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音协来求助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虽然是阴错阳差进入了华青团,该做的事情他还是会去做,只要他答应的事情,苏怀向来都会不会逃避。

  不过想是这么想,这事却还真有点麻烦。

  苏怀心里暗自琢磨,这《华夏诗曲》是要求诗词改编的歌曲来评比,诗词可以用原有的,歌曲却必须,这改编歌曲,他倒是心里有货,只是问题在于编曲……

  他会的乐器只有二胡与古琴,这两乐器现在都没有。

  而他培训班里的老师教的这两种乐器,古琴用的是减字谱,这里根本没人看得懂,二胡倒是用的很通俗的简谱,可这个时空经历了大灾难,简谱还没有被发明,只传下五线谱。

  除非他手把手的教,否则他写的简谱也没人能看得懂。

  也就是说,他现在只能唱出来曲调来,然后找一个很牛的曲才子来重新编曲。

  可……这编曲看似简单,却是一门极需功力的技艺,往往好的编曲,能化腐朽为神奇,令一首平淡的歌变得动听万分,反之,拙劣的编曲,也会让优美的歌曲变的平庸,一般的丙级以下曲才子恐怕还不行。

  电视台里曲才子最高只有丁级不说……自己这恶名在外,也找不到别人愿意帮忙啊。

  苏怀想想,也没有头绪,不之不觉间,就坐了起来。

  “苏老师你醒了~”张敏赶紧欣喜地过来。

  张敏看到苏怀醒了,赶紧从鞋柜拿出双拖鞋,蹲下身,就帮苏怀解鞋带,欢快的说:“苏老师,这是我在外贸商店给您挑的最软的,您试试,一点也不硌脚。”

  张敏向来爱干净,这间办公室整理出来后,就被她打扫着一尘不染,人人进来都要换鞋,上次苏怀抱怨了拖鞋太硬,没想到她竟然记得了。

  苏怀一愣间,自己的脚就被柔软的小手抓着,套上了舒适的拖鞋。

  “哦哦……”苏怀望着这位对自己近乎虔诚崇拜的红小将,心里不知是感动好,还是尴尬好。

  正在这时,就听到门外一阵嘈杂,有人嚷嚷道:

  “沈会长,沈会长在这里吗?”

  房间里三人都是有些奇怪,哪里来的沈会长,张敏听到敲门声,把门打开,就有一群人呼啦啦的进来了,看到沈教授,就喊着:“沈会长,终于找到你了!”

  原来是金陵市音协的阮明等人,苏怀心想,沈教授还没有上任,这些人就跑过来,肯定不是有好事……

  不过他马上想到上午赵亮跟他说的,心想……莫非音协的人真是来找沈教授搬救兵的?

  果然与沈教授寒暄了几句,阮明就满脸焦急道:“沈会长,咱们市音协的几位核心骨干,让人给非法扣留了。”

  沈教授惊讶问道:“谁扣了他们?”

  张敏皱眉道:“莫不是音协的老师被传销的人骗了吧?这事情应该找公安局吧?”

  可阮明的回答却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是被第二军区的那帮兵痞!扣在军区里了!”

  沈教授惊讶道:“军区扣他们?他们……他们怎么会扣音协的人?他们与我们文联不是合作单位吗?“

  阮明还没说话,一名音协的人摇着牙摇摇头:“哪里是合作,分明是强迫,他们文工团的人都是我们给培训的,从来没有给过培训费,这次他们又要做什么军歌,把我们的人邀请去,结果竟然扣着不让放回来的,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沈教授喃喃道:“要不……我们先报警。”

  阮明恨声道:“已经打110了,他们说军区的事情,不在他们授权范围之内,让我们直接去找军区负责人沟通。”

  旁边音协的人也道:“军区向来是特权部门,大家平时也不敢得罪他们,搞得那些阿猫阿狗的军痞,都狂妄得不得了,我们音协每次他们有什么安排,都会尽量帮忙,谁想到,他们就因为我们的人做不出他们想要的军歌,就把人扣在军区关禁闭,不让他们回来,真是太欺负人了。”

  阮明又道:“我们联系军区,他们要我们的领导出面,原本应该是音协的郑秘书长去的,可郑秘书去出差在外地,我们没办法,也只能找沈会长你了……唉,原本我们也不愿意麻烦沈会长,可那些军痞难以预料,只怕我们级别不够,镇不住他们,只能请沈会长你主持大局了。”

  苏怀心想,我这老学生就是画呆子,哪里能主持什么大局,但见他们眼睛都望向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张敏,心里也顿时思索。

  是了是了,这沈教授与团委这方面一直有联系,文工团方面又是军区的人,他们是想看沈教授有没有军区熟人,好去交涉。

  这帮人还真是聪明,不过还是赵亮更精明,这事丫跟就没跟沈教授说,要不他肯定瞒不住。

  “我看还是多叫些人,万一闹起来他们也不能把我们都关了。”

  “是啊,人多了影响就大了,军区再蛮横也不敢动我们。”

  “这人一定要找回来,否则马会长刚刚去世,我们文联连自己会员都保不住,那以后其他部门谁看得上我们。”

  音协的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十分气恼,阮明最后道:

  “这事怎么处理,我们还是听沈会长的吧。”

  沈会长原本就是醉心画艺的老学究,哪里懂得处理这种事情,目光不由看向苏怀。

  苏怀暗想,这帮音协的人,分明是自己人被扣了,想去军区闹事,又怕没人帮他们承担责任,这才找了沈教授这挂名文联会长来,还好赵亮那边已经有了安排……

  不过既然是演戏,还是要演得真一些,于是道:

  “我看沈教授还没有上任,这个事情也没彻底搞清楚,我们还是听听阮顾问的意见吧,这里阮顾问应该是经验最丰富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