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先辈的怒吼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第二遍唱完,苏怀依然没有说任何话,开始领唱了第三遍,这次,连队里明显有更多的人记住了这简单的歌词,开始一起吼了出来。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我们新的长城~!华夏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这次歌声更加雄壮,就连顾和尚,阮明都感觉到那种莫名磅礴悲壮的情绪如排山倒海般压过来,竟一时感到不能呼吸,只觉得分外怪异,如此词曲普通的歌,为什么每个人都唱的这么认真。

  再看过去,竟然发觉高云,许连长已经情不自禁的加入到合唱之中,忘情地吼唱着,高云眼中甚至泛起了泪光。

  众人都是惊讶不已,不明白这些当兵的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投入?这歌究竟有什么好的?至于这么激动吗?

  这时候,心里的疑惑不自觉趋势着顾和尚,阮明也跟着唱了起来,他们想知道这这首歌究竟有什么魔力,加上这歌词曲调太过简单,听几遍很容易就记住了。

  于是在他们也跟着唱了起来:“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我们新的长城……”

  这一开口,只是一刹那间,他们就感觉到自己的歌声与众人的歌声连在一起。

  明明调子初初听来并不出众,可你一旦与众人一起唱起来,胸口那种蓬勃而出的悲壮愤怒,就不自觉的波涛汹涌,随着歌词与曲调,环环相扣,层层推进,这种情绪,以一种简单到不需要技巧的方式,多次重复,可却分明能感受到,这片震天歌声中,有一种坚定不移,势不可挡的威势之感。

  特别是在第三句“华夏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苏怀在这里不仅运用了全曲中的最高、最强音,而且创造性地在“华夏民族到了”之后,突然休止半拍,从而使“最危险的时候”这一句得到突出的强调。

  当你唱出来的时候,你能感受到某个时刻,在这个民族未亡,支离破碎的时刻,那万亿个灵魂,在心底,奋力呐喊、疾呼!那歌声,仿佛不是自己喉咙里唱出来的,而是从灵魂深处在轰鸣,一字一音,都爆发巨大的悲壮。

  曾经在这个国家最危难,濒临破碎的时刻,华夏的先辈们受到长久屈辱与压迫,在最弱小最无助时,却没有低下头颅屈服,而是满怀着这样悲壮与愤怒,用自己血肉浇筑了这片土地,抛洒热血击溃了那些远远强大过自己的敌人,他们中有些名垂青史,建国立业,可更多的人没有留下名字,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没有人记得他们……

  但是他们胸中曾经那股坚不可摧,势不可挡的魂魄,却会永久留在他们拼死守护的千秋万代的灵魂里。

  和平年代的人们,有时以为自己忘记了这些,但可这些悲愤,屈辱,怒火,抛洒热血的先辈意志早已经刻在他们的骨子里,只等某一刻被点燃,就会猛然唤起!

  吼叫的激昂歌声在操场上空呼啸,操场上的训练的其他连队,也都停下来了脚步,很多人都不自觉,跟着他们一起哼唱起来了。

  一处处歌声汇聚成一起,声音越来越来雄壮,越来越激昂!

  5遍,6遍,7遍……直到所有的士兵震天吼着。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却前进~!前进~!前进进~!!!”每一声前进的吼声,都让都感觉整个训练场的地面仿佛都轰隆震动……

  就连不远处路过的一些其他部队,都感受到这边那股可怕气势,不自觉都张开了嘴巴,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到胸口在莫名沸腾着。

  直到快二十遍的时候,苏怀也累了,做了一个手势停了下来。

  歌声孑然而止,现场安静下来,而操场上士兵们,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了怒火与不屈,那激昂的歌声还在他们脑中,心里轰鸣不以,很多拳头都捏着紧紧地,颤抖着,只感觉浑身发烫,根本冷静不下来。

  苏怀什么话也没有说,漠然退入了沈教授的身边,高云与许连长,久久都沉浸在这种令他们颤抖的情绪中,良久之后才互看了一眼。

  苍天啊……这怎可能啊,他们说要音协的人一下午教会了这一个连队,可这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子竟然不到半小时,就把操场上所有士兵都教会了?

  要知道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五音不全的文盲啊,竟然这么快能学会一首歌,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更重要的是这首歌,仿佛有一种巨大的魔力,令他们仿佛回到了那个抛头颅洒热血的年代,那些屈辱与悲愤,都像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一样……

  沈教授见苏怀对他使眼色,顿时才反应过来,对着高云道:“高上尉,不知道你对我这学生创作的这首军歌是否还满意?”

  今天是沈教授担任市文联会长,第一次大事,苏怀有意让他立威,所以帮忙解围之后,收尾的工作让他来出面。

  “我等下亲自去放人。”高云干脆点了点头,用行动表明了他对这首歌曲的认可,然后转身对苏怀肃穆问道:“请问这位小老师,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义勇军进行曲》”苏怀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义勇军进行曲》……好名字。”高云微微点头,又望向苏怀问道:“请问,您家里是否有长辈参加过18年卫国战争?”

  苏怀想了想道:“我祖父牺牲在长城战役。”巧了,他家里还真是有长辈参过军。

  “那就难怪了。”高云严肃的点头,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的家族,绝不会创作出这样的歌曲,站起来对苏怀肃穆道:

  “感谢老师给我们创作出这么好的军歌,我代表二军区全体指战员,向您表示由衷的敬意。”

  说着苏怀笔直敬了一个军礼,许连长与连队士兵们也整齐划一的敬礼,神色是如此的肃穆,崇敬,那是发自心底对这首军歌创作者的感激与敬佩,是这首歌,让重新记起那段悲壮与屈辱的岁月,让他们记忆身为华夏军人的自豪与责任,在他们看来这首义勇军进行曲不是一首歌曲,而他们华夏军人的怒吼与悲鸣,他们能感觉到上空依然回荡先辈一次次冲锋时的怒吼……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