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泡妞兼打狗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阮明紧张地问道:“高上尉,这话怎么讲……他们就是写些歌的,手无缚鸡之力,能犯什么事情?”

  高云对外面比了个手势,就见那名卫兵又进来了,神情悲愤地道:“犯了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跟我来看吧!!”

  众人都是很疑惑,心想跟着他们去见被扣押的那几个人,一问就知道了。

  他们被带到了一个禁闭室里,一开门就闻到浓重的腐臭味,众人不自觉捂住鼻子,抬眼一看,都吓了一跳。

  原来桌上摆了一条只剩下一半的狼狗尸体,皮已经被剥了大半,后面两条狗腿,都已经被割去,很是渗人。

  而在角落里,除了一名端坐在椅子上之外,另外4,5个音协的词曲才子都被绳子绑在角落的椅子上,瑟瑟发抖,显然是吓得不清。

  与想象中不同,这几个词曲才子,年轻都一大把,全部都是4,50岁的,其中两个头发都花白的,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一看到阮明进来,顿时用无声的嘴型喊了一声“爸”,然后眼泪就啪嗒啪嗒落下来了……

  而阮明强忍着心里的激动,用力点了点头,眼睛也有些红,显然是很担心这人。

  不用问,这人就是阮大顾问的独子,阮文天。

  见到眼前的景象,苏怀也是一愣神,这是什么情况?搞得像是拍恐怖片一样。

  阮明回过神来后,激动地想过去,但是却被卫兵拦住,不由转头大怒道:

  “高上尉,不过是死了一条野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就把人扣在这里!?”

  音协被扣的人都瑟瑟发抖,不敢作声,只有其中那个腰杆挺着最直的秃头老男人,直接嚷起来:

  “阮老哥,你可来了,你看看这些当兵的,太不像话了,我们好心给他们做了那么多好作品,他们不懂欣赏就算了,还侮辱我们,我们老哥几个不就是喝了点酒,打了条野狗吃吗?他们就扣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事实上,文联的下属各个才子,经常到郊区乡村采风找灵感,一群人公款游山玩水不说,还喜欢吃野味,不知道打了多少乡间的家禽走兽,也没人敢管。

  这次为了创作军歌,他们在军区呆了大半个月采风,天天吃部队的青菜馒头吃腻了,几个人半夜喝了点酒,趁着酒劲就在军区的后山边,打了一条狗开开荤,没想到就被扣了。

  高云还没说话呢,那个年轻的卫兵就火了,嚷道:“你嘴巴放干净点!你吗的才是野狗!‘汉堡’是我们这里的搜救犬,要是没它,在今年洪水灾区几天几夜找尸体,万一发了灾后疫情,你们这些人还能在这里写歌搞文艺吗!?”

  准备兴师问罪的众人顿时傻住了,什么……这是搜救犬?

  苏怀惊讶道:“搜救犬不是警用犬只吗?怎么会在军区?”

  那个年轻的卫兵瞪了他一眼:“咱们军区有一块特种犬类训练基地,专门负责金陵地区军犬训练,‘汉堡’原本是排雷犬,今年抗洪压力太大,才被调到前线辅助救灾的……它救了这么多人,才刚刚回来,我们就想放它自由活动活动,在后山休息一天,可没想到竟然被他们几个臭知识份子打死了,老子真想毙了他们几个狗曰的!!”

  他的声音嘶哑,显然之前哭过的。

  对于这些常年驻守军区的军人来说,救灾排雷的军犬就跟他们的战友一样,出生入死的,感情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阮明等人虽然不是爱狗人士,但是也发觉这事情的严重性了,音协这帮老才子各个老油条,在别的地方也是胡来惯了,可这次确实是太不应该了,把军犬当野狗给打了……

  苏怀心里终于明白了,难怪赵亮的安排没起效果,看来这帮音协的人已经激起了军区士兵的民愤,就算团委影响力不小,但是遇到这种事情时,恐怕别人也不会给面子。

  沈教授也是叹气道:“这事确实是文联的人不对,责任我们来负吧,可高上尉你这么扣着人也不是个事情……”

  “扣着他们?”那个卫兵恨声道:“如果不是高少尉扣着他们,他们一出这个门,就会被人打个半死……”

  话还没说完,高云就摆手打断了他,对沈教授缓缓地道:

  “沈会长,说实话吧,这次我部找几位音协老师来,是抱有很高的期望的,可这几位老师,这段时间在部队里面采风,做的那些事情,哪件不令我们当兵的心寒?加上他们创作的军歌非常不理想,所以我手下的兵心里对他们都瘪着气在……这次误杀‘汉堡’只是个导火索,我能放他们,我那些新兵蛋子可不会绕了他们……”

  阮明这时候也傻了,对着那自己败家儿子喝问道:“你……你们还做了什么?”

  阮文天低下头,不敢作声。

  那个秃头老男人,不以为然地道:“没什么,不就是小阮和老徐他们几个,和部队的几个女兵发生了美好的爱情,这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众人听着都傻了,你们一帮搞音乐的,跑到军区里,跟军区最宝贵的女兵发生“爱情”,你这简直是踩了老虎尾巴啊!?

  军区里就那么点女兵,首长想碰都得在心里掂量掂量,你们简直是不要命,难怪人家兵想打你们了……

  高云这时候,才摇摇头道:“所谓法不责众,我怕一旦放他们出去,那帮新兵担子闹起来,把他们几个打了,这责任我承担不起,所以才让他们多留几天。”

  这话虽然说的客气,但是这把救灾犬“汉堡”的尸体不埋了,挂在这里,显然也是有故意惩罚的意思,大家都看得出来,起码那几个卫兵都很在乎这个“汉堡”。

  高少尉如果真要想要压制手下的兵,办法多得是,可这民愤难平,所以他才采用这种方式,让手下士兵们能发泄以下情绪。

  刚才还很硬气的阮明,也心虚了,缓声道:“可你们这么留人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直把他们关到这里吧?”

  高云满脸平静道:“离军事竞赛的开幕式,还有三天,就让这几位好好安静的构思一下军歌,只要能创作出令我部官兵满意的军歌,那我也能平息这些新兵的怨气了,各位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