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请你去美院教书

重生之华夏文圣 +A -A

  原本有些担心的张敏,此刻也是有些吃惊,因为这些人里她认识不少,很多都是华夏画协会的领导。

  “小苏啊,你来了啊。”孙威按灭手中的烟站起来,神色很复杂,似乎刚刚与人发生了争吵,给苏怀介绍道: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华夏美院王鸿钧副校长,那位是华夏画协的副秘书长陈匀,那是金陵美术博物馆的副馆长许诚……”

  孙威介绍一大堆人,苏怀没记住任何名字,只是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些都是华夏画协的领导层……

  显然,实诚的沈教授,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毫不保留地汇报给了画协的领导们。

  “不知道这么多领导找我,究竟是什么事?”苏怀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些人里,留着山羊胡子的画协副秘书长陈匀,显然是带头的,笑望着苏怀道:

  “我们是来跟孙总监来谈谈你的工作调动问题。”

  “工作调动?”苏怀一愣。

  “是这样的。”孙威有些提不期精神,解释道:

  “各个画协的领导觉得,以你在绘画方面的才华与天赋,在我们11台做一个剧才子太委屈你了,希望调你进入华夏美院……”

  这话听着孙威心里哪个心疼啊,好容易苏怀冒出头了,画协就要抢人了……可没办法,他们11台这个小庙,哪能和美院这种国家级艺术基地相比啊。

  “我这年龄上学,恐怕老了点吧?”苏怀面无表情道。

  “不是的,苏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让你去进修。”陈匀连忙笑眯眯地道:

  “我们是特邀您来学校里当做助教……跟我们的学生讲讲课……当然你也可以和我们这些人进行一些平等学术交流。”

  张敏在旁边听着都傻了……我的天呀,华夏美院是国家第一绘画艺术学府,竟然要邀请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去当教课?

  不是让他考画才子……而是让他当助教,这可是华夏文艺界开天辟地的头一遭了。

  这时张敏感觉苏怀的形象更加光辉高大了……好像看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降临一般,心里激动想,我是何其有幸,竟能目睹一名艺术巨匠的人生啊。

  华夏美院这么破格提拔,原本就是破天荒的,事情在外人看起来有些荒唐,可对于华夏画家门来说,这件事情却是意义重大无比。

  就像是沈教授说的,他们这么多年都好像是孤魂野鬼一样,没有自己的根,在绘画领域到处游荡,苏怀那副开天辟地般《春树秋霜图》轰然出现,无疑给他们这群孤魂野鬼最渴望的归宿。

  如果不是苏怀年纪太轻,资历太浅,他们甚至都想直接授予他成为教授职称。

  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对如此大的荣誉,苏怀听到这个消息后,却一点激动之色都没有,只是不为所动地挠挠鼻子道:

  “我不去……”

  啊……什……什么……?你……不去?

  陈匀等画协领导都是愣在当场。

  他们一群带着巨大的诚意来,想把苏怀破格奉为上宾,原本觉得苏怀再怎么清高,也应该会动心吧,没想这么高规格的地位,他竟然还不愿意上?

  原本很沮丧的孙威,听着顿时来了精神,惊喜道;

  “小苏,你怎么能跟陈秘书长这么说话呢?你为什么不去,还不说说你的理由。”

  苏怀心里暗想,美院的人调他去,恐怕根本不是教学生,而是先要教这帮老教授吧……要当他老师教一群老头,再多钱他也不去。

  而且他的朋友都在这里,同事都在这里,那些他带给他美好回忆的演员们也都在这里。

  最重要的一点是,那华夏画院在郊区,旁边连个饭馆都没有,让他天天吃食堂,他可受不了。

  要他放弃这么悠哉轻松的环境,去美院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句话――门儿都没有……

  但是这话也不能直说了,总不能告诉美院的这些领导,因为你们食堂菜太难吃了,所以我不想去……只能想了想,挺胸抬头道:

  “报告孙总监,我是一名电视人,我热爱我的本职工作,我从小在台里生,台里长,金视11台就是我的家,我的根,我要一直留在这里,毕生以弘扬我国传统文艺为目标!”

  这原本只是番场面话,但在此刻自愿放弃成为华夏美院助教的前提下,却显得极有力量,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张敏纯真的心灵,再一次被苏怀光辉的人格魅力洗涤,胸中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啊,这才是高风亮节艺术家的高尚情操,这才是我们华夏真正大师该有的恢宏气度啊。

  孙威更是感动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没想到苏怀这个败家子竟然会说出这样话来,堂堂华夏美院不去,宁愿留在他们这个小小的11台,顿时眼睛都红了,失声道:

  “好,说得好~这才是我们11台的人……”

  画协的陈副秘书长,也是没料到苏怀是这样有理想的人,心中也是敬佩万分,可还是不放弃,小声道:

  “苏老师,请你在慎重考虑一下,你要知道,只要你到美院,以你的天赋,我相信,在未来就是我们华夏水墨画的领军人物,在历史上的成就与地位,会远远会超过你在电视台能得到的……毕竟电视只是通俗文艺,但是绘画艺术是千百年后都还会闪光的人类文明精粹……而且如果您不把你的绘画天赋发扬光大,对于整个人类艺术领域,都将会是不可磨灭的损失。”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苏怀绝对不是金钱能打动的,所以陈副秘书长转让以文人最看重的青史留名来说服。

  但他哪里知道,苏怀的性格向来清淡,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是寻思着,水墨画这技法,确实应该流传下去,于是想了想,悄声对陈匀等人道:

  “陈秘书长,我们出去说话吧。”

  陈匀领会他的用意,与心情忐忑的孙威道别,带着美院众人出去,到了另外一件休息室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