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泰山诗会代表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旁边的音协人见他们只是皮外伤,也都庆幸道:“谢天谢地,人没事就好,都是些皮外伤,不打紧。”

  这时候顾和尚却瞪眼道:“阮顾问,你宝贝儿子出来,你们谢天谢地的,怎么不谢谢苏老师与沈会长?”

  阮明顿时有些尴尬,连忙道:“沈会长对我市音协的帮助,哪里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

  沈教授原本就不在意这些,刚要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苏怀却在旁边淡淡道:“只希望以后市音协里,别在有人说沈老师这会长位置坐不稳就好。”

  阮明立刻红着脸,对其他人大声道:“以后谁还敢嚼沈会长的舌根,那就是跟我阮某人过不去。”

  众人都赶紧点头,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沈会长虽然有些糊涂,但他这“学生”不单单是天下奇才,更是手眼通天,根本不是他们能比的。

  再联想他原本是金视台长的独子,范主席又单独与他见面,都在心里暗暗想,莫非他还有不少上层关系……这人他们可得罪不起。

  心里顿时再不敢起与沈会长对抗的念头了。

  沈教授茫然不知,他这原本挂名的市文联会长,现在已经有一半屁股坐实了。

  看阮文天等人都很虚弱,阮明众人都赶紧把他们扶上车,去医院打点滴。

  临走之前苏怀对阮明说,要让顾和尚进他们制作组,担任编曲。

  阮明原本就不喜欢这个特立独行的顾和尚,正好可以让他别在眼前晃悠。

  而顾和尚虽然不情愿,但是因为事前答应,又有着佛门中人“不打诳语”的戒律,只能跟张敏先回了金视报道。

  在临走之时,张敏突然脸一红地望着苏怀轻声问道:

  “苏老师,高云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啊,你们两个认识吧?”苏怀见这女中豪杰罕见面带羞色,也觉得十分有趣。

  “嗯算是吧,他这人虽然是好人,但性格有些偏激,组织上曾经考虑过让我们培养感情……”张敏轻咬香唇道。

  “哦,你们在一起过?”苏怀淡淡地道,果然是有故事嘛,否则他是不信高云平白无故,怎么会与赵亮对着干的……

  “还没有,我只是考虑过。”张敏满脸正色道:“国家培养我这么多年,我还一点成绩都没做出来,哪里有资格谈论私人感情,而且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更加伟大的志愿,再没有思想空间去想这种无聊事情,我之前已经跟高上尉把话说清楚了!”

  “是什么志愿这么伟大……”苏怀有些无语,日子过得轻松一些,才叫生活嘛,立志愿与个人感情有冲突吗?

  张敏挺起俏挺的胸脯,眼中里充满着炙热的崇拜感,望向苏怀:

  “我的志愿就是跟随苏老师,和您一起重振华夏历史文化的伟大复兴,以此事业奋斗终生~~”

  啊……这是啥情况……苏怀听着张大了嘴巴,心想……这红小将的这意思是,她这辈子要跟定我了?

  正在愕然间,沈教授就接到了电话,惊喜地对苏怀道:“小苏老师,我们又要跑一趟了。”

  苏怀心道,又要出哪里?自己这老学生至于这么高兴吗?问道:“又去哪?”

  沈教授欣喜道:“范主席刚刚开完教科文组织的会,要见我们。”

  苏怀有些意外:“范会长又要见我们?”

  沈教授道:“是啊,看来他应该是知道我们为音协解围的消息了。”

  苏怀暗暗皱眉,音协的人舌头这么长,这么快把这事情已经告诉老范了?心想,这范主席可别是来找自己讨要那本虚构的“文化笔记本”吧?

  把张敏与顾和尚送会京视,两人让大巴司机调头,议论来到了市文联会所,来到一间办公室里,进门只见范主席居中而坐,旁边还有诗协的林海等人。

  “沈会长来了。”范主席率先起身迎接,以示对沈教授的重视,其他也只得站了起来。

  苏怀与沈教授也与他们问好,范主席开门见山道:“沈会长,我们正在商量这次泰山诗会的人选问题,所以才邀请你来一起商量。”

  沈教授疑惑道:“这人选不是早定了吗?”

  范主席笑道:“原本这人选市文联选的是前任的马会长,但是他突然过世,我们现在才要挑选新的人选。”

  苏怀心想这么大的事情,范主席能把自己与沈教授被叫过来商量,显然是故意想提升他们在市文联中的地位了。

  林海看到苏怀出现,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心里暗想,怎么哪里都有他……

  范会长道:“按照规定,这次泰山大会,我们华夏队是由五大地区文联,各自挑出一名代表组成,原本是以马会长为领队的,这次他突然过世,我想金陵市文联比起要选出一老面孔,不如我们推出一个新人效果会更好。”

  说着范会长的目光望向了苏怀,缓缓道:“我想推荐小苏担任这次市文联代表。”

  苏怀心里顿时暗叫不好,坏了,上次他编的瞎话,这范会长是当真了,真的想捧自己上位,他肯定以为自己收集了一些好诗,想赌自己一把吗?

  可这范主席怎么知道,自己能作出好诗参加泰山诗会呢?如果自己丢了人,那岂不是让金陵文联颜面扫地?

  苏怀又想,自己资历这么浅,只怕贸然出头,会惹来不必要人的妒忌,又多添些纠纷,不由推脱道:“我这三流文采,偏偏普通观众还行,哪里能上的了泰山诗会这么大的场面。”

  可话还没有说话,范会长就道:

  “你放心,你代表的是金陵市文联,不是你一个人,所以市文联旗下所有的诗人,都会支持你,他们会事先针对泰山诗会的五大诗题,给你创作出相应的作品。”

  苏怀听着顿时愕然……没想到文联内部的造星运动如此疯狂,竟然为了增加自己的影响力,把其他人的诗作算到一个人的头上?

  不过吃惊过后,苏怀却又想到,在他原本的时空也有很多作家抄袭他人作品,还有很多领导,都是靠着一些人代笔写书,做诗……

  那些少年轻作家,导演们,靠着长辈润笔,监督,一举成名也不在少数……看来文坛这个圈子里,沽名钓誉由来已久,并非是什么特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