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新会长认命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正在沈教授惊慌失措,还想继续推辞时,旁边画协秘书长陈匀,赶紧上前捏了捏沈教授的手臂,对他使了使眼色。

  陈匀已经看出来了,这金陵文联因为群龙无首,各个协会为了争夺会长的位置,内部已经产生眼中分裂,无论是林海还是阮明谁当会长,都会留下无穷后患。

  范主席之所以把沈教授推出来,目的就是要用第三方人物,来平衡诗协与音协的冲突,这也是他们双方唯一都能接受的结果。

  范主席此时也望着音协的众人,问道:“阮顾问,你觉得我这个提名是否妥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阮明虽然心里不情不愿,但也不能跟范主席对着干,那样摆明就是便宜林海了,最终也是无奈点头:

  “范主席的苦心,我们这些人都明白,沈教授没有背景,没有派别,又与文联的其他领导非亲非故,画协虽然因为水墨画的事情跟团委之前走得太近,但是最后的事实证明了一切,所以,我也支持沈教授担任咱们联合会会长……您放心,我们音乐协日后一定会全力支持沈教授的工作。”

  范主席微微点头道:“这是你们金陵文联自己决定的,我没可权力干涉,既然你们都觉得沈教授可以胜任,那么全国文联也会尽力配合这次会长的交接工作。”

  会场里原本各个协会之间,都是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是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最后竟然是最不起眼画协得到会长的位置。

  众人虽然心里都不太服气,但是也只能热气吞声下去,毕竟范主席这样的人物是谁都得罪不起的。

  倒是苏怀心里大为开心,心里暗想,嘿嘿,以前就担心这文联给他穿小鞋,现在自己这“老学生”当了金陵文联会长。

  以后诗协,音协,文协,谁都不敢再刁难他了吧?

  可想是这么想,但是音协的人明显都有些不服气,苏怀在一边,已经听到人群中好几个音协的人,在嘀咕:“这姓沈的当会长,我真是不服啊。”

  “是啊,阮顾问刚才已经放话了,咱们音协以后除了开始,都不准来文联汇报工作,特别是不能给这个沈俊汇报。”

  “反正这沈俊根基浅,没人脉,就把他摆到一边了。”

  苏怀听在心里,也是暗想,这可不妙啊……看来自己这老徒弟当会长,人家是口服心不服,只怕会长位置屁股没坐热,就要被人赶下来了。

  在范主席的主持下,众人又聊了聊马会长身前的事迹,又谈了谈在泰山诗会的事情,直到最后散会的时候,范主席才对沈教授道:“沈教授,我们聊一聊,小苏老师,你也来吧。”

  苏怀有些意外,这全国文联主席这样的大人物,和他谈什么?只得跟了上去。

  来到会所二楼的一间单件里,房间里只留下他们三人,看沈教授诚惶诚恐的样子,范主席干瘪老脸也上堆着皱纹笑道:

  “坐坐,沈教授你也别太紧张了,你的市文联会长的认命还要走一些流程,没有一两个月是下不来的。”

  “范主席,有件事情我得给您解释解释。”沈教授神色尴尬,心想自己冒领了苏怀的功劳,才阴错阳差成了这市文联会长,这可不能再隐瞒了。

  可范主席却摆摆手笑道:“如果是小苏老师的事情,陈秘书长已经跟我说过了……”

  “那您还……”沈教授有些吃惊,苏怀也是一愣,心里骂道,陈匀这老王八蛋,不是说好不宣扬的吗?怎么把事告诉给别人了?

  范主席笑呵呵转头望向苏怀,边给他倒水边问:“小苏,难道你没听你父亲提起我吗?”

  “没听过。”苏怀望着他摇摇头,我不过是无名小卒,你这大人物,我哪里认识。

  “你不知道我也难怪。”范主席微微点头道:

  “我们与你父亲苏廉认识的时候还没你,当年我们两一起知识青年下乡,他当我助手,在乡村教课,情同手足,只是后来我调来文联,他去被调回电视台,又因为一些误会,这才联系少了……”

  苏怀听着心里暗想,我老爹是金视台长,你是华夏文联总主席,如果你们两个真交情好,只怕早就蛇鼠一窝了,怎么会这么多年没有联络,甚至他老爹提都没有提过。

  范主席见苏怀神色,也猜到他的想法,叹了口气道:“唉,当年你母亲的事,苏廉来找我帮忙,我没答应,所以苏廉怪我,埋怨我都能理解……”

  苏怀不知道内情,也不闷不作声,这时候是多说多错。

  只听范主席神色愧疚,好像在回忆什么,好一会儿,才继续道:

  “其实在几个月前,苏廉病中给我写了封信,托我照顾你,只是那段时间我人一直在国外,最近回国才刚刚看到这信,他这人生平最不爱求人,这次开口找我,可想而知他是多不放心你……”

  苏怀这才突然明白,难怪范主席这么照顾自己呢,原来是自己台长老爹人情,心里不由心头一酸,台长老爹啊,虽然这辈子无缘见过你,可你却是真心关心我……低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范主席看着他道:“在那信里,苏廉还提到一件事,说是他这几十年来,心心念念我们年轻时候的愿望,要振兴华夏文化,所以这么多年他当电视人,跑遍过华夏各地,收集了很多艺术方面的资料,加上他汇总的一些金视里的视频材料,总结出了一批艺术资料,准备全部交托给咱们文联……”

  苏怀这时候也想起这事了,他清理房间的时候,是在阁楼上,发现了他老爹确实留了很多笔记本,还有一些录影带,可里面的资料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都是些零碎不全的文献而已。

  正想说,让范主席明天就带人来领呢,就听范主席神色一凌问道:“我很好奇,小苏你这水墨画技法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我想以你的年龄,应该不是自己研究出来的吧?还有那首《蒹葭》,我看也不是你的阅历能写出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