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你是文坛的未来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其实范主席的这话,美院的那帮领导早就想问了,或许年轻画家看到苏怀的《春树秋霜图》,会认为苏怀是天纵奇才,可他们都是老艺术家,根本不相信那些庞大神奇的水墨画技,是苏怀这个二十几岁的人研究出来的。

  就算他再天才,也是绝做不到这些的。

  但美院的众人都怕得罪苏怀,搞得他不教了,所以一直没开口。

  而范主席这话直接推测,苏怀突然表现出的惊人才能,就是因为老台长留下的那些民间文献资料,而这些人老台长也在暗地培养自己的宝贝儿子。

  苏怀微微一愣,心里暗想,原本这事他还在想该怎么解释呢?既然有这个由头,正好把自己为什么突然变能干的事,推到上面去,什么事情推给死人,都是最完美的说辞,于是就坡下驴道:

  “确实,我知道的水墨画与《蒹葭》都是老爹留下的资料里的,那里面还留下了很多诗词歌赋,历史文献。”

  沈教授在旁边听着心里也是恍然大悟,心里暗道这就难怪了。

  这段时间他跟苏怀学习水墨画,已经发现这位小苏老师理论水平非常高,但是其实画技还很稚嫩,除了那副《春树秋霜图》之外,其他的水墨画都拿不出手……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范主席原本以为苏怀会故意隐瞒这些,把所有光环都揽到自己身上,没想苏怀竟然直接承认都是老台长功劳,令他很是意外。

  这年轻人,一点名利心都没有吗,还真是难得啊……

  范主席心里对苏怀开始欣赏起来,微微点头,叹了口气:

  “苏廉确实一位艺术全才,年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学识胜过我百倍,没想到他竟然在背后默默为华夏文化复兴做了这么多工作,真是令人敬佩……”

  苏怀心道,这事算是推过去了,但是这资料他可是拿不出来的,马上道:“可那些资料老爹并没有跟我说捐给文联……”

  话还没有说完,范主席就摆摆手笑道:“放心,既然你有心在文坛发展,我怎么可能抢占苏廉的心血,那些资料你就留着吧,反正就算你拿出来给文联来工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不一定会承认,相关的工作我们已经做很多了,都是徒劳无功。”

  苏怀倒是很意外范主席会这么说,奇怪道:“那您的意思是?”

  范主席笑道:“小苏,这些事情我们这里三人了解就可以了,你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些都是苏廉的研究成果了,就算有人怀疑,你也绝对不要承认。”

  “嗯。”苏怀点了点头,心想,他也根本承认不了啊,因为压根就没这些资料嘛……这不是为了应付你们这些麻烦人吗?

  范主席了解完他想知道的之后,就开始说出了自己真实想法:

  “我是这么打算的,以后沈教授就主持市文联的日常事务,不过一些重要事情,我希望小苏你能多多参与,帮他一把忙,你以后也要多多做出一些成绩,成为咱们华夏文坛的代表人物,将来等你具有更大影响力的一天,我们再做后面的部署。”

  沈教授在一旁听到这里,心里也明白了,范主席扶持他只是一个台阶,范主席心里真正想收揽的人其实是苏怀。

  不只是团委在尽力吸收年轻才子加入,他们文联也需要自己的文化偶像。

  论相貌,苏怀胜过大吴小吴十倍,加上有老台长的留下这些珍贵文化资料,他迟早都会是华夏年轻一辈才子中,最有成就的一位。

  华夏文化界,实在是太需要培养出一位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才子了,苏怀这样的年轻偶像一旦成名,对华夏文化整体产业的推动,是远远比他这样学识渊博的老头冒头要强上太多了。

  沈教授想到这里如释重负,连连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他知道有几斤几两,根本无法胜任市文联会长这样的职务。

  出人意料的是,苏怀听着却不由皱眉,直接道:“参与这些杂事,对我有什么好处?”

  范主席一愣,原本想说“青史留名”还不够吗?可又觉得不对,这苏怀看起来名利都不在乎,女人什么的他也提供不了,只能想想后,压低声音道:

  “如果你答应帮沈教授,那么我日后就提名你担任全国文联委员会终生委员,只要你不违法犯罪,你可以享受终身最好医疗服务,去任何医院都不用排队,有单独贵宾病床……

  你要知道,咱们华夏国医疗资源紧张,最好那些医院,最好的医生,再有钱也不一定能轮的上你,唉……当年你母亲得了肺结核,苏廉就是想让我给她一个文联委员资格,可以约到最好大夫治疗,我没有通融,这才导致她几年后因病过世……”

  苏怀一听,也明白了范主席为什么与自己台长老爹决裂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看来这范主席还真是铁面无私啊,但是听到肺结核这个名字很奇怪,惊讶道:

  “现在还有肺结核?难道没有疫苗吗?”

  范主席摇头道:“疫苗虽然有,但是肺结核与天花一样,疫苗还在研发阶段。”

  苏怀听到这个消息,大为惊讶,大灾难之后,西方受损很少,细菌也被发现了,现代医院也蓬勃发展,疫苗也被发明,可怎么会没有预防肺结核的卡介疫苗呢?莫非这当中也有华夏文化传承?

  苏怀对名利虽然不在乎,但是对自身健康还是很看重的,想到这世界还有这么多传染病,心里盘算,想轻松过日子,没一个好身体可是不行的啊,华夏只有公立医院,关键时刻还真不是钱能解决问题的,这个国家干部的医疗特权,是能救命的。

  想了想,反正只是帮忙,能帮就帮,不能帮拉到,混个医疗优惠只赚不亏了。

  “那好,先说好,就按照范主席您说的来,可我只能顺手帮一下,你们可别指望我。”苏怀划定了他的底线。

  范主席哈哈大笑道:“好好,一切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