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在文联当卧底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三人聊到深夜,范主席临别的时候,站起来拉着他的手,真诚道:

  “小苏,我也不跟你说大道理了,我只希望你明白,华夏文联大大小小几十万人,都是靠着文化产业养家糊口的,你能多多争取一些成就,不光是你个人的,还是帮了很多人热爱各类文化的年轻人前途,这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苏怀奇怪道:“他们可以把音乐,诗歌当爱好嘛,找份正经工作就可以了。”他之前努力读书,也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生活过得舒坦。

  范主席摇头道:“这世上,人人都不同,就是有人只会吟诗作对,只会风花雪月,如果每个人都只知道赚钱发财,吃喝瞟赌,生活岂不是太无趣了?能带给人精神上的快乐,也是同样正经的工作。”

  苏怀原本不是太喜欢这位事事算计的范主席,但是听他这话,倒是深有同感。

  如果他小时候没有周星星,没有程龙,没有金庸,没有那些被长辈骂浪费生命的游戏,漫画,那他真会觉得自己人生真是糟糕透了。

  自己如果不多做些事情,或许还有很多像周星星这些的人,在工地板砖呢。

  “好好……我尽力。”苏怀点头,能顺手帮忙就顺手帮忙吧,就当是功德一件,但是他还是不免好奇问道:

  “范伯伯,华夏年轻有为的才子千千万,为什么你偏偏看上我这种人呢?”

  范主席一愣,他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叫“我这种人”,不由笑道:

  “我看了你在《焦点反问》上的表现,华夏虽然有才华的年轻才子不少,但是论到口才应变,临危不乱的大将之风,却没有你强,加上你的模样俊俏,天底下找不出第二个才子来,所以我很看好你,不知道这么说,你相信我吗?”

  “明白了。”苏怀微微点头,原来范主席是看重他脑袋灵光啊,也是……那么复杂的水墨画技法,他一口气都说出来了,连个磕巴都没打,在旁人看来他的口才与临危不乱的心态,都是非常过人吧。

  毕竟范主席不知道,他脑子可以记住所有之前看过的文化资料。

  看着苏怀背影,范主席心里也是微微担心,也不知道自己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这年轻人虽然不在乎名利,但也毫无上进心。

  唉……只希望老台长留下的资料多一些吧……能让他多维持一段时间,别败家的太快……

  苏怀回到自己宿舍,看了看最后一期周星星录制的评书《鹿鼎记》后,也是心里颇为愉快。

  虽然目前他们制片组什么都没有,根本拍不了什么正经影视剧,可受过相声训练的周星星,把电影中的内容用评书演出来,效果确实很不错,令苏怀倍感欣喜。

  周星星的古装喜剧极多,还有《算死草》,《审死官》,《济公》,《大内密探零零发》等等……他们制片组的评书节目撑上个一,两年都不成问题。

  那现在,他只要翘起脚,天天悠哉的过日子就好了。

  忙了这段时间,苏怀也是难得这么轻松,躺在床上香甜得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苏怀去台里报道,看着周星星现场表演乐呵了一早上,中午才想起来,要去团委报导。

  他走到团委办公室,却是空无一人,热血红小将张敏不在,令他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苏怀也乐得清闲,团支部刚刚成立,也没什么事情做,主要工作就是吸收团里的年轻人加入而已,这事主要邱姝贞负责,他只是挂名的闲人一个,于是躺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可马上他就被电话吵醒了,是赵亮的秘书:“苏老师,请麻烦来一趟市团委,赵书记找您。”

  苏怀问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您来了再说,赵书记好像很急。”

  苏怀起身骑着自行车到了,团委大楼,一进去,就看到赵亮在房中低头城市,见他进来,满脸喜色道:

  “小苏,你终于来了。”

  苏怀心里想,水墨画的事情解决,美院与张敏,应该都没有告诉团委具体事实,赵书记应该不知道这事是他的功劳吧?

  对赵书记来说,自己对团委应该没有利用价值了,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赵叔您找我什么事情?”

  赵亮笑道:“听说沈教授当上了市文联的会长,还收了你当他的学生,有没有这回事?”

  华青团与文联向来有矛盾,两派在华夏文化界你争我斗多年,这沈教授当上市文联会长,赵亮却是一下就知道,显然在文联里安排了自己的人。

  苏怀摸不透他想法,只是微微点头:“嗯。”

  赵亮故意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没去现场,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市文联群龙无首,音协与诗协的人肯定都想争这个会长的位置,范主席到场,认命了沈教授这种醉心绘画的艺术家,肯定只是权宜之计,用意只在平息两派人的斗争……最终只要他们选出适合的人选,肯定就会把沈教授踢下去。”

  “是吗?那我们该怎么办?”苏怀毫无表情道,暗想,你这次可真是猜错了,这范会长选沈教授,看重的是我这华夏文坛未来的贝克汉姆……这沈教授也不是老师,而是我的学生……

  赵亮道:“小苏啊,你是团委的干部,沈教授这样的老艺术家不擅长做群众工作,你要好好帮帮他,让他坐稳这个位置,也好让我们团委对文联有更大的控制力,我们两大部门,都是联合教科文组织下属,只要意见统一,这复兴华夏文化的工作就方便得多了,毕竟我们共同的敌人,都是日本朝鲜文联那些人。”

  苏怀奇道:“我怎么帮沈教授……”原来赵亮是想让他当间谍,从内部控制文联,让团委可以控制这些臭知识分子……可他也没有当领导的经验啊。

  赵亮神秘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现在市文联里,只有诗协与音协两个协会比较有影响力,我会想个办法,让音协站在你们这边,只有有音协的支持,那么沈教授这会长的位置,应该就能坐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