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文联会长去世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要知道这《鹿鼎记》,可不像是《唐伯虎点秋香》只有四集,这次可是十二集长篇故事。

  而换了个题材,这周星星不但没有失去他那特色幽默感,反而是愈加搞笑,看得人笑着嘴巴都合不拢。

  台里很多人都不由心里感叹:唉……老天真是不开眼啊,怎么让这恶少找到了这样的人才。

  下午,张敏情绪兴奋地打扫着,台里提供他们的单独办公室。

  这次《焦点访问》效果这么好,他们这个小小的团支部成立,也得到了孙总监的大力支持。

  虽然现在团支部只有3人,但是张敏却情绪很是高涨,因为她再也没有被发配的感觉了,能跟着苏怀这样的伟大艺术家一起学习,是她这么辈子最大的梦想之一。

  “苏老师,您在叫沈教授水墨画的时,我能在旁边听听吗?”张敏边擦着桌子,边有些期待忐忑地问道。

  “你也会喜欢画画啊。”苏怀边拿鸡毛掸子掸灰,边问道。

  “我一直在学,但是没什么进步,希望能有天能耐达到苏老师十分之一的水平,我就知足了。”张敏俏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

  “好啊,只要你有兴趣,就在旁边听吧,先说好,千万别问我问题就好。”苏怀摆摆手,只要不麻烦他就好了。

  “谢谢你苏老师,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教诲!”张敏听着振奋无比,直接放下抹布,朝着苏怀敬了一个标准军礼。

  苏怀很是无语,你还真当我是什么“民族瑰宝”啊,天天跟我敬礼,不怕我折寿吗?

  “对了,咱们团委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参加你那个什么节目来着?”

  “是《华夏好诗曲》,有您的支持,我一定会得到冠军,站在泰山诗会的舞台的。”张少尉信誓旦旦地道。

  此刻,她对苏怀拥有无比的信心,觉得只要是苏怀站在她身后,她可以克服任何困难。

  苏怀听着默默盘算,这《华夏好诗曲》其实就跟《中国好歌曲》类似,都是以歌曲为主,不过是要以诗词歌曲改编的形式,这对他来说倒是不难。

  只是去参加哪个陈扬的节目,只怕他会节外生枝吧……

  正想着,张敏突然满脸热情把他的手拉起,期待着望着他道:

  “苏老师,我们为我们宣传团支部想了个口号,我们来喊一喊,鼓舞一下士气吧。”

  “啊……”苏怀听着一呆,他都多少年没喊过口号,这时空还流行这一套啊?

  “是啊,每次没有精神,革命热情不高涨的时候,就喊一喊,马上就有能量了。”张敏把细嫩白皙的手放在苏怀手背上,道:

  “来苏老师,跟着我一起做,深深吸一口气,跟我一起喊――为;华夏文化复兴而奋斗~!!!”

  “为华夏文化事业而奋斗……!”苏怀很敷衍地喊了一声,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热情洋溢的张敏,突然也觉得振奋了不少。

  妈个鸡,我是不是被洗脑了……怎么我胸口也有股热腾腾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了……?

  正想着呢,就听熟悉的苍老声音从门口传来:“小苏老师,快快,陪我去文联开会。”

  沈教授风风火火地一进来,就拉着苏怀往外面走,苏怀措手不及问道:

  “沈教授,你开会关我什么事?”

  这段时间,这沈教授天天来这里请教水墨画的事情,两人也是混熟了,没有之前生疏感。

  “这次去有麻烦,有人请我画一副水墨画,我推不掉,你现场帮我把把关,万一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要帮我好好遮掩遮掩,谁让我这学生太老太笨,记不住你教的东西呢。”沈教授边说,边很有些惭愧之色。

  他替苏怀当这“民族水墨画大宗师”也是不容易啊,天天接受媒体访问,领导考察的,自己明明也有很多东西不懂,每天都如履薄冰,遇到相关难题也只能找苏怀来解决了。

  “好好……你别拽我沈教授,我跟你去。”苏怀现在开始后悔答应收沈教授这“老学生”了……真是麻烦。

  华夏文联……听到这个名字,苏怀就觉得头疼,每次领导一说华夏文联有什么指示,他们台里都乱成一锅粥,所以在苏怀心中,文联就是跟广电局一样,瞎指挥的领导。

  沈教授在成名之后,已经被美院破格配了一辆红旗轿车,所以去华夏文联的路上,倒是没浪费多少时间。

  苏怀跟着沈教授来到了郊区,进入一间装修豪华的干部会所,进入大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群人了。

  看到沈教授进来,很多人都过来问好,苏怀认出画协的陈秘书长,也是点了点头。

  现场黑压压的站满了人,少说也有一百多人,这些人脸含悲痛之色,还有人戴着黑色肩带。

  苏怀看这架势,似乎今天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明所以地问沈教授:“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心里暗想,这不是会来参加什么葬礼的吧?

  这真是晦气了……等下保不齐还得给人鞠躬说些客套话,这是他最怕的了,等下一定要找个借口先溜为妙。

  沈教授小声回道:“你不知道吗?诗歌协会德高望重的马楠顾问去世了……”

  “诗协的顾问去世,我们来做什么?您认识他?”苏怀奇怪道,心想一个顾问有这么大牌吗?

  沈教授小声解释道:“他可不光是诗协的顾问,还是这华夏文联金陵分会的会长……这次我作为画协的代表,要给老爷子画一副水墨山水,来纪念他,以示我们对他的尊重,小苏老师你不来现场给我指点,我怕万一出点纰漏就麻烦了。”

  虽然这段时间沈教授一直跟随苏怀学画,但是毕竟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领悟不了,并没有预想中进步得快,还暂时敢不上苏怀的水平。

  平时别人找他求画他都可以拒绝,但是今天这场合是推不掉了,沈教授万一画得不如《春树秋霜图》,只怕有人要说老师不如学生,那就尴尬了。

  苏怀心里奇怪,既然是市文联的会长去世,怎么现场这些人脸上的悲痛很少,反而紧张期待更多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