我现在就表个态,我们组上下都已经准备好了,要参与这次的直播工作,只等您下个命令,我现在这里表个态!我们第7组上下,都对这次的直播全力以赴,保证完成任务!”

  老矮说着,不由拍了拍桌子沉声道:

  “这次军事竞赛开幕式,是咱们金视的大事,上上下下部门都参与其中,对咱们电视人来说,都是相当宝贵的机会,大家都以参加过这样的盛事为荣,可台里把我们第7组被排除在外,这要是其他同事知道会怎么想?不就等于告诉别人,我们7组台里被人公开孤立?难道咱们7组做错了什么事?台里故意这么惩罚我们?”

  面对老矮的耍横,孙总监有些为难的样子,干咳了两声却不作声,对旁人使了几个眼色,旁边老楚上次被苏怀狠狠地摆了一道,现在还心里有气,这时也赶紧嚷道:

  “老矮~这事是台里决定,可不是我们故意排挤你吗?你批评台领导之前,应该想想,你们组里某些人在上一届军事竞赛开幕式上的所作所为,你能保证他参加这次开幕式,不会再出事吗?”

  “有什么话说清楚,三年前发生了什么?”老矮听不明白,他是两年前加入7组,上届军事竞赛是3年前,他没有参与。

  众人都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耻笑的目光望向苏怀,苏怀也是不明所以,恶少的事情他很多都不记得了。

  老楚见众人都不作声,只能无奈干咳声道: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做这个恶人,那就不如由我来做吧,上次开幕式会议,小苏老师在当着众位领导的面,骚扰了咱们台的著名女演员秦莲秦老师,还与陈制片大打出手,闹得报警……这事难道老矮你不知道吗?”

  老楚说着,望向了在一旁角落里美艳女人,道:“秦老师,抱歉,又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过了这么久了,哪里还有什么伤心不伤心的,楚制片不用顾及我。”

  那美艳女人坐在座尾,始终眼望低下,苏怀看不清她容貌,只听她声音清脆,听起来年纪很轻,心里也是暗暗道……原来她就是那个自己非礼过的秦莲……

  听说这届开幕式,她就是表演嘉宾之一,难怪不让我们组出席了,只怕这台里第一红人的主意吧……

  老矮也没料到这个情况,他听说过苏怀与秦莲,陈扬的纷争,可没想竟是发生在3年前的军事竞赛开幕式上,这也令他措手不及,心里万般说辞都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该怎么为苏怀开脱。

  陈扬这时才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知道理由了,那就别影响我们开会了,今天这事情,说白了都是你们组某些人咎由自取,不怪台里区别对待你们。”

  这话一说,苏怀却是突然道:“既然是我的原因,那我就退出就好了,与第7组其他人无关,其他人都可以参加吧。”

  他为人向来洒脱,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不参加开幕式就不参加吧,他正好落得清闲。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