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救命恩人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林海等诗协的人,对范主席这个提议都是大吃一惊后,心里顿觉很荒唐,林海也是沉着脸没作声,只是对旁人使了个眼色,诗协的就有人道:

  “这怎么能行,虽然范主席决定咱们市文联参加泰山诗会的代表,我们文联的人应该支持,但是也要选出一个有人望有德行的,大家都心服口服的人选出来才是。”

  “是啊,虽然小苏老师是沈会长的学生,但是他只是名实习剧才子,让他作为我们的代表参加泰山诗会,只怕谁都知道是我们代笔做诗的。”

  “这位小苏老师这么年轻,谁能信他有什么好文采,就算我们想支持他,也不能服众啊,况且能在泰山五景题诗是诗人莫大的荣誉,选这么个人,我老胡第一个不服!”

  众人集体反对,苏怀却心想,你们反对最好,我也不想去做这麻烦事呢,虽然古诗我有不少存货,但是都不知道这泰山五景是什么……以前的时空这可没听过这东西。

  范主席心里微微意外,也没想到诗协人会当着他的面反对,心里也奇怪,林海平时并不是这么爱挑事的人,今天是怎么了?

  他哪里知道,林海想要霸占过苏怀的《在水一方》,如果让苏怀在文联里冒出头来,这事迟早会传出去,那时候,他林海只怕就真的是要老脸丢光了。

  所以虽然他林海不愿忤逆范主席,但也绝不能让苏怀当这次市文联的代表。

  苏怀这时候见诗协众人都针对自己,也不想自讨没趣,于是说要“上厕所”,先离开一会,等他们商量完再说。

  正僵持着,外面一位工作人员进来,报道道:“主席,音协的阮顾问与王磊来了。”

  范主席正感觉为诗协的反对感到头疼,没想到这时候最爱惹事的阮明又来了,心里暗道,看来这次想提拔苏怀机会不大了,诗协与音协一起反对,他也不能一意孤行。

  “抱歉,范主席我们是不请自到。”阮明与王磊一进来,就给范主席问好然后,就左右看了一下,问道:

  “苏老师不在吗?我们刚刚从医院回来,来这里就是想跟苏老师道谢呢,这次真是多亏了他了,我们市音协全体会员都让我来代表亲自来谢他。”

  范主席还不知道原因,奇道:“苏怀这孩子做了什么事情,让阮顾问这么说?”

  阮明大声道:“我们音协6名才子,被扣在军区,如果不是苏老师帮忙,他们只怕只会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咱们市文联有沈教授也苏老师,真是我们的福气。”

  林海等诗协的人顿时都是大为惊讶,阮明这刺头从来没有服过谁,今天怎么会对苏怀沈教授两人如此感恩戴德的?

  范主席很是惊讶,便问沈教授道:“阮顾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明,王磊两人这才把面对军区的刁难,苏怀怎么创作了两首精彩军歌结尾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说苏老师虽然只是实习才子,但是音乐修养却胜过他们,能创作出《从军歌》与《义勇军进行曲》这样歌曲,令他们自愧不如。

  范主席听着很是欣喜,心想这苏怀当然不懂音乐,八成又是老台长那笔记里的宝贝,点头道:

  “阮顾问,王老师,没想到你们音协遭遇了这种事情,其实你们也不用太客气,小苏原本就是沈会长的学生,当然也是市文联的人,大家都是同事,出手帮忙,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亲自来感谢……小苏虽然年轻,但也不是普通不懂事的年轻人,这些事也是他应该做的……”

  这话说得谦虚,却实际上是给苏怀戴高帽了,林海等诗协的人,哪里听不出来范主席有意维护苏怀,心里万分惊奇,这苏怀还会做军歌?这是打死他们都不信,不由都在心里琢磨,看来范主席八成是和音协沟通好了,让他们支持苏怀,这什么解围的事情,还不是他们一张嘴皮子说而已。

  这时候苏怀已经上厕所回来,见众人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心想又出了什么事,阮明冲上来,激动双手抓住他胳膊摇道:

  “小苏老师,你多亏了,医生说他们几个人被关太久,身体虚弱,如果再拖下去恐怕真会有什么后遗症,还好你把他们弄出来了,阮文天已经跟我说了,如果不是你那高云有交情,他们在禁闭室就要被人打残了……”

  阮明说着目中隐含怒火,神情极为悲愤,这次自己儿子死里逃生,如不是苏怀,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苏怀点头道:“人救出来了就好。”心想,这事原本就是团委在一旁煽风点火,否则军区的人再怎么蛮横,也不会私自扣人,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范主席此时新脸上笑容更浓,对沈教授夸奖道:“沈会长,你还没正式上任,就做了这么大一件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沈教授汗颜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其实他哪里做了什么,就是跟着苏怀而已。

  音协等人都隐隐觉得不妙,有了音协的阮明支持,只怕这苏怀担任金陵文联代表出席诗会,只怕就理所应当了……

  倒是林海眼珠一转,道:“我刚才听阮顾问说,小苏老师让顾和尚去帮忙,要参加是不是《华夏好诗曲》节目?”

  苏怀点头道:“嗯。”

  林海沉声道:“那就好办了,虽然我们知道小苏老师是位年轻有为的艺术全才,但是市文联里其他人并不知情,主要是小苏老师太年轻,没什么成绩……如果小苏老师当泰山诗会代表,只怕文联里的其他人不服。”

  苏怀连忙道:“是是……我确实资历太浅。”这些人争名夺利,他可不想趟这个浑水呢。

  可林海这话可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范主席说的,只听他继续道:

  “我有提议,不知道是否恰当,我想如果小苏老师能拿到这个《华夏好诗曲》的冠军,证明其实力,那么文联里的其他人也会信服,他够资格当代表去参加泰山诗会了。”

  苏怀顿时一愣……心里骂道:妈了个鸡的……我不想去,你们这是非逼我去啊。

  这拿《华夏好诗曲》是团委的任务啊,是我本来就要做的啊……你们怎么不提点苛刻的条件?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