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两派争会长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苏怀正想着怎么找借口开溜时,就听到有人出声道:“各位同仁,在商讨正事之前,请各位起立,为马会长默哀1分钟。”

  现场嘈杂的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都起立默哀,一分钟后,那发言的人才说:

  “马会长驾鹤西归,是我们整个华夏文联的巨大损失,对我们金陵市文联来说更是失去了定海神针……”

  苏怀听到这里不由暗想:“这华夏文联,下属23个分文联,这金陵文联是排名第5的,这市文联会长位置位高权重,掌握各个电视台,媒体的审核生杀大权,这马会长去世了,只怕伤心的人少,惦记这位置的人多吧。”

  果然,就听那个高瘦的老人继续道:

  “马上就是泰山诗会了,按照规矩,我们华夏的各个分文联分会,都应该派出自己的代表参与,原本我们的人选毫无争议是马会长,可现在马会长不在了,各位同仁们虽然无比痛心,都终究还是该尽快推选出新的会长,然后在由新会长定出人选参加泰山诗会,以及接手联合会各方面的工作……”

  众人都是连连点头附和道:“是,现在最重要是选出马会长的继任者。”

  “联合会的事总不能一直耽搁着。”

  众人一听要选会长,立马来了精神,跟那个才的悲痛神情都一扫而空。

  苏怀听到这里,心里不由摇摇头,看来有权力的地方就有斗争啊,自己可不能沾这些麻烦。

  只听那个高瘦老人又道:“现在我们华夏文化被国外日益侵蚀,我们这些华夏的搞文艺的,都被国人看不起,希望这次能选出新会长,带领我们金陵文联积极开展工作,好好振兴市里各个协会的声望。”

  这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有人提议了:“那就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们民主投票选举,我先来提议一个候选人,金陵诗歌协会的林海林顾问,德高望重,我觉得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在市文联下属的诗协,音协,画协,文协几大协会中,诗协影响力无疑是最大的,旗下有超过3万的注册会员。

  毕竟比起想当音乐家,画家起码需要几年的苦功,一般人想当诗人的,是个人都可以,所以上届会长马楠是诗协的,这次候选人当然也跑不掉。

  人群中,忽然有个冷冷声音说:“又提名诗协的?你们诗协的人当了会长这么多年,既没有在泰山诗会上得到名次,也没有振兴各个协会半点名望,继续当下去有什么意思?”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都安静下来了,房间里聚集着近两百来人,顷刻间鸦雀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道:“确实,咱们金陵诗协也没出什么作品,倒是音乐协会的阮明老师写出了《山歌奇缘》的曲子得到了世界金音响三等奖,我提名阮会长。”

  诗协里有人立马就叫出来了:“三等奖也没什么值得说的,文协的张闻天先生,每届都入围了诺贝尔文学奖,比这个金音响奖有份量多了。”

  这立马引来了音协人的反击,嚷道:“入围与得奖是两把事,怎么能相提并论,而且张闻天才30几岁,论资历根本论不到他,你们这是无理取闹。”

  “论资历,那就必须是林顾问了~”

  现场乱做一团,画协与文协人少,主要是诗协与音协的人在争论,候选人虽然还没有选出,但是大家也心知肚明,有实力争这个会长位置的,只有林海与阮明两人……

  按照规定,文联下属各个协会,担任秘书长的人,不能兼任会长,所以通常人选都是由各个协会里最资深的顾问担任,要论资历与能力,在场其他人都无法这两位候选人相比。

  而沈教授趁着他们争论的时候,也不耽搁功夫,在一旁的桌子上铺开画纸,开始画那副《仙鹤归西图》,苏怀也悄悄在旁指点,两人都不愿意搀和这种权力纷争。

  苏怀见这帮文化人,为了一点点权力,像是泼妇一样对骂,冷眼旁观,也是觉得很有意思。

  心里却看到诗协阵营里那个头发花白,身材消瘦的林顾问,不由也是记起这人来。

  咦……这林海他认识啊……上次台里甄选诗词歌曲的时候,自己当众跟他冲突过的,如果这老家伙当上金陵文联的会长,只怕要故意给自己小鞋穿,那就真麻烦了……

  原本他心想林海是诗协的,他是电视台的,两人呢八杆子打不着,得罪也不要紧,可现在林海要竞选金陵市文联会长,这可就相当于是他的直属上级了。

  苏怀虽然不怕事,但是却怕麻烦,心里不由暗暗开始支持音协的那个阮明了。

  阮老头~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你当会长,我就少些麻烦……于是暗暗对沈教授道:“老沈,等下如果投票,你把票投给阮明吧。”

  沈教授专心作画,微微点头道:“听小苏老师您的。”

  只听这时诗协又有人提议道:“还是按照老规矩吧,直接按照代表投票来确定吧,反正咱们市文联代表都到场了,这样最公平。”

  他这一句话一出口,苏怀立刻就心想:“你这么提议,肯定是你们诗协的代表多,这还投什么票?”

  就连苏怀这个外人都这么想,其他人自然都一样这么想,音协就有人反对道:

  “这当会长的,最重要促进各个协会的共同发展,需要的是能力,不是谁人脉多就行的!”

  “是啊,每次不记名投票,哪次不是你们诗协的人选?其他文联都改革了,谁还用这种落后制度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让阮顾问上来和林顾问打一架不成?“

  正在现场闹得不可开交之时,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范主席到了。”众人都是一惊,都是互相看了看,神色顿时紧张起来:“范主席怎么来了?”“事先怎么没通知?”

  苏怀低声问道沈教授道:“范主席是谁?”

  “还有哪个范主席,咱们华夏文联的范勋,范主席啊……”沈教授奇怪地望了苏怀一眼,显然很稀奇,搞文艺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范主席这位传奇人物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