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华夏诗曲第一人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音协众人见苏怀那为难的反应,顿时都以为自己找准了苏怀的软肋,互相看了一眼,都出声附和道:

  “是啊,虽然《华夏好诗曲》不是什么正式比赛,但也是个公众活动,能让众人看到小苏老师的水平。”

  “我也觉得好,这样最公平。”

  “赞成,如果是这样,那我老胡也没话说了。”

  范主席听着心里顿时一思量,这条件虽然看似苛刻,但其实是在简单不过了,只要让阮明,王磊暗中帮忙,拿一个电视音乐节目比赛的冠军,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如果不这么办,只怕林海等人也终究不会服气,下决定后,也是同意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如果小苏没有拿这个冠军,这次我们就再挑选其他人选。”

  除了苏怀,剩下的人选只有林海一人,说白了这次就是只要林海服气,市文联的局面就稳定下来了。

  “小苏,你有信心吗?”范主席转头问苏怀,很有鼓劲的意思。

  苏怀知道范主席想捧他当文坛新一代领军人物,心里暗道,你们都决定了,我还能说不行吗,只能淡淡点头:“我尽力而为吧。”

  这下终于谈妥条件,众人又聊了一下就散会了,范主席把苏怀,沈教授,阮明,王磊都留了下来,来到另外一处房间。

  “阮顾问,王老师,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们下来吗?”范主席问道。

  阮明答道:“主席的意思我懂,只要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一定尽力为小苏老师做事,这《华夏好诗曲》的比赛,我们会出力的。”

  原本音协就与诗协对立,经过了今天的事情,阮明已经毫不犹豫站在了苏怀这边,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范主席对苏怀寄予厚望。

  这文艺圈,靠得就是各个同行之间互抬身价,哪个年轻才俊后面,不是有一帮人支持,之前那大吴小吴,还不是靠着沈教授在后面帮衬。

  就连华夏第一诗才子海哥,也就是燕京文联所有诗人暗地支持,才让他名扬华夏。

  可华夏诗坛只有一个海哥,日本却有三大诗圣以及群星荟萃的诗坛阵容,所以,范主席还希望能塑造出新一代偶像级才子出来成为华夏文坛的新旗帜。

  “那就好。”范主席微笑地点了点头,却又皱眉喃喃道:

  “不过今天很是反常,这林海向来人情通透,怎么会公开反我提名小苏呢?而后面他又提出这个条件,他应该也能猜到你们音协会支持,这个条件提了也应该等于没提……”

  今天反常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令范主席首次感觉自己对下属了解的不够。

  阮明哼道:“林海这人眼高于顶,他肯定是认为阮某人是浪得虚名,这根本拿不下这《华夏好诗曲》的冠军吧。”

  苏怀倒是没想林海为什么如此针对他,只是心想,林海难道知道那个铃木介会来,所以才断定他拿不下冠军?这倒是奇怪了,铃木介要参加《华夏好诗曲》的消息,应该只有11台的制片人才知道,消息是严格对外界保密的,而林海听过自己的《在水一方》,难道他觉得我水平不行吗?

  范主席却是越想越不对,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范主席这才露出一副深思的神态,沉默了几秒。

  “范主席怎么了?”阮明问道。

  范主席望向苏怀问道:“在之前《华夏好诗曲》的决赛的参赛者中,得票最多的是不是一个叫陈姗姗的女歌手?”

  苏怀想了想道:“好像是她。”决赛三强之中,这个陈姗姗好像是力压秦莲,张敏在预赛中排名第一。

  “这陈姗姗创作能力很强吗?”阮明好奇问道。

  “她的情况我倒是不清楚,倒是她却是燕京音协陈大奇的妹妹,我已得到消息,半决赛中陈大奇会担任他的制作人……”

  阮明听着倒抽了一口凉气道:“‘音乐诗人‘陈大奇’要参加这个节目吗?”

  苏怀见王磊脸色也变了,不由好问道:“这陈大奇是什么人?”

  阮明神色忧虑道:“这陈大奇是爱丁堡艺术学院留学回来的词曲双才子,华夏的诗曲风潮就是他创造出来,年年华夏诗曲榜头名都是他,是国内诗曲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只怕……”

  阮明话说了一半,但是苏怀却听出来了,陈大奇这位海归,创作实力远远超过阮明与王磊。

  阮明与王磊听到陈大奇的名字,之前的自信就瞬间崩溃,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表情均是极为窘迫。

  “音乐诗人”词曲实力胜他们十倍不止,他们根本是没办法与他相提并论……一丝机会都没有啊……

  苏怀听着觉得稀奇,听金视上下的口气,这日本人铃木介才是诗曲第一人,于是问道:“这陈大奇与铃木介相比如何?”

  阮明道:“他们是华日诗曲界各自的第一人,水平应该相当吧,不过两人风格不同,陈大奇是‘校园民谣诗曲派’宗师,而铃木介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前者是欧洲现代诗改编诗曲为主,后者则是东方婉约古文诗……”

  苏怀听明白了,这个意思是,华夏这边诗曲风格都是走的欧派,反而日本那边把华夏古文诗曲发扬光大了。

  不过从台里同事的口风来看,华夏观众比较青睐古风的韵味。

  范主席也是微微叹息,惋惜道:“没想到啊,我还真小看这个林海了,看来他是事前就已经跟燕京文联那边通了气,才提出这个条件的,小苏,看来要参加泰山诗会,你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沈教授见众人都很灰心,却是道:“我看不用我们不用那么悲观,以小苏的才气,应该与陈大奇掰掰手腕,毕竟他不会总有好作品吧。”

  这话虽然说的有道理,但是众人却没有不抱任何希望,诚然身为艺术工作者,由于状态高低起伏创作出来的作品都是有好有坏的。

  但是,每个艺术家都是有自己的下限与上限的,这陈大奇恐怕下限就要比他们所有人的上限都高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