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能改白话文吗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的这首歌唱毕,高云也是神色一凌,顿时从椅子上站起来,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声:“好!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从军歌。”苏怀回道。

  张敏惊讶地望着苏怀,心里暗想,哇……原来顾老师不仅仅画作是天下无双,就连音乐作词也有如此功力,真是学究天人。

  这样全才艺术大师,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啊……

  顾和尚也是瞪大眼睛,连连叫好道:“好词!好曲~真是壮阔非凡~”可说完又摇摇头,连声道:

  “但是这旋律衔接部分太差,让歌词的气势承转起伏少了几分味道。”

  苏怀就是要他这句话,道:“顾老师,正好劳烦你修改。”

  顾和尚很干脆的点头,只是稍做思索,竟然张开把刚才苏怀的歌,重新唱了出来。

  “君不见,华夏吼,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战鼓鸣,绝域轻骑催战云……”

  众人听着再度吃惊不已,这顾和尚不仅仅听过一遍之后,过耳不忘,如此绕口的歌词竟一字不错,而且在旋律与节奏上,经他几处微妙改编,让整首歌气势更上一层。

  阮明等人心里顿是暗惊不以,好个顾和尚……竟然能这么快就做出编曲,这才情真是胜过他们许多。

  顾和尚原本是唱经僧出身,后来狂热地喜爱上了音乐,虽然还俗考了曲才子,音协的人只知道他音乐风格与他人一样怪异,却没想到他有竟然如此才气纵横。

  在场人中,也只有他这编曲怪才,才配得上这气韵豪壮的大作吧……

  苏怀听着顾和尚的编曲,心里暗自点头,这顾和尚编曲风格自成一派,虽然是换了时空,但是却依然与众不同。

  高云也是眼睛冒光转头望向许连长:“许盛,你觉得这歌怎么样?”

  许连长面色神圣地敬了一个礼,道:“报告,在我看来,《朝鲜人民军军歌》非常优秀,为各国军歌中的‘赞歌’之首,歌颂了国家与领袖……而这首《从军歌》……”

  许连长说着,转头敬佩地望向苏怀……低声犹豫道:“后面的,我不敢说……有诋毁他国领袖之嫌。”

  高云虎目微睁,低喝道:“说!”

  许连长这才站直身子,嗓音提高了一度吼道:

  “我觉得这首歌,不同于他们那些共歌颂的‘赞歌’,而是真正的‘战歌’,歌颂我们普通士兵的理想,我们风骨,堪为我军定名之歌!”

  许连长是军区里专门负责带领队伍,练习军歌的,他听过军区文工团创作的多首军歌,但是论旋律流畅,音调坚实,节拍规整,都没有一首歌能胜过刚才那首。

  更重要的是,这首歌里,澎湃着一往无前的战斗风格和摧枯拉朽的强大力量!

  远远胜过《朝鲜人民军军歌》的境界。

  苏怀见那许连长目中满是敬佩地望着他,很是“深情款款”,心里却是暗道:

  “不怪你们听着热血沸腾,这首《知识青年从军歌》,是创作于国家危难时期,虽然词曲作者都不明,这种热血情怀却是这个时空的词曲才子们,所感悟不到的,倒是非常适合拿来做军歌……”

  高云心里也万分满意,他只是借由许连长的嘴巴说出来,刚才光是听那两遍,他已经血气上涌,恨不得上阵杀敌了。

  大灾难后华夏复国,不是简简单单回归自己的土地,而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卫国战争,华夏军先辈与日本,朝鲜,新欧洲等国奋战18年,流血无数,才换了华夏重新收复国土,加入联合国获得大国地位。

  他们这一代军人虽然没有经历过那场血战,但是身体里同样流淌着都是先辈们的热血,他们需要这样的军歌,来激励一代代华夏士兵们,能永不遗忘和平的宝贵。

  可这音协这帮人,都是文人雅士,哪能理解这种铁血洗礼的战争残酷,创作的歌曲都绵软无力。

  只是没想到,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个小年轻,竟然创作出这样一首气势磅礴的“战歌”,真是令人喜出望外啊。

  可惜……可惜啊……只怕是赶不上三天后的军事竞赛了,高云心里暗感遗憾。

  “高上尉,现在可以放人了吧?”沈教授见得到对方认可,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出声向高云讨人。

  可没想到高云却是又坐了下来,摇着头道:

  “我们有约在先,要在今天这一天之内教好这个连的士兵演唱,才放人,这歌虽好,但是却全部的是古文,如此绕口……”

  说着他望向苏怀与顾和尚问道:“你们两人有信心在今天教会我这一个连,整齐划一的唱出这歌吗?”

  顾和尚想了想,很干脆地摇摇头:“我们这歌肯定没有问题,只是你这些笨蛋兵肯定学不会,一群榆木脑袋,恐怕这歌词都要背一个星期……”

  陆军士兵大部分都是文化素质不太高的,对于这段古文,别说唱了,就连听都听不懂,这首歌虽然豪情万丈,但是旋律结构却过于复杂,教一个人容易,要让一个连的整齐的唱出来,恐怕是难如登天。”

  高云见顾和尚承认,这才看了看手表:“现在还有时间,你们大可以把这歌从古文改为白话,这样对你们来说不难吧?”

  阮明王磊等人,都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心道这还不难?这外行人真是敢说啊,古文向来简练,改成白话文长度就要加上不少,意思与音调全部要改的契合,根本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远远比创作新曲更麻烦啊……

  张敏这时候,望向苏怀小声好奇道:“苏老师,您能改成白话文吗?”

  苏怀连连摇头:“我可没这本事。”这首《知识青年从军歌》可没有白话版本……

  张敏暗道,原来这种古文改白话,果然连苏老师都无法做到啊,看来她想完成领导交托的光荣人物,拿下《华夏好诗曲》冠军,远比想象中更难……

  正在众人都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却听苏怀出人意料地道:

  “虽然我没办法把这首歌改成白话文,但是我可以另外再作一首白话文军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